关灯
护眼
    跟穆夏分手后,蔺瑶回到陆园,进门就看见坐在客厅喝茶的陆靖琛,原本抱有的一丝丝侥幸顿时化为无尽担忧。

    她慢吞吞挪步过去,轻唤了一声:“三少。”

    “嗯。”陆靖琛淡淡应了一句,“逛的开心吗?”

    “还……还好。”她战战兢兢回答,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说的话你当做耳边风?”他声音依旧淡若轻风,却让蔺瑶惊出一身冷汗。

    “对不起三少,我真的没有看中的衣服……而且,我的衣服真的够穿了。”她赶紧解释。

    陆靖琛蓦地放下茶杯,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下巴一紧,蔺瑶被迫抬头跟他对视,“我现在很生气,你要怎么做?嗯?”

    蔺瑶愣愣的与他对视,大脑在飞速的运转。

    陆靖琛倏地放开她,转身往楼上走:“给你五分钟,书房来找我。”

    五分钟?书房!

    蔺瑶抿着唇,低头看了看手中拎着的新买的真丝睡衣,些微头疼。

    ——

    蔺瑶换好那件真丝睡衣,站在书房门口的时候,正好五分钟。

    她看着面前的房门,深呼吸,抬手,叩响——

    房门并未关上,虚掩着一条缝,她轻轻一敲,门就开了。

    书房还是那个书房,里面的陈设对她而说,已不算太陌生。只是环视一圈,却不见陆靖琛的影子。

    奇怪,叫她来这里等,却不见他的影子,难不成是临时有事出去了?如果是这样,她真是走运了。

    蔺瑶一边想着,一边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书桌边。

    忽的腰际一紧,接着她就被卷进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压在了沙发上,而压着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忽然出现的陆靖琛。

    “三……少?”他出现的悄无声息,而且就好像是忽然冒出来的一样,着实吓坏她了。

    陆靖琛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光芒让她心中微微战栗。

    下一瞬,他俯身,用热烈的吻封住了她的唇……

    和前几次不一样,这一次的吻,很轻柔,像是羽毛般轻轻落在她的脸颊、眼睫、鼻梁上,所过之处不过蜻蜓点水般,却更加能撩拨的人面红耳赤。

    蔺瑶从来都知道,陆靖琛在这方面,从来是高手。她也从来都没有质疑过他的能力,因为她每一次都毫无招架之力,这次也是,不过片刻钟,她便已经彻底沦陷在他柔软的亲吻中。

    意识逐渐涣散之际,听见他咬着她的耳朵低低呢喃:“宝贝儿,你好甜……”

    他声音低沉,充满磁性,宛如大提琴弹奏出来的美妙音符,令人心醉神迷。

    多年后,蔺瑶在自家花园散步的时候,偶然想到此时此刻,会心一笑。

    或许,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她的心才慢慢沉沦的吧?

    ——

    大雨连绵下了几天,终于在这一天放晴。

    “哇哦,终于放暑假啦~”穆夏一走出教室,直接将手里的画册往天上一扔,抱着蔺瑶就是一阵欢呼,“终于可以放肆的赚外快啦~哈哈~”

    蔺瑶汗,忙拉住她:“你小声点,别给人听见。”

    “听见就听见,我才不怕呢,我一不偷二不抢的,怕什么。”穆夏拉住她的手,“走,请你吃好吃的。”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方舒言背着单肩包站在那里,好像在等着谁。

    穆夏拉拉蔺瑶,低声道:“你猜他在等谁?”

    蔺瑶摇头。

    穆夏深深看她一眼:“我猜他在等你。”

    “……”

    果然,穆夏话音刚落,就见方舒言忽然转过头来,视线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蔺瑶身上。

    “走吧。”穆夏拉着她,昂首挺胸打算从他面前走过去。

    “蔺瑶……”

    怕什么来什么,他果真开口叫了蔺瑶的名字。

    “我……我有话跟你说。”方舒言神情晦涩,俊秀的眉宇间噙着一抹挥不去的忧愁,似乎遇到了什么烦心事,需要找人倾诉。

    “不好意思,我们没空!”穆夏二话不说,拉着蔺瑶就走。

    方舒言紧追两步,急急道:“只两句话,说完就走。”

    蔺瑶终是不忍,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