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蔺瑶刚吃了两口粥,电话就响了。是穆夏打过来的。

    “喂,夏夏。”

    “瑶瑶,今天周末,要不要一起去逛街?我的衣柜好饥渴,都快没衣服穿了。”电话里,穆夏的声音难掩激动。

    “你不是要去夜色上班吗?”蔺瑶奇怪。

    一般周末,穆夏都是要在夜色上一整天班的,这样一天下来的工资,抵的上她好几个晚班工资。

    她从来都不舍得闲着,哪怕是周末,只要一有时间,必定是在忙着赚钱。

    “哎,别提了,今天夜色关门。据说是因为有人在里面自杀,现在整个夜色都被封了,估计得停业好一段时间呢。哎,对了瑶瑶,你知道要在夜色自杀的人是谁吗?”

    蔺瑶心头已经隐隐有感觉,但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谁啊?”“你绝对想不到。就是上次被你爆头的那个肖总!听说他手里的公司昨天夜里一夜之间,股值全部跌停了,他现在是破产破的连裤子都没得穿了。平时净仗着有钱欺负人,现在终于遭报应了,哈哈,痛

    快~”

    穆夏说的痛快,蔺瑶却有种兔死狗烹的感觉。

    想想她现在跟肖盛辉的处境有什么不同?小命都捏在陆靖琛的手里,万一他哪天要是不高兴了,对自己肯定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蔺瑶,你在不在听我说呢?”穆夏的声音撞进耳中,打断了她飘飞的思绪。

    “在,我在呢。”蔺瑶赶紧回神,“你刚刚说什么?”

    “要不要一起逛街啊?我现在就在夜色门口。”

    逛街……

    蔺瑶下意识的看了眼客厅的方向,“你等我会,我过会再给你回电话。”

    “怎么了?这么小心翼翼的?”穆夏声音中透露质疑。

    蔺瑶赶紧道:“没什么,我很快给你电话,先这样啊,拜拜。”

    她说完,没等穆夏再说什么,便飞速挂断了电话。

    ——

    客厅,陆靖琛靠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蔺瑶缓步走过去,“三少,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陆靖琛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有事?”

    “没有,就是想跟朋友一起去逛个街。”

    “买衣服?”陆靖琛放下书。

    “陪朋友买。”她些微紧张,捏紧了自己的衣角。

    “自己呢?”他见她衣柜只有寥寥几件衣服,甚至有几件牛仔和T恤都已经洗得发白了。

    “随便看看吧,看到合适的就买。”蔺瑶老老实实的回答。

    她没有多少钱,而且也不太喜欢买太多衣服,衣服嘛,只要够穿就好了,买那么多也是放衣柜放着。

    “有钱吗?”陆靖琛又问。

    “……有,有的。”蔺瑶忙回答。可陆靖琛还是放下书,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皮夹,修长的手指从里面轻轻抽出一张卡来递给她:“十件风格不同、款式不同、颜色不同的连衣裙,二十套混搭套装,二十双各具亮点的鞋,另外再

    挑一套护肤品,外加一些首饰。”

    “……”蔺瑶愣住,她怎么有点听不明白了呢?

    “您是要给谁买礼物吗?”一向大脑灵活的她,这个时候却也有些迟钝了。

    陆靖琛扫她一眼,“给你自己买!”

    “我?”蔺瑶忙摆手,“不不不,我衣服够穿……”

    “那是想要我陪着你去买?”陆靖琛声音淡淡的,却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不用。”蔺瑶想也没想,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自己拒绝的太果断可能会惹的他不高兴,又赶紧添加解释:“我一个学生,穿不了那么多衣服,而且,我有护肤品……”

    没等她说完,陆靖琛便已站起身,吩咐莫里:“叫商政开车过来,我跟少夫人去购物。”

    莫里眉开眼笑的回答:“这就安排。”

    蔺瑶急了:“等等莫管家……三少,您真的要陪我去?”

    让他陪着逛街,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疼无比。

    “不然呢?”陆靖琛勾了勾唇,“我可不想夫人带出去太寒酸。”

    蔺瑶脸一红,“我可以自己去买的,我朋友眼光也很好。您公事繁忙,就不要耽误在我身上了。”

    陆靖琛也没坚持,只是慢悠悠抬起手来,手指间还捏着那张信用卡,“密码000929。”

    “那我就收下了。”蔺瑶伸手接过,心里沉甸甸的,“谢谢三少。”

    先答应了再说,大不了就说没有看上的,他应该也没什么话可说的。

    陆靖琛嘴角勾着笑,转头对莫里道:“让商政把车开过来,送少夫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