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蔺瑶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一分钟。

    急急忙忙奔进陆园的时候,陆靖琛的车正稳稳当当的停在草坪上。

    “完了!”蔺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两条腿都开始打哆嗦。

    她推门进了屋子,并没注意到陆园外面,另一辆出租车跟着停了下来。

    后座的车窗降下来,露出女孩清秀的脸蛋,眼神疑惑的看了一眼陆园,问前座的司机:“师傅,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啊?这是暖城最有名的主题别墅陆园啊。”

    “陆园?”穆夏微微皱了眉头,这地方她怎么都没听说过?

    “是啊,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陆家三少爷的住宅。”司机师傅见她一脸懵逼,便知无不言起来。

    要说陆园没人知道,那么陆三少这个名称,可谓人尽皆知。

    “哪个陆三少?”穆夏有点不敢想象。

    “还有哪个陆三少啊,就是鼎鼎有名的、被大火烧毁了容,又传言十分恶毒变态的那个陆家三少爷。”

    “陆靖琛?”穆夏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

    “对,就是他。”

    司机的话像是一记重锤,重重砸在了她的心上。

    “哎?刚刚进去的那个小姑娘是你朋友吗?不是我说话难听啊,看她这么轻松的就进去了,门卫还给她行礼,铁定不是一般人哪。”

    穆夏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蔺瑶的电话。

    “嘟——嘟——”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夏夏……”

    “瑶瑶,你在哪呢?”

    “……我,我刚到家,怎么了?”

    蔺瑶向来不会说谎,纵然是隔着电话,穆夏还是能一下就听出她声音里的紧张。穆夏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园,一股脑的矛盾纠结,她想冲进去拽着蔺瑶出来,但是随即想到,这件事蔺瑶一直都没跟她说过。而且就在刚刚,她还撒谎说是她爸爸打电话给她。蔺瑶的为人她十分了解,

    如此刻意隐瞒,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假如她现在冲过去,说不定不但不能帮到她,还会给她惹来一堆麻烦。

    左思右想,她只好作罢,只是道:“没什么,就是问问你有没有安全到家。”

    “哦……已经到家了,放心吧。”

    “嗯,那明天见?”

    “明天见。”

    挂断电话,穆夏最后看了一眼这气势恢宏的园子,转头对司机道:“师傅,还麻烦您原路返回吧。”

    司机没多问什么,将车掉头,驶离。

    ——

    而蔺瑶这边挂了电话,心头却涌起一丝不安,她下意识的走到落地窗前朝外看,但陆园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是她多心了吗?刚刚穆夏的口气……

    身后传来轻微悉索声响,蔺瑶转头,就看见莫里从楼上下来。

    蔺瑶收了手机问:“莫管家,三少他回来了?”

    “嗯,”莫里点点头,“少爷找您,在新房。”

    蔺瑶抿抿唇,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迟到已经是事实,她也无力改变,只能坦然的接受任何惩罚。

    从没有哪一次,开房门时心情这般沉重。

    轻轻推开房门,房间里灯光温暖,大床上空荡荡的,浴室空荡荡的,阳台也空荡荡的,并不见那人的身影。

    蔺瑶的目光又落在衣帽间方向,是在那里面吗?

    她轻轻走进来,试探性的喊了两声:“三少,三少您在吗?”

    “过来!”一道清冷的声音划破平静,果然是衣帽间。

    蔺瑶提了一口气走过去,刚走进去,里面便伸出一只手,直接将她拽了进去。

    “啊……”她惊呼,后背撞在墙上,不待她反应,热烈如火的吻落下来……

    “唔……”她瞪着面前的人,大脑有片刻的停顿。

    陆靖琛没有穿衣服,不,准确来讲,他是只穿了一件子弹裤,光着健壮结实的上半身,遒劲有力的手臂将她紧紧禁锢在怀里,热辣如火的亲吻霸道而强烈。

    他呼吸急促的稍稍松开她,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脸颊,一双黑眸似乎被墨浸染,直直盯着她:“有没有想我?”

    蔺瑶的大脑仍处于半空白状态,闻言,摇了摇头,又忙点了点头。

    陆靖琛挑眉:“这是想,还是不想?”

    “……想。”

    话音刚落,他的吻便再次落了下来。

    蔺瑶被他吻的浑身瘫软,大脑因缺氧无法思考,只能伸手勾着他的脖颈,努力踮脚站稳。

    “我也想你。”他低低喃喃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低沉魅惑的嗓音说出这几个字来尤其动人,蔺瑶竟因为他这句我也想你而心跳加速,浑身酥麻。

    下一秒,她只觉腿被人抬起,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上一凉,被他抽丝剥茧,霸道的抵在墙上……

    “啊……”蔺瑶发出一声惊呼,手死死的扣在他坚实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