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平时看着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现在暴露真面目了吧?她为什么会嫁给陆家那个三少爷啊?还不是我做主的?现在攀上高枝儿了,就这么对待我们了是吗?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穆雪芝一抱怨起来就

    没完没了。

    这么多年,蔺相筠早就受够了她的刁钻,眼下听的也有些火大,忍不住反驳:“你别把你自己说的那么伟大,陆三少是什么样的人你我心知肚明,那就是个火坑,是你推瑶瑶下去的!”穆雪芝哪里是个肯让的主,听见蔺相筠这么指责她,立刻不干了,站起身指着他就破口大骂:“你还有没有点良心?我当初不都是为了治好你的病,帮助你重振公司么?你现在好了,病好了公司也稳定

    了,就来责怪我了?你怎么不想想,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

    穆雪芝越说越激动,说到后面,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数落蔺相筠没良心,这些年自己跟着他怎么怎么受委屈云云。

    蔺相筠听的心烦意乱,干脆饭也不吃了,拿了外套和公文包就出了蔺家大门,坐车去公司了。

    “妈……”穆雪芝正哭的收不住,手腕一热,被人拉住了。

    蔺锦璇艰难的从沙发上坐起身,声音虚弱:“你别跟爸吵了,他整天忙公司已经是焦头烂额的了。”“你就知道替你爸说话,还有蔺瑶那个贱丫头。”穆雪芝恨铁不成钢的嗔了她一眼,“胳膊肘往外拐,可是你看看,他们都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让人把你给送回来,真是一点良心都没

    有。”

    “不怪蔺瑶,是我自己想回来的。”蔺锦璇拉着母亲的手,替蔺瑶开脱。

    “好了好了,你快上去歇着吧,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穆雪芝说着,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泪水,吩咐李婶扶着蔺锦璇上了楼。

    正要抬手去拿电话,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喂?”穆雪芝拿起电话,那边却沉默了一会。

    她不耐的皱眉:“谁啊?”

    “穆阿姨,是我,蔺瑶。”电话那端,蔺瑶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耳中,略带忐忑:“我想问问大姐怎么样了。”

    “你还好意思问?锦璇发这么高的高烧,你还有没有点良心,让人送她回来,这么来回折腾她,你是不是想折腾死她?”

    “我……”蔺瑶想解释,奈何穆雪芝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抓着话筒就是一顿痛骂——

    “你害的锦悦成了植物人还不够,还想来害锦璇?蔺瑶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休想得逞!”

    “穆阿姨,我真的……”蔺瑶急急解释,然而那边却已经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嘟嘟嘟的忙音在耳边响个不停,蔺瑶失落的放下手机,过去的十几年中,她一直努力做好善良的自己,努力的想让自己融入到她们之间,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然而……

    一切都是她美好的臆想罢了!

    “少夫人,车备好了。”莫里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看着陆靖琛特地“赏赐”给她的座驾,她只觉得太阳穴有点疼。

    “少爷。”莫里又朝她身后躬了躬身,陆靖琛从她身边走过,胳膊不经意她的肩膀,蔺瑶定睛看时,他已经走到了另一辆车前。

    莫里亲手打开车门,陆靖琛正要上去,又忽的想起什么似的,顿了顿回过头:“我这几天要出差一趟,乖一点。”

    “是。”蔺瑶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

    于她而言,陆靖琛在不在家基本没什么区别,若非说有区别,那也就是她可以睡几个安稳觉不被骚扰了。

    目送着陆靖琛的车离开,蔺瑶才上了自己的座驾,由司机亲自送去学校。

    ——

    时光如指尖流沙,总是在人不经意间悄然流逝,让人毫无防备的又过了好几个日夜。

    陆靖琛不在家的这几天,蔺瑶确实过的舒心自在。不过,整天学校陆园两点一线,难免无聊单调。

    难得今天穆夏不用去夜色上班,邀请她去她那个三环外的小蜗居看看,她便欣然答应了。

    穆夏的小蜗居只有三十平,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厨房什么的一应俱全,加上穆夏收拾的干净利索,给人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她平时都住学校宿舍,难得回来一次。

    穆夏老家在H市,家里据说只有个体弱多病的母亲,她每隔一阵子都要寄钱回家,除了过年她回赶回去待几天,一般的节假日她都是在努力打工赚钱。

    至于这个井井有条的小蜗居,据穆夏说,是她过世的姥姥留下的。

    在这个世界上,要问蔺瑶最佩服的两个人,一个是聂教授,另一个就是穆夏了。一个是她望尘莫及的画家,一个是对生活坚定的让男人都害怕的小女子。

    “傻站着干嘛?快来帮我搭把手,把这个沙发往那边挪一下。”

    蔺瑶回过神,就见穆夏正在那龇牙咧嘴的搬沙发,蔺瑶撸了撸袖子走过去帮忙。

    “得了。”穆夏拍拍手,“好久没回来家里都落了灰了,我得好好打扫一下,瑶瑶你坐会,看会电视,我一会就好,完了以后我们去超市逛一圈,今晚本大厨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

    “我来帮你吧。”蔺瑶说着,要过来帮忙。

    “别别别,不用你。你这细皮嫩肉的,我哪舍得让你干活?”穆夏直接将她按着坐在了沙发上,并且给她开了电视机,“坐着等我会~”

    说真的,蔺瑶真的很佩服穆夏,不管什么时候,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印象中,就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她的,比个男孩子还要坚强。

    穆夏很快将屋子里收拾妥当,解了围裙回头去看蔺瑶,却发现客厅沙发上没有她的影子,目光四下里一搜寻,在那个只能站一个人的小阳台上看见了蔺瑶的身影。

    此时,她正微微俯身,给她修剪阳台上的几盆盆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