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

    蔺瑶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

    “少夫人,您醒了么?”

    是陆家的佣人。

    蔺瑶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是梦境里的那个恶魔。

    她稍稍收敛了脸上惊慌不安的神色,坐起:“醒……醒了。”

    “那我进来了哦?”

    “嗯。”

    门推开,佣人端着精致的托盘走进来,恭恭敬敬的将托盘放在床边:“少夫人,这是为您准备的新衣服。”

    蔺瑶看了一眼,想说自己其实有带衣服过来,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拒绝,很有可能会惹怒陆靖琛,便乖乖应了下来。

    “我马上换。”

    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端过托盘就往卫浴间走。

    回头却见陆家的佣人跟了过来,不由停下脚步,“你干什么?”

    她的警惕让佣人微微尴尬:“我伺候少夫人洗澡换衣。”

    蔺瑶脸一红,想也没想拒绝:“不……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可以的。”

    蔺家在暖城虽然算不上大户人家,但生意一直做的还可以,处于暖城中流社会的层次。她虽然是蔺相筠的亲生女儿,待遇却不如他的两个继女。

    从小就不受待见的她,过不来富人们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更别提被一个陌生人伺候着洗澡了。

    眼见着佣人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她还是不放心,跟着走到门口,将房门反锁,才安心的进了卫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