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专门出来迎接我?”陆靖琛看上去心情不错,语调也比平时轻松。

    可现在蔺瑶并没有这心情,只是望着门口方向,眸带焦灼:“好像……是我大姐来了……”

    “大姐?”陆靖琛轻笑,蔺瑶的视线转回来时,他脸上轻松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仍旧是那冻死人不偿命的冰寒和冷漠,“你什么时候跟蔺家那伙人相处的这么好了?”

    “……我,出去看看。”蔺瑶不想跟他讨论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话题,说话间已经换好了鞋子。

    正准备出去,却被一只修长的手臂拦住。

    “姐妹情深留在门口就行了,别带进来污染我的屋子。”陆靖琛淡淡的说道。

    蔺瑶抿了抿唇,“知道了。”

    绕过他的手臂,匆匆出了屋子。

    外面下着小雨,蔺瑶出来的时候,门卫正在拉扯蔺锦璇,叫她走远点,不要打搅到这里的主人,连累他也丢了饭碗云云。

    “大姐。”蔺瑶出声打断了门卫的话。

    看见她过来,门卫赶紧松开蔺锦璇,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少夫人。”

    “三妹。”蔺锦璇一把扑到蔺瑶身边,抱住她就是一通酣畅淋漓的痛哭。

    “你……怎么了?”蔺瑶轻拍她的后背,等她情绪稳定一些才问。

    蔺锦璇松开她,抽抽搭搭的说道:“我妈……我妈把我赶出来了。”

    “什么?”

    蔺锦璇此刻真的很狼狈,身上都已经被雨水淋湿了,脚上还穿着拖鞋,湿淋淋的头发搭在额前……往日她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化着淡淡的装束,给人清爽干净的感觉,而此刻……

    “穆阿姨为什么把你赶出来?”

    印象中,穆雪芝虽然刻薄,但也只是对她刻薄而已,对于自己的两个女儿,她向来是宠着惯着,当公主一样,不舍得打骂,更别提这深更半夜把女儿从家里赶出来了。

    “是我跟她顶嘴来着……”

    虽然蔺锦璇没有明说,但是蔺瑶却懂了。从小到大,蔺锦璇跟穆雪芝顶嘴的事情时有发生,但几乎每一次都是跟她有关,其他的事情上面,蔺锦璇对穆雪芝几乎都是言听计从的。而自己今天刚去过蔺家,蔺锦璇为了保护她,甚至挡在自己身

    前,这一定是穆雪芝生气的原因之一。

    蔺锦璇现在来找她,应该也是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自己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想了想道:“你跟我进来吧?”

    蔺锦璇却拉住了她的手,眼里充满担忧:“可是三少他……”

    蔺瑶如醍醐灌顶,一时着急竟然忘了刚刚陆靖琛在门口说的那句话——

    “姐妹情深留在门口就行了,别带进来污染我的屋子。”

    是啊,她毕竟不是这房子的主人,陆靖琛才是,包括她,都是陆靖琛的所有物!

    他刚刚已经提前打过预防针了,要是她这时候把人带进去,就是明知故犯!

    蔺瑶犹豫了。

    “是不方便吗?”蔺锦璇将她的神色都看在眼中,担心的问,“要不让我在杂物房挤挤也行,我就呆一晚上,明天就回去。”

    “你在这里稍等我一下,我进去知会一下三少。”蔺瑶说着,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了她的肩上,然后转身小跑着进了屋子。

    陆靖琛没有上楼,他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翻动着一份报纸。

    听见脚步声,他也没有回头看。

    蔺瑶始终站到了他的面前,低低开口:“三少,我能不能……收留蔺锦璇一晚?”

    她没忘记她刚刚称呼蔺锦璇为大姐的时候,陆靖琛眼中的嘲讽,所以这次,她改了称呼。

    报纸翻动的声响在客厅里显得格外响,陆靖琛头也没抬一下:“同样的话,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蔺瑶捏了捏手指,“就一晚,随便安排个房间就可以,我保证,她不会出来乱晃的。”

    陆靖琛终于从报纸上抬起头,轻蔑的目光扫过蔺瑶的脸,“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他说完,扔下报纸起身,上了楼。

    蔺瑶在楼下站了一会,也跟着上了楼,片刻后又下来,手里拿着零钱包。

    门卫室。

    “这里面有一千块钱,你拿着先找个宾馆住一晚吧。”蔺瑶将零钱包塞进蔺锦璇手中。

    蔺锦璇愣了一下,随即又将钱包塞回到蔺瑶手里,“你自己攒点钱也不容易,太为难的话,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说着,她将外套脱下来递还给蔺瑶,转身就走出了门卫室。

    “大姐……”蔺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蔺锦璇脚步微顿,但却没回头,结果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摔进了路边的一个大泥坑。

    “大姐。”蔺瑶急急跑过来将她搀扶起来,蔺锦璇已经不可避免的沾了一身泥,或许是太过委屈了,又忍不住哭出声来。

    平日里她总是温婉大气,蔺瑶从未见过她这样,想到之前她一直把自己当妹妹一样保护,可她现在就想让她收留一晚都成问题,蔺瑶的心里有些难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