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蔺瑶用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捣着碗里的面条,佣人见她没什么食欲似的,走过来轻声询问:“少夫人,您要不要尝尝新来的海鲜酱?”

    蔺瑶摇摇头,看了一眼还剩大半碗的面条,干脆放下了筷子,“不吃了。”

    起身想走,目光却不经意瞥见水池里的择好的菜,脑海中同时想起陆行帆说的那句话——

    “其实他这个人吧,表面看着很严肃,实际上很容易就满足的。他不开心的时候,一杯牛奶鸡蛋羹就万事OK了。”

    蔺瑶皱皱眉,转身问佣人:“有新鲜牛奶和鸡蛋吗?”

    ……

    片刻后,微波炉叮的一声响,蔺瑶从桌旁站起身,打开微波炉,从里面端出一碗粉嫩嫩的牛奶鸡蛋羹。

    佣人凑了过来:“少夫人手艺真不错。”

    蔺瑶讪笑两声,不去计较佣人这夸赞有多少发自真心。只是端了托盘往楼上去。

    “咚咚咚——”

    “进。”

    陆靖琛果然在书房,他似乎总是喜欢宅在书房里,明明往前走几步就有舒适的客房,可每次找他都是在书房。

    蔺瑶轻轻走进去,将托盘放下,回头看着临床而立的修长背影,道:“三少,我给你做了鸡蛋羹,你吃一点吧?”

    “放着吧。”陆靖琛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仍然临窗而立,看不清神情,因此也无法揣测他此刻的心思。但看背影,却透着一丝落寞。

    蔺瑶心想,他落寞,大概是因为刚刚肖珊来过的原因。

    知道这个时候开口不是好的契机,但她更怕错失了这个机会。

    “三少,我请求您撤回对蔺锦悦和蓝恩静的处罚。”

    “……”陆靖琛转回身来,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用毁掉别人的方式,来成就自己!”

    她答的认真,陆靖琛却嗤笑一声:“所以,你是要选择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吗?我是应该说你伟大,还是傻?”

    蔺瑶握紧双手,直视他眼底的轻蔑和不屑,“那三少您呢?您答应让我自己处理,却又背后插手。说一套做一套,出尔反尔难道就是三少的风格?”

    随着她的话音落,陆靖琛的面色也变的些微阴沉。

    他抬脚,步步逼近,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你认为,这是我做的?”

    蔺瑶心中害怕,却硬着头皮站在原地没动,“不然呢?那些证据跟三少交给我的,可是一模一样……”

    她话没说完,下巴猛地被钳住。

    陆靖琛那双黑眸里溢满阴骘:“我只说一遍,那不是我做的!”

    “……”蔺瑶愣了一下,在对上他那双湛黑的眸子时,蔺瑶就觉得自己已经相信了,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你拿什么证明?”

    那些证据,他前脚带她看了,几乎后脚就到了校领导的手里,想起闵主任闪烁的神情,以及莫里的缄默不言,她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陆靖琛做的。但是她仍愿意信他,只要他能拿出证据。

    陆靖琛眸子里的风暴几乎到达顶点,蔺瑶的心脏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里。

    她已经做好了承受风暴的准备,却被陆靖琛用力一甩,“滚!”

    蔺瑶扶着桌子堪堪站稳,看了一眼盛怒的陆靖琛,却是咬着牙没动。

    “我一直坚信,您虽然外表冷漠,但内心不坏,却没想到……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一个恶魔,抱有太多希望……”

    陆靖琛蓦地转过头,眼底的风暴瞬间席卷而来。下一秒,蔺瑶已经被重重扔在了沙发上,没等她反应,陆靖琛高大健硕的身躯便已经压了下来。他虽然受了伤,力道却一点都没减弱,一只手轻松钳制她的双手,另一只手则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俊脸就在她的上方,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波澜,唇角却勾着一抹冷笑:“女人,谁给了你忤逆我的

    勇气?嗯?”

    下巴被捏着,蔺瑶艰难开口:“我只是……实话实说!”

    “很好,实话实说。我喜欢实话实说!”

    言罢俯首,一记吻重重落下来。

    霸道强烈的席卷,毫不留情的肆虐,痛到发指的啃咬,从沙发到地毯……

    整整一个小时,蔺瑶真的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陆靖琛餍足,双臂撑在她的身侧,无视她的眼泪,在她额心落下轻轻一吻,邪魅的笑:“记着,我是恶魔!永远也别想左右恶魔的心思。”

    蔺瑶只感无限疲累,不论心理还是身体,陆靖琛脸上的笑容太过刺眼,她缓缓闭了闭眼睛。

    身上一轻,耳边传来悉索穿衣声,接着,她只觉身子一轻,被人打横抱起,走出了书房,走进了那间婚房。

    浴缸里放满了温热的水,陆靖琛将她放进浴缸,蔺瑶始终紧闭双目,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