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值盛夏,暴雨倾盆的夜晚。

    她缩在自己的小床上,从头到脚裹了毯子瑟瑟发抖。她害怕这样的夜晚,更害怕这样的夜晚一个人呆着。

    忽的听见楼下有动静,探头出来,隐约听见说话声。

    是爸爸回来了?

    她从毯子里钻出来,赤着脚跑出了房间。

    脚步停在红木楼梯上,她看见了客厅里的伟岸熟悉的身影。同时,也看见了另外三个陌生的身影。一大两小,三个女的。

    “瑶瑶,这是你穆阿姨。”爸爸一脸祥和微笑,和颜悦色的跟她介绍。

    站在他身边的女人,雍容华贵,虽然眉宇间噙着温和的微笑,却不似母亲看她那样温柔。

    她在她面前蹲下,伸手将幼小的她揽进怀里:“可怜的孩子,以后我就是你的母亲。”

    陌生女人怀里陌生的气息,她微微皱了皱鼻子,很不适应。

    倏地,她的手腕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回头看见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愤怒的瞪着她。

    小女孩霸道的抱着女人的胳膊,“这是我的妈妈,不是你的,不是你的!”

    ……

    “三婶?三婶?”

    “啊……”蔺瑶猛地惊醒,瞪着面前的人,视线慢慢聚焦。

    “怎么了三婶?”陆行帆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做恶梦了?”

    蔺瑶闭了闭眼,原来是梦。

    “没事。”她摇摇头,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站在偌大豪华如城堡的陆园面前,忽然觉得无比失落。

    “三婶。”身后,陆行帆的声音再度响起。

    蔺瑶转过身。

    “三叔脾气有时候不太好,尤其是生病受伤的时候,你多担待。”

    蔺瑶扯了扯嘴角:“不敢。”

    她的确不敢,用陆靖琛的话说,她只不过是他花钱买来的物件,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就是折腾废了,她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陆行帆又笑着补充:“其实他这个人吧,表面看着很严肃,实际上很容易就满足的。他不开心的时候,一杯牛奶鸡蛋羹就万事

    ok了。”

    “嗯。”蔺瑶应了一声,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现在情绪糟的很,实在没精力去想别的。

    “少夫人。”莫里站在门口,亲自给她拿鞋子换。

    “谢谢。”蔺瑶换了鞋子,径直朝楼上走。

    “厨房有吃的?要不要……”

    “不用了,谢谢。”蔺瑶说完,已经上了楼来。

    走廊里的那些黑衣守卫已经消失不见了,开了房门她径直倒在床上,外套也没脱,脚上还穿着拖鞋,就这么卷进了被子里。

    昨夜她几乎一夜没合眼,此刻整个裹在被子里,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困意一波波袭来,眼皮子像是有千斤重,一搭一搭的直到彻底合上,陷入沉睡……

    书房内,莫里轻叩门扉,端着热粥走进来。

    陆靖琛从报纸中抬起头:“她回来了?”

    莫里:“嗯,少夫人刚刚进门,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的。”

    陆靖琛将报纸翻了一页,“蔺家那边什么情况?”

    莫里略略沉吟:“蔺二小姐在皇爵酒吧外的一条小巷子里,被几个小混混玷污了。现在在医院,据说是割腕自杀,抢救回来了,但是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陆靖琛沉默了片刻,“交给昱洋处理吧。”

    “是。”莫里微微颔首,默默退了出去。

    陆靖琛收起报纸,单手撑着额头,面色微微发白。

    他总隐隐有种感觉,事情似乎越来越不顺了!

    ……

    陆氏集团,常务办公室。

    百叶窗帘都拉下,办公室里光线昏暗,只有桌上亮着一盏光线暗淡的台灯,照亮周围的方寸之地,也照亮了办公桌上的一张职位牌,常务董事:陆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