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没啥,哥几个就想找个妹子,睡睡觉。”那个小混混一边说着,一边手就不安分的在蔺锦悦身上乱摸。

    “啊——”蔺锦悦抱着头大叫,但随即,她的嘴便被人捂住了,头重脚轻中,被几个人抬着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啊——”

    后背撞在坚硬潮湿的地面,蔺锦悦痛的尖叫一声,撑着胳膊想要起身,眼前人影一晃,然后被大力按倒。

    “嘶啦——”

    布料被扯破的声响在破旧漆黑的小屋子里响起,蔺锦悦还没来得及挣扎,便感觉身体被人撕裂……

    蔺家。

    穆雪芝在客厅里来回走动,急的脸色都变了。

    坐在沙发上的蔺锦璇放下电话,穆雪芝停下脚步,问:“怎么样?打通了吗?”

    蔺锦璇摇摇头,也是一脸的失望。

    “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这到底是去哪了?电话不接,了无音讯的,是想急死我吗?”穆雪芝又开始来回走。

    蔺锦璇拿过外套:“妈,我出去找找吧。锦悦喜欢去酒吧那些地方,我去找找看。”

    “嗯,你快去,快去。”

    然而蔺锦璇刚走到门口,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

    穆雪芝几乎一下就扑到了电话旁边,接起了电话:“喂?”

    “……”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蔺锦璇站在门口,看见穆雪芝的面色变得极度难看。然后她挂断了电话,脸上是难得的失魂落魄。

    “妈,锦悦怎么了?”蔺锦璇心中也升起不好的感觉,上前一步问道。

    穆雪芝闭了闭眼,站起身:“走,去警察局。”

    ……

    与此同时,城市某一条漆黑的小巷内。

    “嗒~嗒~嗒~”高跟鞋敲击着地面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尤显得突兀,一抹修长的身影背着光缓缓走来。

    缩在角落里的几个小混混抽着烟,星火在黑暗中星星点点,明明灭灭。

    其中一个小混混捅了捅身边的老大,声音略显激动:“来了来了。”

    几个小混混捻灭了烟头,纷纷站起身,而同时,那个苗条的身影也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那是个身材细长的女人,戴着鸭舌帽背着光,黑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大半个脸庞,相貌看不真切。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纸袋,递给了为首的混混。

    那混混接过来,稍稍打开一条缝隙,看见里面一沓厚厚的人民币,咧嘴笑了。

    “辛苦了。”女人压低了嗓音,沉沉说道,“找个地方避避风头先,切记,你们几个一定要分散了躲,千万不能窝在一起。”

    “明白,明白。”为首的混混连连点头哈腰,“肖总那边?”

    “放心,肖总会记得你们的好的。”

    女人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转身,踩着高跟鞋大步离开。

    ……

    蔺瑶是被一道炸雷惊醒的。

    窗外风雨飘摇,电闪雷鸣,大风吹的数影婆娑,像是挣扎的鬼怪,好似下一秒就要破窗而入。

    蔺瑶惊了一身的冷汗,她最怕的就是这样的雷雨天气,一个人呆着。

    伸手想要开灯,按了开关却没有反应。

    望着黑漆漆的房间,蔺瑶轻吐了口气,难道是停电了?

    正要起身下床,却忽然瞥见门缝外,有人影一晃而过。

    “莫管家?”蔺瑶叫了一声,因为陆靖琛这个时候并不在家,入了夜还能再这房子里走动的,也只有莫里了。

    正好她想找他要根蜡烛,不然这黑漆漆的夜怪瘆人的。

    不过他好像并没有听见她的声音,蔺瑶掀开被子下了床,打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里也是黑漆漆一片,偶尔一道闪电划过,隐约照亮廊间,特像恐怖电影里的场景。

    “莫管家?”蔺瑶站在门口又叫了一声,但是走廊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回应。

    这别墅大的惊人,而且电闪雷鸣的……

    蔺瑶缩了缩脖子,想要缩身回来,眼角余光却忽然瞥见书房那边,似乎有个人影一晃而过。

    等她定睛看时,那边又什么都没有了。

    蔺瑶咽了咽口水,她很肯定,刚刚那不是她的幻觉,她是确确实实看见了一个人影,晃进了书房里。

    陆靖琛不在家,假如是莫里,他一定能听见自己的叫喊,可是那人却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几乎是一闪就进了房间。

    蔺瑶手握着门把,后背已经冒出了层层冷汗。各种猜想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难道是屋子里进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