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少夫人,您的早餐。”

    莫里将一份早餐端到蔺瑶的面前。

    牛奶、鸡蛋、面包、飘着淡香的小米粥。

    “咕咕……”肚子应景的叫了两声。

    她也确实是饿了,昨晚那样的折腾,比让她跑两个八百米还累。

    牛奶鸡蛋面包,完了还喝了一半的粥,从小到大,从没有哪一顿早餐,吃的这么欢快。

    “还要吗?”对面的陆靖琛看上去心情很好。

    蔺瑶摇头:“饱了,我去学校了。”

    她站起身,腰酸背痛的每走一步都能扯的生疼。

    “少夫人,您的书包。”莫里站在门口,递过来一个黑色的书包。

    蔺瑶怔了一下,伸手接过,惊诧的回头看着陆靖琛:“这是我的书包?”

    确实是她的书包,但是之前不是丢在夜色了吗?怎么会在他手里?

    蔺瑶低头翻了翻包,发现里面的东西一样没少,只是素描纸的一角,沾了点殷红的血渍。

    她倏地明白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您……把他们怎么样了?”

    陆靖琛眼神凉凉的扫过来:言简意赅的回答:“死了!”

    “什……什么?”蔺瑶震惊不小,“死……死了?”

    “嗯。”陆靖琛端起牛奶抿了一口,顺便将杂志翻了一页。谈及人命,他却云淡风轻的塞外高人般,一点都不当回事。蔺瑶愤怒了,她几步冲回到他面前,啪的一声将那本沾了血的素描本拍在餐桌上,“三少,我一直以为您虽然冷漠,但最起码的人性还是有的。那是几条人命,您就算再有权势,也不能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

    权力,你这样做是违法的!”

    莫里站在她的身后,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着陆靖琛的面色越来越沉,越来越沉……莫里胆战心惊的垂下了眸子。“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尊重,而不是说您多么有权有势,别人多么多么低贱,您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法治时代,不是权贵阶级时代!您也不是皇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蔺瑶越说越义愤填赝,险些收不

    住。

    陆靖琛的脸已经黑到了极致,他倏然冷笑一声,抓过了桌上的书包,大步走出了通往花园的落地窗。

    “……”蔺瑶愣在原地,随即抬脚跟了过去。

    泳池边,陆靖琛扬手,将黑色的书包扔进了水池里。书包吸水,很快就沉到了水底,她的那些素描纸,一张张的飘在水面上。很是壮观。

    “你……”蔺瑶转头瞪着坐在一边太阳椅上的陆靖琛,眼中噙满泪水。

    欺人太甚!

    可偏偏,她还没有一点反击的余地!

    陆靖琛挑了挑好看的眉,笑容邪魅:“你这么正义,想必我用非常手段拿回来的东西,你也不会稀罕的。”

    蔺瑶看看他,回头看看那些素描纸,心痛不已。

    没等多想,她咬咬牙,扑通一声跳下了水。

    水花四溅,陆靖琛微微皱了皱眉,但也只是皱了皱眉而已。

    素描纸掉落的地方正好是泳池的浅水区,水正好到蔺瑶的胸口。她在水中一步步移动,一张张的将素描纸捡起,只可惜,被水浸湿了的画,已经都成了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

    那些,是她这几年大学所积累下来的平时的灵感,都是她很喜欢的风景和事物,她一直视若珍宝,却就这么被毁了!

    陆靖琛四平八稳的坐在太阳伞下,接过佣人送来的果汁,刚要喝,却听泳池里传来一阵细细的呜咽声。

    他微微蹙了眉,转头,视线落在浸泡在泳池里的那抹纤瘦的身影上,神色晦暗。

    身体上的痛,加上心理上的委屈,蔺瑶的眼泪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她就这么站在水中,抱着一团废纸,啜泣声越来越大。

    水波荡漾,她看着不远处落在水底的黑色书包,想也没想一头扎进了水里。

    “咕噜噜噜”,耳边是咕咕的水声,什么也听不见了,她努力睁开眼睛,笨拙的摆动双臂和双腿,朝着书包的方向去。

    手指终于勾到了书包的肩带,她却因为缺氧,而张嘴想要大口呼吸,却忘记了她此刻是在水底。这么一张口,涌进来的不是新鲜空气,而是大口大口的水。

    “唔……唔唔……”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她紧紧包裹。

    她彻底慌了神,胡乱挣扎中,她又吸进了不少水,脑子一阵晕眩之后,缓缓闭上了双眼,渐渐失去意识……

    陆靖琛一直盯着水面,一开始看水波荡漾,她似乎在挣扎着什么,但现在,水面忽然就平静了。

    池水清澈见底,蔺瑶四肢张开,双目紧闭,正缓缓沉入水底。

    “该死!”陆靖琛低咒一声,来不及脱鞋和外套,一个挺身,健龙般利落如水。

    等陆靖琛再冒出水面,拖着蔺瑶,面色依旧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