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靖琛嘴角扬起满意的弧度,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坐。”

    “我站着就好……”

    “不想要文档了?”他声音淡淡的,指尖一下一下敲着桌子。

    “……”

    “想要就听话。嗯?”

    蔺瑶咬着牙,“三少,我……我坐不了……”

    “怎么?”

    “……”蔺瑶看着他,在心里腹诽:因为离你这恶魔越近,就越危险!

    陆靖琛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扫过她,最后定在她的小腹处,恍然明白了什么:“坐着疼?”

    “……”蔺瑶慢半拍的理解过来他话里的意思,脸颊瞬间绯红。

    陆靖琛拍了拍大腿:“坐这里。”

    “不要!”

    “五、四、三……”

    蔺瑶磨牙,再磨牙,最终还是在他数到一的时候,乖乖走了过去。

    陆靖琛岔开一条腿来,热情的拍了拍:“坐。”

    “……”蔺瑶知道,自己没有说不的权利,没有!

    乖乖坐了下去,只想快点拿到文档离开这里。

    蔺瑶浑身都紧绷僵直,虽说是坐在他的腿上,却不敢真的将重力都放在他腿上,只是轻轻挨着他的腿而已。

    好在陆靖琛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后便转过头,握着鼠标,找文档。

    “还……还没好吗?”

    十分钟过去了,蔺瑶都有点撑不住了,但是陆靖琛还没有找到聂教授所说的那个文档。

    陆靖琛停下动作,慢悠悠回头看了她一眼,“你很累?”

    “没,没有……”蔺瑶默默擦汗。就这么半弯曲着,她的双腿都要麻木了。

    “您能快点吗?”她忍不住催促,就怕自己一时没忍住,真的坐在了他的腿上。

    “坐着舒服吗?”陆靖琛不紧不慢。

    “还……还好。”

    “那就好。”

    陆靖琛说着,转过头去继续鼓捣电脑,不知道是不是视角的问题,蔺瑶似乎看见他的嘴角微微扬起。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就在蔺瑶终于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只见那只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了一下,一份文稿便弹了出来。

    呼~终于找到了!

    蔺瑶竟然有种重获新生的轻快感觉。

    “邮箱。”陆靖琛淡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蔺瑶犹豫了一下,报出自己的邮箱,他手指飞起,快速将文稿发送到了她的邮箱里。

    “谢谢。”蔺瑶看到发送成功那几个字的时候,忙站起身。

    却不妨陆靖琛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腰,她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他整个人也随之凑了过来,埋首在她颈间,呼吸炽热喷薄在她的肌肤上。

    “三……三少……”蔺瑶被他弄的一阵酥麻,缩了缩脖子,轻唤。

    “一起回家?”

    “嗯……啊……”回家就回家,他干嘛咬她?疼啊……

    对于陆靖琛,蔺瑶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服从。比如他非要跟她一起走,拒绝无果,蔺瑶只得乖乖跟着去了停车场。

    幸好这大晚上的,校园里走动的人不多,不然又会是一场风波。

    一路无话。

    回到陆园后,莫里还等在客厅。

    “我先回房了。”蔺瑶说着就要上楼。

    “等等。”陆靖琛开口,从莫里手里接过了一张纸,看了一眼再递给她,“先把这个签了吧。”

    蔺瑶一脸狐疑的接过,只看了一眼,神色就变了:“卖……身契?”

    说是卖身契,其实内容有点不符。

    大约是说,蔺瑶知道了陆靖琛的身份,鉴于对陆靖琛的安全,她必须对所有人做到守口如瓶,不能透露半点。不慎透露的后果,就是搭上她所有亲朋好友的幸福生活,甚至是命!

    其实这完全就是陆靖琛多此一举了,因为蔺瑶压根就没打算让其他人知道她已经结婚的事情,包括穆夏她都没说,更别说去跟人说他的真实身份了。

    这些都不算什么,下面还有几条是蔺瑶完全不能接受的……

    不能跟其他异性有过多接触,不能跟其他男人眉来眼去,尤其是陆靖北、方舒言之流。其中还有一条——

    “随叫随到,提供服务!”

    看到这些的时候,蔺瑶只觉得心里很气。他当她是什么?充气的吗?

    “对不起三少,这个我不能签。”蔺瑶放下那张纸,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了勇气,却不敢去看陆靖琛的眼睛。

    “哦?”陆靖琛眉头轻轻挑起,“不想签?”

    “因为我是个人,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您这个条约……太缺乏人性……”

    他不是她圈养的宠物,肆意逗弄毫无尊严!

    “看来我之前跟你说的,你都忘记了?那么我就再告诉你一遍,你蔺瑶,从踏入陆园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你自己的了。你是我的,是我花了三千万……不对,是六千万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