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跟我出来一下。”

    方舒言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出了教室。

    穆夏拉着蔺瑶的手:“瑶瑶,听我的,别去。你跟那个人渣已经分手了,没什么好说的了。”

    蔺瑶咬着唇,半天,“夏夏,有些事我还想当面问清楚。”

    “蔺瑶!”穆夏跺跺脚,看着蔺瑶走出去的背影,恨铁不成钢的一阵叹息。

    ……

    方舒言一直在前走,蔺瑶默默跟在他身后。这个时候学校里大多数人都在上课,所以他们这样,并未引起太多注意。

    “方……舒言……”蔺瑶见他脚步越来越快,仍没有要停步的意思,不由开口叫了一声,同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方舒言终于还是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她。

    蔺瑶捏了捏衣角,“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你跟陆行帆是什么关系?”方舒言一开口,脱口问出的问题,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

    他们现在没有半点关系,他这么问,多少显得有点突兀了。

    蔺瑶也是一愣,她跟陆行帆的关系,深了去了。难道,她要如实告诉他,自己现在其实是陆行帆的三婶?是陆靖琛的妻子?

    不,她不会告诉他的!这段关系,她不想告诉任何人!

    “没关系。”蔺瑶想要快点跳过这个话题,回答完,就赶紧将话题扯开:“我只想告诉你,早上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

    纵然已经分手,纵然他做的那么决绝,但作为蔺瑶来说,她还是希望亲口解释一下。即使这可能,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方舒言看着她,倏地一声冷笑:“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单纯善良的女孩。却没想到,你跟那些心机深沉的人一样……”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蔺瑶不用想也知道,必定不是什么好话。而方舒言看着她的那种眼神,也凝了一层令人心寒的冰霜。

    她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悲哀,看着方舒言的眼神,也渐渐变得疏离,“我也一直以为,师哥是真心喜欢我。”

    然而没有想到,自己在他眼里,是那么的差劲,那么的一文不值。

    此刻,蔺瑶忽然就释怀了,她扯了扯嘴角,笑容有些刺目:“这样也好,谢谢师哥,让我再一次认识人心。”

    小时候,穆雪芝带着两个女儿进门的时候,她渴望亲情。长大后,遇到方舒言,她渴望爱情。可笑的是,她一直虔诚呵护的这些,都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方舒言看着她嘴角的那一丝自嘲的笑容,只觉得心头微微涌上烦躁。

    蔺瑶已经抬头朝他看过来,那双黑亮有神的大眼睛里,却是再没了以前的那般灼热的神情。

    “要是师哥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蔺瑶说完,也不再看他一眼,转身,脊背绷直,抬脚离开。

    此刻,方舒言心头忽然涌起这样的一种怪感。仿佛她的这一个转身,就是他们的一辈子错过。

    “等……”方舒言刚想开口叫住她,他的身后却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方师哥。”

    方舒言一顿,转头便看见一张清丽的脸,正冲着他微笑。

    “你是?”方舒言只觉得面前的女孩有些熟悉,但究竟在哪里见过,他一时想不起来。

    “师哥都忘记我了?”女孩嘟起嘴,神情难掩失落。

    她朝方舒言伸出手,“既然师哥不记得我了,那就重新再认识一下吧。我叫蔺锦悦,大三舞蹈系的。”

    “蔺……锦悦?”方舒言将这个名字扔进口中嚼了嚼,“你跟蔺瑶?”

    “蔺瑶是我妹妹。”蔺锦悦笑着解释。

    恐怕,她也只有在方舒言的面前,才这么“温柔”的介绍蔺瑶。

    方舒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伸出手去,“你好。”

    ……

    晚上七点。

    为了避免上一次的火爆场面,蔺瑶早早的就到了多媒体教室。

    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人比她还早。

    “聂教授?”蔺瑶一喜,随即看到坐在她身边的人,面色顿时变得紧张。

    陆靖琛?他怎么也在?

    “这位同学,你来的好早。”聂沁萍抬手看了一下钟点,对蔺瑶道。

    “不早不早,我还怕赶不上聂教授的课呢。”蔺瑶对聂沁萍,是真的很佩服很喜欢。即便让她提前在这里待一天,她也愿意等她一堂课。

    “你先找个位置坐下吧,还有十几分钟。”聂沁萍笑容温和道。

    蔺瑶下意识的看一眼陆靖琛,“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