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许晴也有些没想到,但她的第一不是宽恕,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咆哮:“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你知道我这条裙子有多贵吗?说句难听的,就是把你卖了,你也赔不起!”

    “谁说她赔不起?”一道清冽冽的男声从众人身后传来。

    众人一愣,转头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那辆银灰色慕尚里,走出来一个身形修长,容颜俊朗的男人。五官精致如经过巧匠精雕细琢,黑发如墨,轮廓就像是画中的人物般,立体而优美的不像话。纯白的衬衫衬的他越发的俊朗深邃,黑色的西裤穿在他的身上一点也不显肥,一流的剪裁,反而衬的他更加修

    长挺拔。

    从额头到鼻梁,再到唇,下巴,每一处都像是老天精美的画作,加上他与生俱来的那一股子贵气,走到哪里都是一道曙光。

    “哇,好帅啊~”

    周围有女同学迅速被陆靖琛的美色吸引,双眼直冒红心心。

    而他却径直走到了蔺瑶的面前,伸手就握住了她的一只手,低沉的嗓音里略带了一些责怪:“怎么都不知道还手的吗?”

    就这么任人欺负,完了还给人道歉,他是该说她脾气好呢?还是傻?

    蔺瑶低着头没说话,也没看他。

    陆靖琛捏了捏她的手指,抬头看向许晴等人:“你这件裙子,我赔了。”

    大概是在帅哥的面前,都想保持好淑女的形象,许晴愣了一下,态度比之前稍稍温和一些:“这位先生,不关你的事情,我要她赔,不是你……”

    陆靖琛不耐的打断她:“一万块,买下你身上的裙子。”

    许晴一愣,周围的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好财大气粗啊!

    许晴暗中磨了磨牙,语气轻蔑:“我这条裙子可是今年dior最新款,一万块,恐怕你只能买下一块布料。”

    陆靖琛扯了扯嘴角:“你这个款式确实是dior的新款,只不过……”

    陆靖琛的目光毫不避讳的将许晴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许晴就感觉,他目光所及之处,好像被谁剥光了一样,赤果果的站在众人面前。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许晴忍不住上前一步追问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你身上的这件,是高仿货!最多,只值五千块!”

    陆靖琛这话一出口,许晴面色变了,旁边围观的妹纸们也都炸开了锅。

    “什么?高仿货?”

    “我就说好像哪里看着不对,原来是高仿货。”

    “我想起来了,这件裙子的高仿货我阿姨家店里也有卖,才一千多块钱而已。”

    众说纷纭,许晴看看四周,大家都在对着她指指点点,一个个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什么可怜的人。

    “不是的,”她大声反驳:“我这件事真品,真品!”

    陆靖琛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殊不知他越是这样,众人便越是相信他的话,更加质疑许晴。

    “你们不要听他胡说,我这件是真的。”许晴急的满脸通红,明明向她发难的是陆靖琛,但是她尖锐的目光却一直盯着站在他身边的蔺瑶身上。就好像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蔺瑶想把手从陆靖琛的手里抽回来,却被他握的更紧了几分。

    蔺瑶皱眉,抬头看向他,明明是带着愤怒的眼光,落在一旁方舒言的眼中,却成了一种爱慕的仰视。

    他往前迈出一步,淡淡然开口:“这位先生,不能光听你片面之词,就定夺这件裙子的真假吧?暂且不论这件裙子到底是真是假,她把人推倒了总是不对。”

    方舒言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陆靖琛,他知道蔺瑶在看她,却是绷着脸没看她一眼。他喜欢并且享受她看着他的眼神,即便是分手了,他也不能容忍她将眼光放在别的男人身上。这,就是方舒言的自私之处。蔺瑶于他而言,与其说是女朋友,不如说是勤勤恳恳的追随者。而他喜欢这样被

    人追随的感觉!

    陆靖琛懒懒的将视线移到方舒言的身上,挑眉冷笑:“我们蔺瑶道歉也道过了,这位的裙子我也说了要赔了,那这一巴掌,该怎么算?”

    “……”方舒言被噎的死死的,面色一阵难看。

    陆靖琛的眸光仿佛将他整个看穿,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他便将视线调转到蔺瑶的身上,凝着眉道:“蔺瑶,我以为,最起码的是非黑白你还是懂的……”

    “我看,是你不懂是非黑白吧?”又是一声冷笑传来,陆靖琛轻挑了下眉,随着众人的视线转头看去——

    一抹修长的白影撞入众人视线,与陆靖琛的霸道冷漠不一样,来人完全属于那种阳光大男孩的类型。

    蔺瑶看见来人,只觉得一阵头疼。

    场面已经够混乱的了,这叔侄俩在一起,指不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