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肖总身子一僵,赶紧洗清:“商总,我不认识这个人……”

    他话音刚落,就见那人动了动,然后抬头,从血缝中睁开眼来。

    看见肖总,一把抱住他,“肖哥……”

    肖总一个激灵,知道这下怎么也说不清了,只能改口:“商总,他只是跟在我手下的一个小混混而已,我真的没让他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商隐之勾了勾嘴角,伸手,接过旁边黑衣打手递过来的棒子,放在手心轻轻敲了敲。

    肖总咽了咽口水,明明那棍棒只是敲在商隐之的手心,可是他却感觉像是重重砸在了他的身上。再强悍的人也怕挨打,尤其他还是这么贪生怕死的人。

    肖总知道,再不承认错误,就来不及了!

    他一把抱住商隐之大腿,大哭:“商总,商总我错了,我也是听了别人的挑唆,商总,我一时糊涂,您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商总……”

    商隐之一声冷笑,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宛如上帝一般,俯视着匍匐在脚边可怜求饶的人,英俊冷肃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暂且先饶了你这次。”不知过了多久,他淡淡的开口。嗓音优雅,像是某种乐器弹奏出来的一般,惹人沉醉。

    可这个声音听在肖总的耳朵里,却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一股凉意直渗透进他的心里,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急忙应声:“是,是,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商隐之勾着嘴角,微微弯腰,将一份文件摆在了他的面前,“签字吧。”

    肖总一愣,待定睛看清楚纸上写的内容,面色大变:“这……”

    “怎么?肖总打了我的人,难道不应该补偿吗?”

    肖总恨不得咬碎一口牙齿,他敢说不吗?假如不是他让手下去找蔺瑶的麻烦,也不会沦落到这样的下场。商隐之虽然为人冷酷,但处事一向光明磊落,这次要不是把他惹急了,也不会这么对他。

    只是,他这一签字,就拱手相让了大半个公司,这个代价,未免太狠了些。

    但他不敢多犹豫,最终咬着牙,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商隐之满意的微笑,起身,带着人离开。

    门刚关上,肖总就趴在地上,捶地痛哭。

    ……

    清晨,阳光明媚。

    蔺瑶背着包从楼上下来,面色还有点苍白。

    餐厅里,陆靖琛一手拿着报纸,另一只手端着牛奶往嘴边送。

    莫里站在他的身边,神色淡然,而他的对面,整齐的放着另一份早餐。

    蔺瑶知道,那是为她准备的!

    昨晚她撕下了他神秘的面具,所以他也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她来的这段时间,还是第一次见他下楼用餐。

    蔺瑶下了楼来,却没有再看餐厅一眼,径直往大门口走去,打算去学校。

    “站住!”

    终于那人还是开了口。

    蔺瑶咬了咬唇,不得不站住脚步,回转身:“有事?”

    陆靖琛终于从报纸中抬起头,眉心微蹙,已是不悦:“过来吃饭!”

    “……”蔺瑶站着没动,但也只犹豫了几秒钟,便妥协,抬脚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是的,她根本没有说不的资格,不管他对她做什么,她都没有那个资格!

    “吃完饭去哪里?”对面的男人并不打算沉默吃饭,声音冷冰冰的开口。

    “……”蔺瑶吃饭的动作一顿,继续低头,默默吃饭。

    忽的一只手从对面伸过来,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停止了咀嚼的动作,只能被迫抬头看着他。

    陆靖琛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也就只剩冷漠了。

    “蔺瑶,记住你的身份!”他冷冷的看着她,冷冷的,吐出这句话。

    蔺瑶心头一阵难受,食物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噎的她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使劲憋回眼泪,她含糊不清的回答:“学校。”

    “……”他默默凝视她片刻,才终于松了手。

    “咳咳……咳咳……”蔺瑶得到解脱,却是被嗓子眼里的食物呛的咳嗽连连。

    莫里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但陆靖琛的脸上,却仍旧冷冰冰的。

    他兀自享用着早餐,半晌,抛出来一个炸弹:“待会一起去学校。”

    蔺瑶一震,一句不要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她没有拒绝的资格,她没有!

    ……

    银灰色的慕尚驶进校园,蔺瑶抓着安全带:“您找个地方把我放下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