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蔺瑶下意识的觉得来的人是商隐之,见他靠近,便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却不想脚下不慎踩到水渍,一个不稳,就往旁边栽倒……

    “小心!”

    一双指甲修剪得光洁整齐的修长的手揽住了她的腰。

    然后耳畔是一道温柔而熟悉的声音。

    蔺瑶回头,就看见商隐之那张俊朗的带着浅淡笑容的脸。

    两人四目相接,好似隔了一层薄纱,看不清明,仿若雾里看花。

    纯黑笔挺的西装,精致如刀裁,雪白的衬衣,衬得他儒雅中透着沉稳。

    他颀长的身躯挺拔而精瘦,像黑色苍穹中,一弯明月穿云而出光魄动人。又像皑皑冬雪里,一棵青松浑身赤寒孤傲而立。

    头顶暖黄色的灯光,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淡淡的光晕中,为他整个人平添了一种神秘邪魅。

    有那么一瞬间,蔺瑶惊诧的发现,这个男人,其实真的很难让人抗拒。

    凭他的气势、身家、长相……

    “哭了?”他修长微凉的指尖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渍。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竟好像在这样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温情。

    “没什么。”

    蔺瑶打算推开他,却反被他抱的更紧。

    “我不喜欢使小性子的女人。”商隐之的黑眸凝着她,怕她听不懂似的,又郑重补充了一句:“女人,像猫一样温顺才可爱。”

    “……谁是猫?谁是你女人?商总监,我是有老公的人,请您放尊重点儿。”

    蔺瑶只觉得胸腔里翻涌着一股愤怒,为什么所有人都当她是共有物?她是她自己的,她不是任何人的!

    “放开我!”蔺瑶用尽力气将他推开,想要开门出去,却觉手腕一紧,接着被人拽了回来。

    砰的一声,她的后背撞在了洗手间的门上,紧接着,商隐之健硕的身子压了过来。

    “女人,你就是我的猫。”

    说着,他俯首靠近。

    “啊——”

    蔺瑶紧闭双眼,尖叫出声。

    这个时候,洗手间的门被人叩响——

    “谁在里面?”

    是蔺锦悦的声音。

    蔺瑶蓦地睁开眼角,立刻闭上了嘴巴。

    商隐之动作一顿,将她眼底的情绪尽收眼底,扯了扯嘴角,忽然就松开了她的手。

    门外的蔺锦悦没有听见回应,继续敲门,嗓音也大了几分:“谁在里面?”

    蔺瑶正犹豫要不要出声,就见商隐之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领,转过身来,修长的手搭在了门把上。

    “你要干什么?”蔺瑶一惊,下意识的伸手搭在了他的手上。

    “放开。”商隐之淡淡的,也有些冷冷的。

    他要出去?

    蔺锦悦就在外面,他这个时候开门,她也会暴露的。

    今天来蔺家,她并没有跟陆靖琛打招呼,万一蔺锦悦跑去添油加醋,又是一场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这男人,是看出了她的害怕,故意为之的吗?

    商隐之一点也不掩饰他的不良居心,重新压上来,温热的唇就贴在她的耳边,声音呢喃暧昧:“不要拒绝我。”

    蔺瑶惊诧抬眸,只来得及看清他嘴角的那抹邪魅笑容,接着,唇便被他封住。

    商隐之穿着精良肃穆的西装,巍峨的高山般立于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躯前倾,完全笼罩住她,一只手精准地捉住她企图挣扎的手,另一只手捧着她的脸,不让她有机会逃开。

    蔺瑶想让他松开,可是发出的却是一声嘤咛。

    她的唇被全面包裹住,依旧是飞沙走石般的微妙感觉。

    然后,她的腰肢被一捞,整个人都贴到了商隐之的怀里。

    蔺瑶被他紧紧压在洗手间的门上。

    她的双手紧紧拽着他的西装肩膀,想推开他却使不上力来。

    不知道吻了多久,她的鬓角被汗水浸湿,后背也渗出细汗来。

    他紧紧地拥着她,两人吻得毫无缝隙,蔺瑶的气息微促,鼻翼煽动,他慢悠悠地放开了她,她便呼吸顺畅了拼命地喘息,在她以为结束的时候,他却再次贴了上来。

    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

    每当她觉得应该结束的时候,他又镇定自如地贴上来,他的吻包裹了她,不给她一丝反抗的空隙。

    因为过度缺氧,蔺瑶的大脑暂时停止了思考。

    有一只手从她的衣服下摆伸进去,略带薄茧的指腹犹如火焰焚烧她的肌肤……

    蔺瑶悚然一惊,清醒过来。

    蔺瑶睁开迷离的双眼,困难地仰起头看去,呼吸急促:“放开我……”

    商隐之抬头,不发一言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