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笃笃——

    秘书敲敲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商隐之正站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总裁,这是关于投资蔺氏的相关事宜,您过目。”

    商隐之接过快速扫了一眼,“就这样吧。”

    “是。”秘书想了想,忍不住道:“据我所知,蔺氏这两年的生意做的不是很好,加上蔺相筠的夫人太过恃强凌弱,这一次蔺家危机,所有人都作壁上观。总裁您……”

    蔺家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假如得到M·G的帮助,那地位就将大不一样了。

    现在的蔺氏,并没有多少油水可捞。M·G随便投一个单子,都比蔺氏来得快。

    所以商隐之的这个决定,秘书很不理解。

    然而商隐之并没有打算多说,他看了眼腕表,“我还有事,先走了。”

    “总裁,待会还有个会议……”

    “薄总就要回来了,交给他吧。”商隐之说着,人已经大步出了办公室。

    ……

    学校。

    “蔺瑶,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啊?听说你打破了肖老板的头?还被一个男人带走了?你没事吧?那个男人是谁啊?”

    蔺瑶一到学校,就遭到穆夏叽叽喳喳连环炮轰。

    “没事没事。”蔺瑶摆摆手,不想多说。

    穆夏一手托腮作沉思状:“你该不会……交了新男朋友了吧?”

    “……”蔺瑶刚刚喝进去的水差点扑了出来,呛得连连咳嗽:“咳咳咳……胡说什么哪。”

    正说着,就听窗口有人叫:“蔺瑶,有人找。”

    蔺瑶跟穆夏几乎同时转过头去,只见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男生。

    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米八的大个,穿着一套白色休闲服。气质优雅,五官端正,白白净净的,很帅很吸睛。

    他一进来,就立刻吸引了全教室人的目光。

    蔺瑶回头看了一圈,发现就连一向不拘小节的穆夏,脸上也浮上了一抹红晕。

    男孩目光在教室里一阵搜寻,看见蔺瑶时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他大步走了过来,张口就叫:“三……”

    蔺瑶却一个激灵,赶紧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一个婶字便险险的吞了回去。

    “穆夏,我马上回来。”

    蔺瑶拽着陆行帆走出了教室。

    东边操场的大榕树下。

    “三婶,你刚才怎么了?”陆行帆见她跑的气喘吁吁,忍不住问。

    蔺瑶被他叫的些微头疼,只能解释:“我结婚的事情学校里还没人知道。”

    “哦……”陆行帆哦的意味深长,“你不喜欢我三叔?”

    “……”蔺瑶语塞。

    这跟喜不喜欢又能扯上什么关系?

    陆行帆却一脸“我都明白我能理解”的样子,说道:“女孩子嘛,都爱长得好看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蔺瑶有些无力。

    知道自己跟他也说不清楚,干脆转移话题:“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对了,这个给你。”陆行帆将手里的一个纸袋递给她。

    “这是……”

    “出差给你和三叔带的礼物,正好路过就顺便进来给你了。”说着,又补充了一句:“你知道的,三叔不喜欢别人随意进陆园。”

    蔺瑶才伸手接过,“谢谢。”

    “不客气。”陆行帆咧着嘴笑,“三婶,三叔虽然相貌吓人了点,但心不坏的。我觉得三婶你也很好,跟三叔很般配。”

    蔺瑶眼角抽了抽,“我会照顾好他的。”

    操场另一头,篮球场。

    “喂,方舒言,你看那是谁?”好友一声呼喝,方舒言喝水的动作微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东边靠院子墙的那棵大榕树下,一男一女站着说话。

    美景为幕,凉风习习,俊男少女,十分美好的画面。

    “那不是陆行帆吗?你前女友什么来头,还认识陆家的人?”

    方舒言瞳孔微缩,眸底闪过一丝不悦。

    跟蔺瑶交往一年半,她就穆夏那么一个朋友,从未听她提起过别人。这个陆行帆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什么关系,他一点也不知道。

    而看蔺瑶接过陆行帆手中的纸袋,两人好像并不陌生。

    方舒言心中五味杂陈,恰好这个时候蔺瑶转头,不经意间和他的目光相撞。

    方舒言心中一动,蔺瑶眸中闪过慌乱,他却已经垂下眸子,转身投入球场。

    ……

    打发了陆行帆,蔺瑶往教室走。

    每走一步,就离篮球场远一些。

    她其实很想去跟方舒言解释,但是随即想到,这么做除了让他更加瞧不起自己以外,再没有别的。

    对待感情,她从来将自己放的很低微,然而感情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越小心翼翼的那一方,越受伤。

    她不想,连最后一丝自尊也被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