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几乎是灯开的一瞬间,蔺瑶推门而入。

    “三少?”

    “……”因为没有戴变声器,陆靖琛只得装睡。

    还睡着?

    蔺瑶犹豫了一下,又叫了两声,也没见回应。

    她放下托盘,转身看着床上那抹修长的身影。

    莫里说他如今身体越来越差了,这么叫都没回应?该不会生病了?

    “三少?您醒了吗?”因为不放心,她放下碗筷,又不放心的叫了两声。

    “……”回应她的依旧是一片寂静。

    这下蔺瑶彻底不能放心了,她急走两步到了床边,伸手就去拍他的肩膀:“三少?”

    “嗯。”低沉的回应传来,完全是用鼻子发出的声音。

    即便已经尽量压低了嗓音,但是没有变声器,和之前的声音还是很有分别的。

    幸而蔺瑶并未听出来。

    她的手顿在半空,听见他回应,便又收了回来。

    “早餐我给您端上来了,要我扶您起来吗?”

    说着,弯腰想去搀扶他,却见他慢慢抬起一只手,摆了摆。

    今天的陆靖琛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蔺瑶想了想,问:“三少,您不舒服吗?”

    “……”摆手。

    蔺瑶微微皱眉:“早餐是小米粥,很清淡,您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告诉我,我去做。”

    “……”继续摆手。

    陆靖琛则皱紧了眉头满心不悦,这女人,怎么这么多废话?

    生怕她再继续问下去,他朝门外摆了摆手,示意让她出去。

    “那我先走了。”蔺瑶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轻轻合上,陆靖琛起身走到桌边。桌上那一碗小米粥晶莹剔透,呼吸间能嗅到淡淡的米香,他忽觉心情一片大好,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

    接连几天在夜色上班,蔺瑶前前后后攒下了五千块钱,都是有钱的大老板给的小费,还有一部分,是穆夏的小费也给了她。

    但是想想,这些钱距离一千万还差的十万八千里,蔺瑶又有些灰心。

    课上,她拿出一个笔记本,算起小账……

    自己平时积攒的生活费有差不多六万块,加上这五千,有小七万。

    如果自己每天再平均挣五百块钱,再加工资……

    她还没算完,手里的笔记本忽然被人抽走。

    “穆夏别闹……”抬头看见俞教授阴沉的脸,又立刻噤了声。

    俞教授看了一眼纸上的数据,失望的叹了口气,将笔记本还给她,继续讲课。

    但这事没完,下了课蔺瑶就被叫去了俞教授的办公室。

    “蔺瑶同学,你的天赋和毅力我都是知道的,但是你最近一段时间,上课总是心不在焉,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俞教授是个特别惜才的人,她一直很喜欢蔺瑶,对她抱着的期望也很大,所以才会这么关心她。

    蔺瑶摇摇头:“没有……”

    俞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语重心长:“这一段时间,学校里关于你的小广告到处飞。”

    “教授,那都是……”

    “我不管是真是假,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是蔺瑶同学,你既然有心想走好美术这条路又有天赋,就不应该三心二意。浪费自身才华,也是一种罪过你知道吗?”

    蔺瑶垂下头,有些难过:“我知道了,俞教授。”

    ……

    蔺瑶从办公室出来,穆夏就迎了过来:“怎么样?俞教授都说了些什么?”

    蔺瑶摇摇头,有些无力。

    一千万,实在是个可望不可即的数字。

    她就算不分日夜的工作,拼一辈子,都未必会拼到这么多钱,更别提想一朝一夕凑够了,那简直不可能。

    穆夏担心的看着她:“要不你就不要再去夜色了……”

    “不行,夜色我还是要去的,学业我也不会荒废的。走吧。”

    不管怎么样,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能挣一分是一分吧,求的个心安理得。

    ……

    夜色朦胧,华灯初上。

    夜色娱乐会所,车来人往好不繁盛。

    蔺瑶正端着酒准备去给客人上了,经理就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蔺瑶,你先给VIP999包厢的客人送几瓶酒过去。”

    工作了几天,蔺瑶对这里也算有了一定的了解。

    VIP包厢已经是很了不得了,尤其还是999号包厢,那可是个神奇的所在。

    至少她来这么多天,都没有见过这间包厢有过客人。

    想必,是用来招待大客的。

    “可是我这还有别的包厢的酒没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