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校医护室内。

    “怎么办,李医生外出了,得有一个小时才能回来。”穆夏看着趴在病床上疼的发抖的蔺瑶,急的团团转。

    蔺瑶趴在床上,已经痛得神经麻木了,她虚闭着眼睛,汗水从额头滑落,遮住了视线。

    旁边,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商隐之,他皱眉看着蔺瑶,忽然转身去了外面。

    穆夏:“……果然男人还是靠不住!”

    话音刚落,就见门口人影一闪,商隐之去而复返。

    他脱掉了深棕色的外套,穿上了一件白大褂,还戴上了医用手套。

    穆夏看呆了,换了一身衣服的商隐之,整个人也跟着换了一种气质。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她一定会以为,他就是校医护室的工作人员。

    “真的……好帅啊~”一向大大咧咧的像个女汉子的穆夏,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的双眼冒红心了。

    商隐之抬脚迈了过来,拖过旁边的医用支架,长指拿过几瓶药水和一些处理工具,动作一气呵成。尤其是低头敛眉看那些瓶子上的一堆英文时,简直帅人一脸血。

    见他拿着一把剪刀就冲蔺瑶背上去,穆夏一惊,问道:“帅哥,你是医生?”

    虽然眼前这男人确实秀色可餐,但躺在病床上的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得确认一下,才能放心。

    商隐之动作未顿,一边说:“你出去等吧。”

    一边手起剪刀落,只听“刺啦”一声脆响,蔺瑶的T恤已经被撕成两半,露出背上一道鲜明的伤口。

    穆夏见不得这么血腥的场面,再次不放心的看了眼商隐之,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才出去了。

    蔺瑶痛的晕晕乎乎的,忽觉背上一凉,伤口处的灼烧感也减退了不少。

    她缓缓睁开眼,只看见一角白大褂在眼前晃悠。

    商隐之用碘伏将她伤口周围擦拭了一圈,终于看清了伤势,却不禁皱了眉。

    伤口面积不大,但要命的是扎进伤口里的,是一些啤酒瓶碎片,最深的已经完全扎进背里了。

    难怪她会这么痛。

    商隐之动作微顿了顿,转头看了蔺瑶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