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整天,穆晴挽的头顶都似乎笼罩着一层乌云,尽管外面的天气是那么的灿烂明媚。

    到了下午,咖啡屋里坐满了人,穆儒风几乎忙不过来,她终于放下手中的笔,转身去了后面。

    看见她进来,穆儒风眼睛一亮:“小挽。”

    他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穆晴挽却端起咖啡就出去了,没有给他说什么的机会。

    然后今天一下午,所有前来看穆儒风的女生,都失望了。

    一下午,穆儒风只在后面煮咖啡,而端进端出的都是穆晴挽。

    终于,一个女生忍不住了,在穆晴挽将第十杯咖啡送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终于开口问:“姐姐,你们店里的那个帅气的男员工呢?让他给我们端咖啡吧。”

    本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可是此刻落在穆晴挽的耳朵里,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刺耳。

    “抱歉,他在后面忙,有什么需要你们叫我也是一样的。”谁知那个女生不乐意了,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叫你一声姐姐是抬举你,你知道我是谁么?我爸是市委秘书,我就是看上你们店里那个男员工了,叫他出来,不然我带人掀了你这家

    小店!”

    跟女生一起来的其他几个女生也都纷纷站起身——

    “是啊,快叫人出来吧,藏着干什么?又不是你老公!”

    “就是,一看这女的,就是想老牛吃嫩草!可耻!”

    穆晴挽看着这群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丫头们,听着她们所说的话,只觉得啼笑皆非。

    说她老牛吃嫩草?

    到底谁是老牛谁是草?

    穆儒风可比她大几岁,难道她们都看不出来吗?

    正想着,忽的肩膀一紧,一回头,已被穆儒风纳入怀里。

    他没有看她,单手握着她的肩,像是对所有人宣布所有权一样的宣布:“我已经有妻子了,以后来喝咖啡的我欢迎,来闹事的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他眼神凛冽的扫了眼那个带头闹事的小姑娘,勾起一抹冷笑:“看来张秘书没有教育好你,回头我会打电话给他,问他好的。”

    女生面色一白,像是被他的气势吓到了,一个字也说不出。

    在原地站了半天,终是一个字没说,带着人转身出去了。

    穆儒风在榕城可谓是家喻户晓的人物,这群大学生平时又都那么喜欢看杂志新闻,所以绝对是知道这是哪号人物,才纷纷过来巴结的。

    尤其是刚刚那个什么市委秘书女儿的小姑娘,在穆儒风说出那番话时,一张小脸顿时都吓白了。

    可见,穆儒风在这群小女生中间,一定很有威名!

    “没事?”待她们都走远了,穆儒风才低下头来询问穆晴挽。

    跟刚刚冷冰冰的态度截然相反,对着她时,他总是很温柔。

    穆晴挽心中一暖,垂下眸子摇摇头。

    夜晚时分,两人再次并肩往回走。

    路上的积雪经过几天太阳的照射,已经融化消逝了不少,路面湿哒哒的,鞋子踩在上面,容易发出啧啧的水声。

    他们就这样并肩,默默的往前走着。

    仿佛只是这么一段路,又仿佛要一起走完余下的人生路。

    “小挽。”穆儒风忽然开口,并且停下了脚步。

    “嗯?”穆晴挽也收回飘游的思绪,停下脚步看着他。

    “一起去吃碗混沌吧?”他说。

    “嗯。”她点点头,跟着他往街角那家混沌小摊走去。

    很难想象,穆儒风会坐在街边小摊,吃着几块钱一碗的混沌。以往,他吃饭的餐厅都是五星级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一碗馄饨很快见了底,不知道是不是他吃的太香,让她也跟着有了点食欲,一般不怎么爱吃混沌的她,也吃了不少。

    吃完混沌,两人身上都暖暖的,继续往回走。

    在小区门口,穆晴挽率先站定了脚步。

    她犹豫片刻,问出了一直闷在心底的问题:“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穆儒风微笑,抬手帮她将搭在额前的刘海往旁边捋了捋,正要回答,却听见身后一声大喝——

    “穆儒风,终于找到你了!”

    视线所及,一帮子小混混手里操着棍棒蜂拥过来,二十几号人分分钟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穆儒风在第一时间就将她护在了身后,冷眼瞧着为首的黄毛。

    黄毛冷笑一声,也不多话,只吩咐一声“打”,二十几号人的棍子便都朝着他们招呼过来。

    十几分钟的拳打脚踢,穆儒风不是不能还手的,她记得他是跆拳道黑段。但是为了保护她,从一开始就将她护在身下,为了不让她受伤,用宽大的身躯,挡去了所有的棍棒。

    穆晴挽哭了。

    她死死的抱着他,哭的很大声。

    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滴在了脸颊上,一滴,一滴……

    直到那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塌,朝她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