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请等一下。”熟悉的声音飘进耳朵里。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来,或许是动作和反应有点过了,她似乎看见他眼底隐藏的一丝丝笑意。

    她忙窘迫的低下头,“您说。”

    “给我加点糖,谢谢。”他淡淡的说道。

    这几乎是每一个不喜欢喝苦咖啡的客人都会说的一句话,再平常普通不过。

    她心底微微失落,却又马上扬起一丝丝笑容,亲手给他加了块糖进去。

    她已经不再抱有希望了,不再觉得他此来,是为了看自己,或者是为了跟她道别了。

    “请慢用。”她客气又礼貌的说了一句,转身要走。

    他却再一次的开了口:“请再等一下。”

    “您还有什么事么?”她只好又停下来,认真的看着他。

    他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温柔的看着她,似乎在暗暗猜想,她的眼泪要多少秒钟能掉下来。

    “我看见您在招工?”他指了指橱窗上今早刚贴上去的那张招聘单。

    因为卫灵走了,她一个人不大能忙的过来,而且一个人闲下来的时候,会尤其显得冷清。所以打算招一个员工,却不想员工没招来,倒先把他给招来了。

    “是的,想再招一个员工。”她如实回答道。

    穆儒风面上仍旧挂着浅笑,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过来:“我是来应聘的,这是我的简历。”

    “简……简历……”

    他大约不知道,像这样小小的咖啡屋招人,跟穆氏那么大的集团招人,是迥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只要四肢健全、是合法的公民,她都会同意的。

    但是是他的话……

    “你不看看简历么?”穆儒风抬了抬手,“这上面记录着我这些年的履历。你可以看过以后,再考虑要不要我。”

    他的简历还用看么?穆氏的大总裁,不论是从学历还是背景,来做一个小咖啡屋的员工,怎么都是大材小用了。

    咖啡屋很小,这边的僵持已经引来了邻桌客人的侧首议论。

    穆晴挽没有去接那份简历,而是说道:“现在不招了。”

    “那怎么可以?”穆儒风说着站起身,到了橱窗边,一抬手就摘下了那张招聘广告单,然后重新走回来,“这份工作我是志在必得。”

    他将招聘单和简历一起,放进了她的手里,并且恭恭敬敬的对着穆晴挽鞠了个躬,“老板,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穆儒风。你叫我儒风、阿风都可以。”

    穆晴挽还有些懵,显然思路有点儿跟不上他。

    “我现在就可以上班工作,我能做点什么呢?”

    毕竟当着客人的面,穆晴挽不好多说什么,更怕的是他这么招摇,会被人认出来,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你去后面煮咖啡吧。”穆晴挽说完,也不管他了,转身去了吧台。

    因为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再一次轻易的将平静的湖水搅乱。

    穆晴挽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坐在吧台里给客人画像。其余的事情都交给了穆儒风去做,他已经脱去了外套,穿着深蓝色的线衣,系着一张花色的围裙,带着套袖,忙忙碌碌的跑前跑后。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穆儒风,却让她觉得温暖。

    以前他总是高高在上的,遥不可及的,冷冰冰的,不苟言笑的。

    现在的穆儒风,更像是一个正常的活着的普通人,有血有肉,会说会笑。

    他能放下身份去为别人端茶递水,这是不是就说明,他真的已经有所改变?

    穆晴挽愣愣的出着神,丝毫没有察觉到穆儒风的靠近。

    “画的真好。”直到他那低沉磁性的嗓音从她耳边传来,她才猛然回过神,反应大的差点打翻他手里的咖啡。

    好在穆儒风及时往后退了一步,才算没有打翻那杯咖啡。

    “喝点热的,看我煮的怎么样?”

    他将咖啡殷勤的放在她的面前,穆晴挽目光追随着他的手落在桌上,才惊觉画纸上画的是穆儒风!

    她脸颊一热,赶紧拽过旁边的杂志盖在了那张画上。但是很不凑巧的是,那本杂志的封面,也是穆儒风!

    穆儒风浅笑:“我以为你都不会关注我了,没想到还买了我的杂志来看。”

    “这是卫灵留下的。”她急急忙忙的解释,想要撇清,可说完了又觉得多余。

    事实是哪样,她根本不需要解释,这么着急的解释,只会让他觉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儒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喝了这杯咖啡,我们回去吧。”

    穆晴挽这才察觉,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