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嗯……”穆儒风轻呼出声,放开了穆晴挽。

    艳红的唇上已多了一道鲜明的伤口,她没控制好力道,大约是咬的有点重了,伤口处有嫣红的血流出来。

    本意是要推开他,却在这个时候,又盯着那道伤口不知所措了。

    穆儒风湛黑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那伤口,“你若有气,尽管朝我撒就是。”

    穆晴挽一呆,旋即对上他的双眸,眼眶一热,差点眼泪又忍不住的掉落下来。

    他伸出手臂再一次将她揽进怀中,声音低低的,带着安抚的力道:“真的,从来找你的那一刻我就想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你如何,我都只默默承受。”

    他说的动情,穆晴挽却在下一秒将他推开,并且站起身来,急急的退到了墙边的角落里。

    阴影洒在她的脸上,掩去了她脸颊上的泪痕,可眼底的哀伤,依旧那么鲜明。

    她看着他,直视着他,缓缓开口:“穆儒风,我都说了,我不会再回到你身边去了。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再回去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还是没能学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说出这番话时,情绪便有些崩溃了,在穆儒风站起身想要朝她走过来的时候,她惊慌的转身,逃也似得离开了咖啡屋。

    路上的积雪已经有些厚了,穆晴挽才跑了没几步,就踉跄一下,摔在了雪堆里。

    身后响起那叮叮当当的声响,她知道是穆儒风追来,不敢停留的站起身。

    “小挽。”

    那一声小挽直击心扉,她脚步一顿。

    穆儒风站在门栏上,静静的用一种纠结的眼神望着她,“我知道你的心意了,我会离开……但是这家咖啡屋,是用你的名字买下的,就当是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吧。请务必帮我打理好它。”

    “……”穆晴挽没有说话,脚步却也最终没有再往前迈开。

    身后安静了片刻,才响起脚步声。

    他从她身边走过,微做逗留,但最终还是大步朝前走去。

    直到那脚步声彻底消失不见,穆晴挽才热泪盈眶的抬起头来,目光四下里搜寻,却已再也找不见他的身影。

    此一别,大约真的是天长地久了吧!

    也好,如此,便可静相两忘了!

    ——

    这一晚,穆晴挽失眠了。

    辗转一整个晚上,第二天顶着一双熊猫眼来到咖啡屋。

    咖啡屋的门已经开了,隔着橱窗可以看见卫灵已经在里面打扫了。

    穆晴挽站在街头对面,静静的看着那家坐落在街角最不起眼位置的咖啡屋,眼中便又有眼泪涌上来。

    她赶紧仰起头,不让眼泪落下来。

    昨天晚上她哭的够多了,现在两只眼睛都疼的要命,再哭,她怕会瞎掉!

    “小晚。”卫灵看见她进屋,利落的从凳子上跳下来,手里挥舞着抹布迎面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早上好。”卫灵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她是一个很乐观向上的女孩,正因为如此,穆晴挽跟她在一起的这几个月里,伤口才能愈合的那么快。

    “你的脸怎么了?还有眼睛,又红又肿?哭了吗?”卫灵一眼就看出她的异样,实在是太明显了。

    穆晴挽低下头,摇摇头,“我没事。你这么高兴,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对啊。”卫灵眼睛里都泛着光,拉着穆晴挽情绪也很是激动,“我要跟江寻……回家见家长了。”

    “这么快?”穆晴挽微微惊讶。卫灵红着脸解释:“其实我们早就确认关系了,一直在半温不火的交往着。江寻是孤儿,从小就是奶奶把他拉扯大的。现今奶奶年纪大了,身体总是不好,她一心牵挂着江寻,我想跟他回去看看,好安

    安她的心。”

    “嗯。”穆晴挽点点头,细微感动,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串手链:“这个……送给你。”

    “这是什么?好漂亮啊,你什么时候买的?”

    “这是我的手链,但我不大爱戴这个,不值什么钱,但送给你,代表着我对你和江寻的祝福。”

    “谢谢你小晚,你对我太好了。”卫灵爱不释手。

    当晚,下班以后,卫灵拉着穆晴挽去街边小摊上,和江寻一起吃了一顿告别饭。

    江寻要回去照顾奶奶,卫灵打算跟着他去,在他家那边的城市找工作,跟他一起分担生活中的苦与乐。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