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老爷子看完那些铁证,激动了好一会,又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好半晌以后,才缓缓的开了口,似是叹息:“那一年我下海经商,因为没有任何经验,遇到的第一个合作方,竟然是个骗子。骗走了我身上所有的钱不算,甚至还把我的身份证和护照都偷走了。当年那

    艘船上,去的都是下海经商的朋友。当时没有人肯出手相帮,如果不是肖胜,恐怕后面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没有那第一桩生意,也就没有如今的薄家。唉……”薄父心疼的看着年迈的老父亲,责备的瞪了一眼薄允熙以后,转头去安抚年迈的老父亲:“爸,我知道肖家对于咱们家的恩情,是一辈子也偿还不了的。无奸不商,可以说每一个商人手上,都或多或少

    沾了些血。不过……”

    他偏头看了眼桌上的那些照片,“不过这件事,肖胜确实做的过了点。他出卖的盟友,据说是跟他一起从艰难时期打拼过来的。”

    肖胜的为人不用多做解释,可是这跟两家的联姻,并没有半毛钱关系。薄允熙道:“我不管,爷爷,我们当初说好的,只要我证明肖筱人品有问题,就取消这门婚约。照片上的这个男人,我调查过了,跟肖筱已经秘密交往了五年,是她的前男友,之前肖筱还为了他打过胎

    ,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好像又旧情复燃了。既然人家心有所属,那我们还是不要棒打鸳鸯了。爷爷,您说呢?”

    薄老爷子睨着他,“臭小子,取消这门婚事也不是不行,但我还有一个条件。”

    “不是吧爷爷?咱们可是说好了的……”

    “我也没有反悔啊,但我现在有个附加条件。”

    薄允熙心头顿时涌上来一股不好的预感,因为他已经感受到来自老爷子眼底的那一股子“阴谋”的气息了。

    虽然他知道这是个坑,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什么条件?”

    老爷子会心一笑,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星期以内,带女朋友回来做客。”

    “什么?一星期?”薄允熙失笑,“爷爷,这就算是去菜场挑选萝卜白菜,也没这么随便吧?一个星期我到哪找女朋友去?”

    “那我不管。”老爷子嘟嘴,不悦:“我帮你取消了肖家的婚约,你总要给我点回报。”

    “可是肖家的婚事,又不是我自己定的……”薄允熙欲哭无泪。

    “那也是你的婚事,谁叫你是我薄家的男儿,是我的孙子?”薄老爷子笑嘻嘻的看着他,一脸得意洋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抗议!”

    “抗议无效。驳回抗议!”

    “不是……这……凭什么啊?”

    老爷子微微一笑,“傻小子,凭我是你爷爷啊。”

    薄允熙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老爷子又笑眯眯的补充道:“记住了,你要是敢弄假的回来,后果自负哦。”

    “我……”

    薄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千万不能弄假的,不然依你爷爷的脾气,假的也给你弄成真的。所以,慎重!”“爸,”薄允熙都要哭了,抓着自家老爸哭诉,“你说爷爷这算不算是耍赖?明明当初说好了的,只要我证明肖筱人品有问题,就取消这门婚事的。现在我证明了整个肖家都有问题,又来给我提条件。一

    个星期内找到女朋友,找个充气的还差不多……”

    薄父同情的看着他,“那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依我对你爷爷的了解,假如你真敢找个充气的,他真敢接受!”

    “爸……”

    薄父笑笑,面无表情的抽回自己的手,丢给他一个“你自己保重”的眼神,转身跟着老爷子身后离开了。

    ——

    “什么?一个星期内找到女朋友?你爷爷不是认真的吧?”这是黎康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

    相比之下,薄允熙受刺激以后,反而显得平静了。

    “天哪,你爷爷真是太狠了。”黎康瑟瑟发抖,又忙掏出手机,低着头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点着什么。

    “是啊,你也觉得吧?我爷爷不是我爷爷,我爸爸不是我爸爸,我妈也不是我妈,我哥也不是我哥……我现在严重怀疑,我一定是小时候被他们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区别对待太明显了!”

    薄允熙哀嚎了一阵,转头却发现黎康还在点着什么。

    不由问道:“你在干什么?”

    黎康头也没抬:“这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当然是发朋友圈,艾特一圈了。”

    薄允熙:“……”

    黎康嘿嘿的笑:“你放心,等朋友圈发完,我就给你上网看看,有没有新款充气的,那么多靓女,总有适合你的。”

    “猥琐!”薄允熙嫌弃的瞥了他一眼,拿着外套起身往外走。

    “哎,你去哪啊?”黎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薄允熙没有回头,摆摆手:“去找女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