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混蛋,流氓!”唐木又羞又臊,挥舞着拳头捶打身下的男人。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而薄允熙的第一反应,就是在受到攻击的时候,阻挡攻击。好在唐木的力道不大,他两只手很轻易的就捉住了她的手腕,一个翻身反客为主,并将她双手按在头顶,不让她乱动。

    可因此,他此时此刻就相当于“赤身裸体”的压着唐木了。

    虽然是很冷的冬天,外面还在飘着雪花,但家里边开着暖气,温暖的像春天。

    唐木平时最喜欢穿的就是短裤,配低领毛衣。

    出门会穿厚厚的羽绒服,回到家就会觉得热,脱掉羽绒服。

    因此现在的唐木,其实穿的也不是很多,短裤配低领毛衣,在这冬天的夜晚,尤其是在此时此刻,很是单薄啊。

    薄允熙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腿就这么碰到了她的腿……

    滑腻温柔的触感,竟然让一向脸皮厚的他,也微微红了脸颊。

    唐木反应比他更甚,整个脸更红了,鲜艳欲滴,浑身浑身都不自在。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第一次跟男生有这么亲密的接触……

    “薄允熙你臭流氓,你放开我……”唐木叫着,双手动不了,就拼命的动着两只腿。

    薄允熙为了防止受到攻击,只能拼命的压制。

    磨磨蹭蹭之下,薄允熙只觉得系在腰间的浴巾一松。

    他动作一顿,唐木目光很不巧的往下一瞥……

    气氛一度僵硬。

    四目相对,正宗的大眼瞪小眼。

    这么一瞪不要紧,唐木惊讶的发现,原来大眼睛并不是女生的专属,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又大又圆,还很有神,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看上去真的好漂亮啊。

    不笑的时候,漆黑的眼瞳里倒映出认真,像一片澄澈见底的湖泊,静谧而温柔。又像是一面干净的镜子,能够将人心照的透彻而明亮。

    薄允熙眨了眨那双自带温柔滤镜的桃花眼,也认真的盯着唐木的眼睛。

    唐木的眼睛,同样的澄澈如镜,尤其是此刻盯着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底折射出熠熠的光彩,没来由的看的他一阵脸红心跳,耳根发烫。

    “木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有我的多毛,一整天没见着了……”

    走廊外,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以及薄母喃喃自语的声音。

    不过一秒钟时间,她已经走到了薄允熙的房门口,“允熙……”

    只来得及叫出薄允熙的名字,待看清楚了被薄允熙压在身下的唐木,再看见薄允熙系在腰间的那条白色的浴巾,此刻正以一种很是妖娆多姿的形态搭在他的臀上……

    薄母整个人都彻底呆住了,下意识的捂住了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

    十分钟后,薄允熙穿戴齐整,慢吞吞走到了薄父的书房门口。

    抬手,叩门。

    “进来!”薄父严厉铿锵的语气隔着门传来,吓得薄允熙“虎躯一震”。

    他生平最怕的,就是他老爹!

    既来之,则安之。他这样安慰自己,抬手拧开门把,推门而入。

    他推门进来的一瞬间,迎面一本书便直朝他的面门砸过来。

    “啊——呀——”一声长长的惊呼,薄允熙让的飞快,但还是不可幸免的,脸颊被稍稍擦伤了一些。

    “啪嗒”一本书掉在了自己脚下。

    薄允熙低头,看见“世界未解之谜”几个大字,顿时整个太阳穴都跟着突突的跳起来。

    这本书,是他亲爱的爷爷最爱看的。

    能敢用这本书砸他的,只有薄老爷子。

    薄允熙一边弯腰捡起那本书,一边缓缓抬起头来。

    果然,端坐在书桌前的那一位,不是别人,正是薄家的老爷子,薄允熙跟薄斯幸的爷爷。

    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对着薄允熙瞪着虎目的,才是他老爹。

    再往旁边,还有他一脸无奈加无辜的最亲爱的老妈!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意外,惊动了这么一大家子,薄允熙厚着脸皮进来,面上看似无奈,心底里的如意小算盘却已经打的噼啪响了。

    “爷爷,爸,妈。”

    “逆子!”薄允熙话音刚落,劈头盖脸朝他砸过来的就是自家威严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