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薄允熙冲进屋子里,扑向端坐在床上那只优雅的像贵族一样的多毛犬。

    他本来就不太喜欢宠物之类的东西,尤其是这样的浑身毛茸茸的动物,摸着都觉得毛骨悚然。

    因此在多毛出现在这个家里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抱过它,为了避免跟它接触,都是尽量绕道走。

    可是现在,愤怒早已将他的理智都燃烧殆尽,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朝那只毛茸茸的狗狗扑了过去。

    他发誓,他今天一定要弄死这只狗!

    跟他争宠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在他的卧室里撒野……

    他床上那床洁白的被子,可是全新的,绸缎的,今天刚换上的啊~~

    “多毛。”一道清脆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

    薄允熙动作微微一顿的瞬间,多毛就机敏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撒开四只小短腿,奔向门口。

    薄允熙回头,首先看见的是一角白色的拖地裙摆,多毛摇着尾巴跑过去的时候,那人微微蹲下身,裙子便洒在了地毯上,很是好看。

    “多毛,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我找了这么久。”

    不错,此刻站在房间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多毛的主人,唐木!

    “唐木,你看看你的爱狗做的好事!”薄允熙失控的指控。

    唐木抱着多毛站起身,一只手托着多毛,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多毛白色的柔软的毛,“怎么了?我知道你不喜欢狗,不过也不用这样吧?多毛很可爱的,而且它不会伤害人。”

    “可爱?呵呵呵呵~~~”薄允熙干巴巴的笑了几声,伸手指着洁白的被褥上,那一坨黑色的便便,气到不行:“你看看,这可是铁证!”

    他有证据他怕什么?铁证如山,他还怕讨不回公道?

    他已经看那只狗不爽很久了,正好借今天这个机会,好好的整治一下这只多毛犬!

    唐木无视他脸上五彩缤纷的神情,转眸朝床上看了一眼,嫌弃的皱了皱眉:“你床上怎么那么脏?”

    “我的床本来很干净,这都是你的狗弄的,它在我的床上……在我的床上……”薄允熙实在是说不出来啊,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只想掐死那只狗,掐死那只狗!

    敢在他薄二爷的床上拉稀撒尿,它这条狗命怕是不想要了!

    “把它给我!”说着,薄允熙人已经到了唐木面前,伸手就要来拿多毛犬。

    唐木避开:“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断定那是多毛干的?多毛一出生就是我带的,卫生习惯可好了,它是不会随便弄脏别人的床的。”

    薄允熙感觉自己气的快要升天了,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有其狗必有其主!

    用来形容唐木跟她的狗,真是太贴切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唐木挑衅的挑眉,见薄允熙瞪着她,便挺胸抬头,毫不示弱的瞪回去。

    薄允熙深呼吸,再深呼吸,“我不想跟你说那么多,三秒之内,你最好把那只狗交出来,否则……”

    “否则怎样?”唐木不仅没有半点退缩,反而迎难而上一步。

    “否则……否则我就硬抢了!”

    话音刚落,薄允熙的手便伸了过来,劈手就来夺唐木抱在怀里的多毛犬:“给我,给我。”

    唐木急的大叫:“薄允熙,你个疯子,你松手,听到没有?伤了多毛,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我不管,这只狗毁了我的绸缎被面,我今天必须要了结了它的狗命!”薄允熙气的同样大叫。

    “你们在干什么?”另外一道呵斥,终止了这场狗狗争夺拉锯战。

    薄母从走廊那头走过来,劈手一巴掌拍在薄允熙背上:“你干什么欺负木木和多毛?”

    薄母这一巴掌是真下手,力道也是实打实的。

    薄允熙被这一巴掌拍的跳起来,松了手,又赶紧一把拉住薄母的手,撒娇:“妈,多毛在我床上方便!我的一床绸缎被面,已经被它毁了!”

    “什么?”薄母大惊失色。

    薄允熙心中大喜,赶紧再接再厉:“所以我要找多毛算账,想要教训一下多毛,唐木却死活护着她的狗……”

    “不可能的。”薄母笃定的声音生生打断了薄允熙的诉苦,“多毛很懂事,是个很讲卫生的好孩子,它怎么会不经过人同意,就在你床上方便呢?不会的,一定不是多毛干的!”

    “……”薄允熙无语了。

    薄母才不去管他,转身对唐木笑了笑,又伸手去逗弄多毛:“有没有吓坏我们的小家伙呀?乖乖。”

    “妈,”薄允熙拉过自家和蔼可亲的老妈,“你讲讲道理好不好?那坨狗屎还在我床上放着呢,你要不相信,就去看看……”

    薄母白了他一眼:“就算是多毛干的又怎么样?不就是一床被面吗?明天我给你买十张一模一样的回来。”

    说完,不顾自家儿子,转身又去逗狗去了。

    薄允熙仰天,欲哭无泪。

    他现在严重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是他娘捡来的了。

    以前专宠大哥也就算了,后来来了大嫂,专宠大嫂,也算了。唐木来了,她宠唐木,也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