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光如梭,弹指间已经过去了四个月的时间。

    城市在人们的喧嚣和忙碌中越发繁荣昌盛,O城在初冬这天,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初雪。

    晶莹的雪花从天空中洋洋洒洒落下,给这冬天,增添了一种别样的精致。

    柳柳被一家子闹哄哄的七大姑八大姨簇拥着站在自家门口,等待着客人的来临。

    广袤无垠的草坪中间,一条泊油路蜿蜒而来,黑夜尽头,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缓缓驶来,车灯闪烁,最终在奢华如古堡的别墅门口停下。

    司机撑开一把雨伞,将从头顶飘洒而下的雪花遮挡。

    后车门打开,一双男士鹿皮皮鞋首先映入眼帘,随后便是一截笔直的西装裤管。

    齐聚在大门口的女人们齐齐的噤了声,一瞬间,仿佛周遭只剩下雪花轻轻飘落在伞顶那几不可闻的声音。

    然后,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姿,倒映在门口的那群女人们的眼中。

    “……”有片刻的寂静。

    柳柳在看见来人时,反而是轻松了下来,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嘴角。

    而那人也正用一种“全世界只剩下你”的眼神,跟站在台阶上的柳柳相互对视着。

    片刻的寂静以后,随之爆发的是柳家的女人们的惊叹和低语——

    “天哪,这就是柳柳的未婚夫么?长得真是……逆天啊简直。”

    “是啊,不愧是军人出身,你看看他的腰板,他的腿,他的曲线……真是太合我的意了。”

    “我们家柳柳真是好福气,二十六岁,终于觅得良人,可以嫁出去了,呜呜……”

    听着这些,柳柳早已见怪不怪。

    柳家在O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跟霍家不一样,是商贾出身。

    若问柳家最出色的是什么?不是生意,不是男人们,而是这些总是会聚在一起呱噪的,却又异常和睦的柳家女人们。

    几乎每一个柳家的女孩,在遇到生命中的那个白马王子的时候,都会经过这七大姑and八大姑们的“筛选”、“过滤”,无一幸免,且她们对此乐此不彼。

    当这一切落在初来乍到的男人眼中,却成为了柳家特殊的待客之道。

    柳家的女婿们,每一个都是很出色的,柳柳对自己的白马王子显然是信心十足,所以从最开始,她也没有过多的紧张。

    对于夹在这么一大帮子女人中间,等着未来夫婿上门提亲这桩事,她本来是不大赞同的。原本还想悄悄溜掉,但却被七大姑们看的很紧。

    不过现在,耳边听着那些对霍昱洋的赞美,柳柳却感觉很受用。

    听见她们夸赞霍昱洋的时候,更好像是在变相的夸赞她一样。

    车就停在大门口的阶梯下,很短的一段路程,霍昱洋却好像走了很长时间。

    他今天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里面搭配的是紫罗兰的衬衫,以及一条浅灰色的领带。不管怎么样,他的身板就摆在那,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很有型和好看。

    他终于走到了柳柳的面前,柳柳笑了笑,刚想走过去,手腕却被人拉住。

    “这位难道就是我们今天的客人么?”

    柳柳回头看向拉住自己,并且开口说话的五姑,顿时觉得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

    所有的姑姑当中,柳柳最怕的就是这个五姑姑,因为她的脑回路画风清奇,总是会想到很多整人的点子。她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只需要几句话,就能让一个人原形毕露。

    柳柳担忧的看向霍昱洋。

    柳家的这道门,对于柳家的女婿来说,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其实她昨天晚上已经跟霍昱洋通过长途电话,在电话里告诉他一些要注意的细节。

    但是她现在,还是不由的担心了。

    霍昱洋仿佛看穿她的小纠结,冲她温柔的笑了笑,用眼神宽慰她不用担心。

    然后便转头,对着五姑姑微微颔首,单手抬起放在胸前,行了一个十足十的绅士礼。

    “是的,我是。五姑姑你好。”

    霍昱洋不卑不亢的态度,显然很让五姑姑欣赏。并且他一开口就认出了她,而且喊的是五姑姑。

    五姑姑点头,不代表其他的姑姑婶婶们也都点头满意。

    三婶顿时站了出来,不满的道:“我们柳柳都从暖城回来两个多月了,你怎么才来提亲?”

    其实这事说起来,还颇有几分内容。

    这一晃而过的四个月里,霍昱洋和柳柳,可没少遭受双方家族长辈的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