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柳柳整个人都僵硬了。

    霍昱洋……竟然亲吻了她???

    不厌其烦的,孜孜不倦的,覆盖在她唇上的他的唇,柔软温热,像果冻,像蜜饯糖果。

    最让她感到震惊的是,她竟然一点儿也不反感他这样。

    甚至……还有几分喜欢。

    老天,她的脑子一定是秀逗了,才会这样想的!

    在不得到允许的情况下,这就是侵犯,侵犯!!!

    柳柳思绪飘了好一会,才后知后觉的渐渐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去推他,但两只手都被他攥在手中,整个人都被他禁锢在怀里,她的反抗,简直是牛毛。

    她睁着眼睛,看到的是霍昱洋认真痴迷的脸,他反复纠缠着她的唇瓣,尽管她死死的咬着牙关,他也很有耐心的品尝着她的唇。

    身体受制于人,嘴还可以动。

    霍昱洋,是你先侵犯我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柳柳心里这般想着,闭了眼,张口咬下去……

    “唔……”

    一声低低地痛呼,唇上的温热感也随即消失了。

    她睁开眼,便看见霍昱洋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的伤口,好在咬的不重,但还是磕出血来了。

    “你还真舍得下嘴啊!”霍昱洋不满的控诉。

    柳柳挣扎:“你放开我,再这样我要告你非礼了。”

    霍昱洋咧嘴笑笑,却牵扯到伤口,又赶紧收回笑容:“我亲我自己的女朋友,好像不犯法?”

    柳柳面色涨红,咬着牙反驳:“谁是你女朋友?”

    “你啊。”霍昱洋不仅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她拥的更紧了,将她满满搂在自己怀里,一脸的满足:“你都当着我爸的面,当着那么多战士的面,说我是你男朋友了。”

    “那是我故意说来,申请可以来D小镇拍摄的!”柳柳反驳,但明显底气不足。

    霍昱洋却只是傻乐:“我不管,当着那么多人面说出来的话,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收回去。”

    “你……”柳柳干脆转过头去,气鼓鼓的不说话。

    反正她也说不过他。

    谁叫之前那话的的确确是从她柳柳的口中说出来的呢?

    “生气啦?”

    “……”

    她红红的脸颊看上去十分可爱,再没了以往的那些尖锐冰冷,此刻的柳柳是有平凡人的情绪的。

    霍昱洋笑着,低头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心满意足。

    “你……”柳柳回头瞪着他,“流氓!”

    “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关于李冉冉的事情,我可以跟你解释的。”

    “我不想听。”柳柳别扭的转过头去。

    她才不想听任何解释,她向来只相信自己亲眼看见,亲耳听见的。

    况且,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为什么要听他那所谓的解释?还要在这里跟他纠缠不清?这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浪费时间!“不管你想不想听,我都是要解释的。冉冉是李长官的女儿,打小身体就不好,有先天性心脏病,李长官就这么一个女儿,疼的不得了。我只拿她当妹妹,今天晚上你所看见的,只是我安慰小妹妹的,

    再过两天,她就要去上学了,会暂时离开这里。小姑娘的情绪敏感的很,我只是顾及李长官和她的身体,所以才那么说。”

    他一口气说了很多,几乎是不间断的。

    不可否认的,尽管柳柳嘴上说不想听他的任何解释,可是在听了这一番话以后,她心里还是实实在在的舒服了不少。

    霍昱洋眸光诚恳的看着她,“谁还没有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况且,我也并没有应答什么,身为哥哥,我只是想保护好妹妹而已。真的没有其他。”

    “那你对我呢?我们什么都不是,你现在……你现在又对我做这些?”

    又搂又抱,还亲嘴儿?

    算什么?

    柳柳憋屈。

    禁锢在她腰间的大手松了开来,攥紧她手腕的大手,也变成了跟她十指相扣。

    她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抬眸对上了霍昱洋那双熠熠的眼。

    “其实你不知道,来D小镇的这几天,我一直都很想你,每天晚上都想你,想你想的睡不着觉,连胃口都不好了。”

    他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带着一丝丝的诱哄,听的柳柳心里头一阵没由来的酥麻。

    大约这世界上的女人都是差不多的,都喜欢听男人低声细语的说这些情意绵绵的话。

    柳柳的心再坚强,终究是个女孩子。

    在霍昱洋这样强势直白的告白之下,也是抑制不住的怦然心动。

    她丝毫没有发现,此刻的自己,已经完全褪去了那层冰冷坚硬的外壳,变得跟所有恋爱中智商为零的女人一样,娇羞、口是心非。

    她甚至不敢去看霍昱洋那灼灼的眼神,只能眼神飘忽着,继续假装强硬:“你是不是跟每个女孩子都这么说过?”

    “不。我只给你说。”

    霍昱洋牵起她的手,让她的手指轻轻触碰到他柔软的唇。

    柳柳的手指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只是一个简单的触唇动作而已,她却立刻脸红心跳,小鹿乱撞起来,并且很不好意思的垂下眸子来。

    “刚刚那是我的初吻!”霍昱洋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人家很珍视这个初吻的,高中的时候就发誓,不管是初吻,还是初y,都一定只给未来的老婆。”

    “胡说!”柳柳羞的不能自已,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此刻,只想没出息的转身逃离。

    霍昱洋嘿嘿的笑:“我说的都是真的。等摆平了D小镇这边的土匪,回到暖城我们就结婚。”

    “我还没同意嫁给你呢……”

    “那我的初吻都给你了,你怎么能不负责任?”霍昱洋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好像刚刚被侵犯的人是他一般。

    柳柳跺脚:“那还是我的初吻呢……”

    她都没找他算账,他倒恶人先告状了!

    霍昱洋开心的将她一搂,低头在她额头轻啄了一下:“好好好,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任的。,”

    柳柳:“……”

    怎么好像绕老绕去,最终还是她被绕进坑里去了?

    没给她想明白的机会,霍昱洋便弯腰将她打横抱起,“走,回家!”

    因为惯性,柳柳不得不下意识的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霍昱洋却不允,语气和眼神一样宠溺:“地上又黑又脏,还是我抱着比较放心。”

    ——

    D小镇本来就不大,一路被霍昱洋这么抱着,大剌剌的从村头一直走到他的居所,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柳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埋首在他胸口,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禁不住的红透了一张脸。

    反观霍昱洋,却兴高采烈的像新郎官,正抱着新娘子进洞房似的,看的柳柳一阵咬牙切齿。

    终于到了他的居所,柳柳迫不及待的从他怀里跳下来,立马往后倒退几步,“为什么带我来你这里?”

    难道没给她安排个住所什么的吗?

    霍昱洋仍旧是浅笑,在柳柳看来,今天晚上是她见过的,霍昱洋笑的最多的一次。

    原本帅气凛冽的霍局长,分分钟化身霍大傻,咧着嘴也不知道在乐什么。

    “小镇上房子本来就不多,今天又来了这么多的战士,现在已经没有空房间了。反正我们迟早都是要结婚的,就住一个房间,没什么大问题。”

    “谁说没有大问题了?”柳柳叫道,“孤男寡女……成何体统?”

    霍昱洋挑眉,看见她这般认真可爱,就忍不住的想多逗弄一下。

    于是,抬脚一步步靠近过来:“柳儿,我知道你害羞,不好意思。不过,良宵苦短,我们要不要抓紧一下时间?”

    柳柳一个哆嗦,“你别过来!”

    可霍昱洋才不会听她的呢,话音刚落,就已经扑了过来,直接将她兜进了怀里。

    “霍昱洋,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就……我就……”

    霍昱洋饶有趣味的看着她,满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问道:“你就怎样?”

    柳柳语塞。

    她能怎样呢?

    是她先承认的,说他是她的男朋友!还是当着他亲爹的面……

    现在一想到当时霍镇清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就觉得有种被这父子两算计了的感觉???

    唉~这下真的是玩火自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正胡思乱想着,脚下忽然一轻。

    她反应过来,霍昱洋已经再一次将她打横抱起。

    “你干什么?”柳柳惊慌,“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霍昱洋挑眉,已经将她放在凳子上坐下,听见她这么说,不由抬眸,不怀好意的追问:“你什么没有准备好?”

    见他一边给自己脱掉那沾满了泥浆的鞋子,一边问,柳柳顿时察觉自己会错意了。

    他只是想帮自己脱掉那脏兮兮的鞋子而已……

    可她的思想,却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

    真是羞耻……

    “没……没什么。”

    她只好咽了咽口水,目光飘移底气不足的含糊解释。

    霍昱洋看了她一眼,没再刁难她。

    帮她脱掉了鞋袜以后站起身,“坐着别动,我马上就来。”

    说完,出了门去。

    但很快又回来,手里多了一盆热水。

    他将热气腾腾的水盆放在她脚下,撸起衣袖,大手握住了她冰凉的脚踝。

    柳柳心底微微触动,脚趾也微微不自在的蜷起。

    待冰凉的脚被放进温热的水里,那温暖的感觉将冰寒驱赶,她才稍稍舒服了一些。

    “舒服么?”霍昱洋大手同样浸泡在热水里,微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过她光洁的脚背,像是带着某种不知名的电流,让柳柳有些心跳加速。

    “嗯。”她轻轻点头,垂眸看脚。

    霍家的声势她不是第一次听说,霍昱洋作为霍家这一代唯一的儿子,想必从小到大,也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今天他这样纡尊降贵的给自己洗脚,可见他对自己,应当是真心实意的。

    想起之前自己还给过他一拳,他那鲜艳的红唇上,还残留着被自己咬下的伤口,柳柳心中有几分过意不去。

    她过来的匆忙,除了相机和一些书啊杂志啊什么的,根本没带一件衣服。

    可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脏兮兮的了。

    于是没办法,她只好换下了霍昱洋的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