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王卫跟李长官的警卫员走远了。

    柳柳才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咬咬唇,抬脚上前。

    “叩叩叩——”轻轻叩响门扉。

    可是屋子里,却没有人应声。

    于是,她再次叩了叩门。

    可是屋内仍旧没人应声。

    难道不在家?

    柳柳纳闷,伸手推了推门扇,门便打开了。

    屋子不大,也很简陋,站在门口就能将屋子里所有都收进眼底。

    不过被收拾的很整洁,被子叠放的很整齐,桌上的茶具也都摆放的十分整齐,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赶了几个小时的路,柳柳的腿脚都软了,便坐在凳子上,等着霍昱洋回来,顺便理一理思绪,想着等他回来,应该要怎么打招呼,才不会显得那么生硬,又不尴尬?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门口传来说话声——

    “我到家了。”

    清朗的男声,听的柳柳心头一震。

    刚站起身,便又是一道稚嫩的女孩子声音传进耳中:“霍家哥哥,我爸说了,我现在还小,想谈恋爱,至少得等到十八岁以后。你……你会等我么?等我长大?”

    柳柳动作微微一滞,她已经站起身,转头便能看见站在夜幕下的那对年轻男女。

    高一点的,是霍昱洋。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只到他下巴的小女孩。

    脸上稚嫩,估摸着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扎着一个马尾,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望着霍昱洋,十分清纯可爱。

    她微仰着头,用期盼的目光看着霍昱洋,在为她刚刚的问题,等一个满意的答案。

    柳柳没有太在意。

    因为她知道,霍昱洋是不会摧残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的。

    而他已是快要奔三的人了,不可能会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产生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脑海中一个念头尚未转过,视线中便见霍昱洋抬手,宠溺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笑着说道:“好呀,那冉冉要快点长大哦,还要变得很优秀才行。”

    被称作冉冉的小姑娘,脸上顿时绽开了鲜艳的花来。

    用力的点点头,“嗯,霍家哥哥,你可一定要等我,一定一定哦。”

    “嗯。”霍昱洋同样点点头,仿佛答应的很慎重。

    屋子里的柳柳一颗心顿时沉下去,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之间,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那霍家哥哥,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冉冉笑着跟霍昱洋挥手作别。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不见,霍昱洋才面带微笑的转过头来。

    只是很不幸的是,他刚一转头,迎面就是一记拳头砸过来。

    他反应极快,却还是没有幸免。

    那拳头便擦着他的脸颊挥了过来。

    “砰”的一声,霍昱洋还是被那股力道砸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脸颊上一阵钝痛,随即一股血腥味从口腔溢出。

    等他抬头,却只看见一抹纤瘦的身影,匆匆消失在黑夜中。

    霍昱洋盯着那黑影,重重一愣,才反应过来:“柳柳?”

    ——

    D小镇不大,但在黑夜里奔跑,很容易迷失方向。

    柳柳初来乍到,哪里都不认识,揍了霍昱洋一拳头以后,便无头苍蝇似的狂奔。

    等她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才发觉自己已经出了D小镇,此刻正站在一片黑漆漆的山岗上。

    周围什么也看不见,她失去了方向。

    回头仍能看见D小镇的灯光,只不过她现在不大想回去。

    脚上的鞋子已经溅满了泥浆,牛仔裤也都脏的不成样子,可她却顾不得这些。

    眼睛酸涩的厉害,一抬手,便有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倔强的想要把眼泪憋回去,伸手去抹,却越抹越多。

    反正四周无人,她便索性不再压抑自己,蹲下身来抱着双膝,呜咽出声。

    “混蛋、伪君子、可恶、王八蛋!!!”

    嘴里呜呜浓浓的骂着,哽咽的哭着,心里却很难过。

    从小秀跟马克死去的那一刻开始,曾经那个活泼开朗爱交朋友的柳柳,似乎也跟着一块死了。

    这么多年,她一直身处梦魇。

    不敢交朋友,不敢动感情,不敢跟任何人交涉……

    她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学功夫,变得冷情冷性,只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早一点找到那帮挨千刀的小混混,替小秀和马克报仇。

    可是人算始终不如天算。

    她终归还是对霍昱洋动了心。

    只可惜,她识人不清。

    这家伙竟然是个实打实的混蛋!

    枉她为他担心,为他牵挂,还跑来这里找他,却不知他竟然跟别人许下诺言!

    有脚步声在身后响起,那皮鞋踏动泥浆的声音,想让她忽视都不行。

    她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

    回头便看见霍昱洋。

    他手里打着手电,脚上穿着靴子,看见柳柳,脸上浮现笑容。

    “真的是你?”

    他说着,抬脚就要走过来。

    柳柳却再次握起了拳头,“你再靠近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霍昱洋无奈,他的脸颊刚挨了一拳,还疼着呢。

    舔了舔隐隐作痛的嘴角,抗议的看着柳柳:“你真下手啊?”

    柳柳懒得搭理他,郁结了好久的相思,都已经转化为怨气了。

    此刻她只想弄一个沙包,上面刻上霍昱洋的大名,一顿拳打脚踢!

    霍昱洋看着她,“我都听王卫说了,你是专门来找我的?”

    “不是!”

    她真后悔。

    早知道他在这里有美女相伴,她还着急个毛?还担心个毛?还失眠个毛?

    霍昱洋却笑:“那你怎么当着我爸的面,说我是你男朋友?”

    “没有……”柳柳条件反射的回答,顿时觉得哪里不对,瞪大眼睛:“那是……你爸?”

    霍昱洋失笑,爽朗的笑声,将他俊脸衬的越发温柔:“是啊,那是我爸,霍镇清。”

    “……”柳柳怔住。

    难怪她总觉得,那个中年军官,跟霍昱洋有几分相似……

    原来是他爹!!!

    霍昱洋瞧着她失神愣住,受到不小的震惊的样子,笑容越发愉悦起来:“怎么样?这算不算提前见家长了?”

    柳柳收回心神,“见家长?你刚刚不还对着那个小女孩许下诺言?霍昱洋,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无耻的人!”

    “我哪里无耻了?”

    “你……你对着人家未成年的小姑娘调.情还……还不算无耻?”柳柳一脸嫌弃加郁闷。

    她竟然会看走眼?

    NO……

    “我什么时候对着小姑娘调.情了?”霍昱洋一脸无辜。

    柳柳面色变了又变,最后实在没辙,只憋出两个字来:“无耻!”

    他不承认,她也不想再纠结。

    转身要走,手腕却蓦地一紧。

    紧接着,被那股霸道的力量往后一拽,她整个人就直直的撞进了他的怀里。

    柳柳挥拳就朝他英俊的脸砸去,但这一次,拳头却没能砸中他。

    霍昱洋抬手,很轻易的便将她的拳头握在了掌心之中。

    “你放开!”柳柳挣不脱,又羞又恼。

    她学过武术又怎么样?

    霍昱洋是个大男人,还是个当兵的,制服她,小菜!

    “不放。”霍昱洋心情却十分的好。

    在她挣扎的时候,顺势将她抱在怀里。

    柳柳气的脸色通红,却只能干瞪眼。

    “霍昱洋,你混蛋,你无耻,你可恶……”霍昱洋笑,二话不说,低头便封住了她的红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