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秋雨绵绵,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也没见天气放晴的预兆。整片天空都阴沉沉的,压抑的人的心情也跟着不大好了。

    柳柳独在在窗前已经坐了大半天,她手里握着笔,姿态端正的书写着一行行娟秀的字体。

    今天是霍昱洋带队离开的第五天了,在他离开的第二天,柳柳就从各方面打探到这次行动的消息——

    边塞小城,土匪猖獗,久治不衰。

    霍昱洋是临危受命,被派遣去围剿土匪。

    他带了一个小分队,去边塞跟那里的驻守战士集合……

    柳柳从不知道,在这样一个太平盛世,竟然还有土匪猖狂。得知消息以后,她上网查了很多,别说,还真有点小道消息——

    一年中要爆发至少五次的混乱,小镇上的居民早已被迁移,留守在那里的,不过是国家的战士,坚守着边塞要道。

    而至于为什么打了这么多年,那帮土匪依旧安然无恙,反而越来越猖獗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身处两国边塞交界。土匪分子中,有本国人士,也有隔壁国家的。

    即便是国家部队剿匪,也不能翻越国界。闹大了就是国际纠纷。

    得知这一切后,这几晚上柳柳都失眠了。

    总是开着灯,坐在床头,握着霍昱洋临走时送她的那片铜钱,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困意席卷,靠在墙上眯几个小时。

    霍昱洋的电话始终打不通,发出去的信息就像是石沉大海,问徐队长,他也只是寥寥两句话带过。再多问,就显得她刻意关心了。

    而每当天亮的时候,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出去,看看霍昱洋有没有回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中的那一股不安也越发强烈起来。

    直到捱到今天,她再也捱不住,提笔写下这一篇申请书,申请去往那座危险的小镇。

    可是申请书才写到一半,部队里紧急集合的号角又吹响了。

    走廊里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柳柳心中亦是狠狠一抖,想也没想的撂下笔,抓过相机背包就冲出门去。

    柳柳几乎是第一个冲到集合点的,徐队长威严的站在那里,同时站在他身边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柳柳并不认识的中年男人。同样穿着军装,看他肩上的勋章,还是个大官!

    “徐队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柳柳顾不得许多,直接走过去询问。

    徐队长下意识的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见他没有什么表示,才回头来回答柳柳的问题:“D小镇那边,出了点小问题,需要支援。”

    “是霍昱洋吗?他怎么样?”柳柳一个激动,直接伸手紧紧抓住了徐队长的手,面色十分紧张。

    “柳柳记者,你别激动,霍局长应该没什么大事,现在是剿匪的关时刻,那边人手欠缺,需要我们的支援……”

    “我也去。”柳柳神色严肃的道。

    “这……”徐队长又下意识的回头看看身边的中年男人。

    柳柳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这次任务的指挥官。

    徐队长既然做不了这个决定,那么她还是直接跟这个指挥官报告,效果或许会更好。

    于是,柳柳没有犹豫的,转身面对着那个很有威严的中年男人,双脚并拢,脊背挺直,对着他敬了个礼:“报告,我申请跟随支援小分队前去D小镇。”

    中年男人看了她一眼,目光平淡,没有过多的苛责,也没有多少温和。只是像一个真正的军官那样,平视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小丫头。

    “你是记者?”

    “是!”柳柳简短的回答,并且快速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了记者证,递给他看。

    男人淡淡的扫了一眼,言归正传:“这次的任务非比寻常,D小镇的情况更比你想象中的要恶劣一千,甚至一万倍……”

    “我不怕!”柳柳挺直了腰脊。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总是会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就好像……父亲的那种压迫感。

    而柳柳盯着这男人看久了,竟然觉得这男人眉眼之间,跟霍昱洋有几分相似。

    可是眼下她想不了那么多,她只想争取到这次跟队去D小镇的机会。

    只要去了D小镇,就能看见霍昱洋。

    只要看见霍昱洋,她的一颗心也就能安定了。

    而她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跟霍昱洋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其实就是霍昱洋鼎鼎大名的父亲,暖城的市兼警察厅的厅长霍镇清。

    霍镇清看了看她挂在脖颈间的相机,“你去D小镇,是为了工作?”

    “是……”柳柳抿了抿唇,又添加了一句:“还有一点小小的私事。”

    霍镇清好奇:“能冒昧的问一句,是什么事么?”

    柳柳咬唇。

    她不太擅长于将自己心里的事情说出来,更加不习惯将自己心底里那份不确定的感情说给别人听。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不说出来,可能这个军官不会同意她去。

    为了能去D小镇,兵行险招一回也不是不可以!

    想到这里,柳柳便大大方方的抬起头来,目光跟霍镇清的目光直视:“我是为了霍昱洋,他……他是我男朋友!”

    一言既出,惊动四座。

    徐队长的脸上闪过惊诧之色,然后便转头,用一种深邃莫测的眼神看了看霍镇清。

    而霍镇清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他只是认真的看了柳柳一眼,便点头答应:“好。”

    他叫来自己的警卫员,一名叫王卫的老士兵,嘱咐:“柳柳记者去D小镇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军人的天职就是绝对服从命令。

    王卫赶紧立正,大声回答:“是!”

    ——

    去D小镇的路途,并没有柳柳想象中的那么艰难,倒也没那么顺利。

    驶出军区以后,又在郊区行驶了一段路程。

    完全驶离城市以后,便是颠簸泥泞的小山路。

    本来路就崎岖不平,加上这接连几天的雨水,便更加难走。

    傍晚时分,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柳柳坐在车内,手上拿着纸笔,写着什么。

    但因为车身的剧烈晃动,她连坐都坐不稳,更别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写字。

    只好停下来,收起纸笔,看向车窗外。

    天色已经渐黑了,因为是下雨天,才下午五点,路边都已经看不清了。

    警卫员王卫好意道:“去D小镇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这三个小时大多都是这样的山路,柳柳记者,你要不眯一会吧?到了我会叫你。”

    大约是因为这几天晚上都没怎么睡好,殚精竭虑的很疲惫,这么一颠簸,还真有了几分睡意。

    一听说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她顿时有点头疼起来。

    只是这么颠了十几分钟,她都有点要晕吐的感觉了,三个小时……

    想想都觉得心寒。

    不如眯一觉,或许一觉睡醒,已经到了。

    然而,她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能在这样颠簸的山路上睡着的,除非她真的已经困到了极致。

    但她没有,所以她一直很清醒。就这样闭着眼睛别颠来晃去的过了半个小时,然后再也忍不住,叫停了车子,下了车在路边干吐。

    王卫一旁看的皱眉,一边递水一边告诉她,还有大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柳柳一听这时间,顿时有种无助感。

    王卫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便道:“其实,战争都是男人的事情,柳柳记者您要是反悔,咱们走的还不远,再转头回去还来得及……”

    柳柳直起身来,望着黑漆漆看不到边的山路,深吸了一口气。

    没有回答王卫的问题,而是直接转身,重新登上了汽车,“司机师傅,继续往前走吧。”

    她既已决定要来,那便是不见到霍昱洋不罢休的。半途而废,向来不是她柳柳的风格!

    况且,于她而言,宁愿再忍两个小时,到达D小镇见到霍昱洋,也不愿意回头,继续在部队里安安稳稳,却提心吊胆的等下去!

    王卫钦佩的看了她一眼,也跟着上了车来。

    汽车继续往前走,颠簸的路程,两个多小时,差点让柳柳怀疑人生。

    不过好在,两个多小时以后,他们总算顺利抵达了D小镇。

    柳柳一下车,没有看见霍昱洋,前来接应的,是常年驻扎D小镇的一名中年军官,战士们都称他李长官。

    李长官看见柳柳,微微有些诧异:“这位是……”

    没等王卫开口,柳柳便上前一步,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新闻社的记者。”

    “记者?”李长官有些意外,不由得多大量了柳柳两眼。

    他以前是跟在霍镇清手下的,自然很清楚霍镇清的脾气性格,像这种时候,破例让支援部队带来一个弱不经风的女记者,还派遣自己最得意的贴身警卫员保护……

    嗯!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猫腻。

    柳柳不管李长官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开门见山问道:“霍昱洋在哪里?”

    李长官一挑眉,叫来一个随身警卫员,吩咐:“带柳柳记者和王警卫员去找霍局长。”

    “是!”

    ——

    此刻,若说柳柳的心情一点都不激动那是假的。

    如果有面镜子,那么她现在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脸颊红红,眼睛里的的光彩,都跟平时很不一样。

    她从未像此刻这样,如此希望见到那个人!

    “就是这里了。”警卫员在一间民舍前停下脚步,“这里是霍局长的住所,需要我帮您敲门么?”

    王卫反应很快,抢先一步回答:“我有点想上厕所,能麻烦您带我去一下吗?”

    柳柳知道,他这是故意找借口离开,没有拆穿,只是想到他的用意,脸颊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