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三少,你以前,一定是个暖男吧?”

    陆靖琛给她擦药的手一顿,随即拇指故意在她伤处重重摁了一下。

    “嘶~疼……”蔺瑶疼的抽气,慌忙抽回手。

    同时,他凉薄冷漠的声音传进耳中:“蔺瑶,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也不要企图探索我。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毫不掩饰的警告,听的她浑身鸡皮疙瘩齐刷刷的站立起来。

    这家伙,前一秒还暖的直冒泡泡,后一秒就翻脸不认人了。

    果然是喜怒无常的恶魔,恶魔!

    陆靖琛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站起身走到阳台接电话。

    蔺瑶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烫伤,有些欲哭无泪,明明涂了药膏要好很多了,被他这么一弄,反而更疼了。

    她抓过剩下的药膏自己抹了点,回头见陆靖琛还在阳台打电话,便转身走进了卫浴间。

    一大早的就下楼做早餐,她到现在还没洗漱呢,脸上干巴巴的好难受。

    等她再从卫浴间出来,阳台上已经没了陆靖琛的身影。

    环视一圈后发现,陆靖琛搭在沙发上的外套也不见了,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也不见了,但是那碗砂锅粥依然在,勺子依旧很干净,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忙活了一早上的心血,结果他一口都没吃。

    “没礼貌。”蔺瑶闷闷地说了一句,端着粥下了楼。

    楼下餐厅,陆渊正在用早饭,坐在他身边的,还有陆梓樱和另外一个陆家子孙。

    看见蔺瑶下楼,陆渊招呼道:“蔺瑶,过来吃饭。”

    陆梓樱则扭过头去,一副不想多看她一眼的样子。

    “爷爷,我吃过了。”蔺瑶知道陆梓樱不喜欢她,而她也确实没有多少胃口,便推辞。

    “那就坐下喝口汤吧。”陆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