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黑纱下,陆靖琛将蔺瑶的眼神都看在眼中。

    这大夏天的,她将自己裹的那么严实,是为了防自己吗?

    如果他真想对她做点什么,她就是将自己裹成个粽子,他也能解开。

    蔺瑶看不见他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问:“您刚刚说在外面等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陆靖琛转过头去,靠在藤椅上,目光眺望着远处的灯火,没再说话。

    “哦。”蔺瑶应了一声,转头发现这阳台上看风景很不错,便也靠在藤椅中,静静的享受这难得的安逸时光。

    晚风轻拂,星月璀璨,一切在这一刻都变得异常和谐安宁。

    半晌,蔺瑶的声音悠悠响起——

    “今晚的月亮好圆好美啊~”

    “……”

    再半晌,陆靖琛的声音低低响起——

    “不打算说说你跟方舒言之间的事情吗?”

    “……”

    他等了会,没有等到她的回答,微微侧头看去。

    黑夜为幕,星光为景,那抹瘦小的身影整个缩在藤椅中,呼吸均匀,眉眼温柔,已沉沉睡去。

    陆靖琛看了她一会,才收回视线,拿下粘在脖子上的变声器,起身过去,将藤椅上的人儿轻轻抱起,进了屋子。

    ……

    蔺瑶这一觉,本可以睡得很踏实。

    但是很悲催的是,她大半夜的就醒了。

    她是被热醒的!

    裹着几件浴袍睡觉,就算不热,也会被腰带上的结膈应死啊。

    她翻了个身试图解开,不想那结系的太死,费尽力气不但没解开,反而弄了一身汗。

    转身想去开床头灯,手指却触到了一个坚硬结实的物什。

    这是什么?

    指尖顺着那物什往前探索,发现,那是个温热的胸膛。

    陆靖琛?

    蔺瑶的手顿了顿,他的胸膛竟然这么坚硬?而且,隔着薄薄的衣裳,还觉得很紧实,像是只有坚持锻炼才会有的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