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楼下客厅里发生的一切,蔺瑶都看在眼里。

    她不解,难道陆靖琛砸了那八千八百万的宝贝,为的只是让蔺锦悦给她道个歉?

    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但她看不懂他所做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也不敢问。

    莫管家:“少夫人,蔺二小姐是特意上来给您道歉的。”

    她没有错过蔺锦悦眼底一闪而过的那抹算计,也很了解蔺锦悦对她的讨厌程度。

    恐怕还没道歉,就先给她挖了坑了。

    蔺瑶先开了口:“不用了,她是我姐姐,我不会怪她的。”

    “谁是你姐姐?我可没有你这么……厚颜无耻的妹妹!”

    蔺锦悦一点儿也不领情,满眼的不屑。

    她转头看向黑暗中的陆靖琛,“三少,对于您的新婚妻子,您有真的了解过吗?”

    “……”黑暗中一片沉寂,陆靖琛没有半点反应。

    莫里微微皱眉,“蔺二小姐……”

    蔺锦悦打断他,依旧盯着黑暗中的陆靖琛,语气带着试探性:“您知道方舒言吗?”

    “蔺二小姐,你如果再说有的没的,我只好请你出去了。”莫里道。

    “让她说下去。”

    黑暗中,静默良久的陆靖琛忽然开了口,让房间里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