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蔺瑶本以为只是小伤,去医院随便处理一下伤口就可以了,但是却没想到,她这一撞,险些撞成了脑震荡。

    处理完伤口以后,医生又安排她去拍了脑部CT,随后安排留院观察。

    莫里一直跟着,不给她半点拒绝治疗的机会。

    本来脑袋就昏昏沉沉的,折腾完一圈下来,刚挂上破伤风点滴,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昏昏欲睡之际好像有人推门进来,脚步声在病床边停止。

    虽然闭着眼睛,但她仍能感受到那人的目光,有些熟悉的感觉。

    她想睁眼看看是谁,但实在抵不过层层席卷的困意,便索性不再管,放心的睡去了……

    这一觉,大概睡了两个小时,蔺瑶整个人都睡得软绵绵的。

    当睁开眼睛,看清楚周围环境,她懵了好半晌。

    奢华装修的婚房,大红色的喜字还没有撕下,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也都是大红色的。

    整个房间鲜艳夺目,却也有几分刺目。

    点滴瓶挂在床头,但瓶子里的药水已经挂完了,她的手背上只留下一个细细的针孔,提醒着她今天在蔺家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明明睡着之前是在医院里,怎么醒来就回到陆园了……

    她揉了揉跳跃的太阳穴,动作蓦地一滞——

    等等,她的照片……

    起身将床头床尾找了个遍,床头柜以及抽屉里也都找了,没有发现那张照片,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慢慢升起。

    “砰”——

    匆匆忙忙下床时,不小心将绑在床头的吊瓶绊倒,发出一声轻响。

    蔺瑶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转身出了房门。

    莫里迎面走过来,没等他开口,蔺瑶便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声音急切:“莫管家,你看见我的照片了么?”

    莫里眼底闪过一抹深谙,“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