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秋日的傍晚,烟雨渺渺,为夕阳镀上了一层薄纱,美的有些哀伤。

    蔺瑶撑着雨伞步履匆忙的跑过,刻意忽略停在院子里的十几辆黑色的轿车,伸手推开了正屋的门。

    刚踏进家门,迎面一个花瓶直直朝她飞了过来。

    她反应极快的往旁边躲了躲,花瓶在她脚边溅成碎片。

    一片锋利的碎瓷擦过她的脚踝,留下了一道鲜明的伤口。

    下一秒,继母穆雪芝尖锐刻薄的咒骂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你还知道回来吗?白眼狼!”

    “妈,你别这么说蔺瑶……”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大姐”蔺锦璇拉了拉气急败坏的穆雪芝,打算为蔺瑶开脱。

    “我说的不对吗?你爸爸今天晚上就要动手术了,陆家的人就在外面等着,只要某人点点头,你爸爸的手术就能顺利进行,我们家的公司也会起死回生。我真是不明白,某人连私奔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怎么到这节骨眼上却来装贞洁烈女了!”

    穆雪芝说话一向刻薄,此刻她环抱双臂,用眼神轻蔑的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蔺瑶,语调鄙夷:“蔺瑶,我可要提醒你,躺在医院里等着你救命的,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言下之意,她若不救,那就放任她父亲等死好了。

    蔺瑶站在门口,垂着眸子。

    她何尝不想救?

    但是一场手术费都要几十万,她还只是个学生,哪里会有这么多钱?

    至于门外那些黑色的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