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九十三章亏本买卖

    “就这么点啊!要不美女师父您给发个传信,商量一下第二批援助能不能赶趟咋样!”

    霓裳仙子的洞府内,唐县令涎着脸,丝毫没有了适才的官员风范,死皮赖脸的缠着还没坐稳的霓裳讨赏。

    杏儿姐在一边看着唐青的怪样又是心疼又是好笑,相处时间虽不长,但是杏儿姐对唐青的脾性可谓熟知,如果不是感受到快要窒息的压力,以唐青的脾气断然不会如此。

    喜欢占便宜是一码事,唐爷从根子里来说从来就是宁折不弯的一根筋。如果光听着唐大人这段时间光辉战绩似乎风光无限,可只要看看唐爷有些干枯的面色,就知道他这些日子是如何的心力交瘁。杏儿姐可是知道唐青底细的,法体双修居然憔悴成这样,只能说唐爷恐怕一刻都没有清闲过。

    霓裳被他缠的有些头疼,这家伙一点好脸色都不能给,典型的沾点阳光就灿烂的那号人。打从欢迎会结束,唐青就借机将几个财主很敲了一通,现在轮到她了。

    要好处可不光是脸皮厚就行的,唐爷的借口从来都是冠冕堂皇,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事也能扣出个三分道理来。一想到孔家老祖临行的脸色,霓裳就觉得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就连她也想不到唐爷居然能提出那样的要求,不管内里如何,你说你一个正牌县令找人家讨要镇族功法“控虫术”是不是也太离谱了些!

    偏偏唐青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简直太理直气壮了,呃……你孔老祖不是拽吗!非得等着霓裳到了才表态是吧!唐爷还就非得在众人面前逼你表个彻底。

    大家既然是同仇敌忾联手抗敌,那就应该集众家之所长形成合力才对。你们孔家出过什么?要是一开始的时候唐爷或许讨要点材料丹药灵器也就算了,可惜您来晚了,前面需要的孔鸷已经答应了唐爷,现在正牌老祖到了不表示点啥,说什么这个关口也别想过去。

    其实孔家老祖自己心里也明白,唐青这就是要恶心恶心他,真正的核心控虫功法说什么也不能传给他,那是孔家的立家之本。

    老祖当然明白孔鸷已经和县令大人绑在一条线上,就算是上了贼船的孔鸷相信也不会这么做。之所以唐青找上他,提这个要求无非就是要向在场的人表明一个立场,那就是谁都别跟唐爷打马虎眼,没好果子的。

    最终,脸色发绿的孔家老祖拿出一枚玉简丢给唐青之后拔腿就走,连和老夫人与霓裳告别都顾不得了。玉简里记载着一套相当不错的控虫之术还有一个虫类妖兽的分类表单,当然比不得孔家核心功法,但也颇为珍贵了。

    其实功法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当着大家的面被这么折腾,老祖只觉得心火直冲头顶,又不能翻脸。他得赶紧走,再待下去只怕自己的本命灵虫都要被怒火烧死。

    偏偏唐青还不识趣,拿着玉简翻来覆去的把玩,还故作不懂如何使用一阵嘀咕:“就这么走了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忒小气,不就是一功法么?”

    结丹中期的孔家老祖自然能听到这句话,眼前发黑差点一头从空中栽到地上。

    有人愁就有人喜,孔少主就挺满意的。看看唐青的态度,这区别是明显的撒,换给自己的丹方那说好了是二换一,老祖白白出了一个价值不菲的功法却楞啥好处都没有。这就是立场了。至于先前自己做主提供的一些低阶灵器材料啥的,那些算得了什么!孔家族人中聪明的自然能从这件事情上看出些端倪来,对自己将来的好处绝对不止一点半点。

    话说当时看着唐青那副无赖相,霓裳可是乐得花枝乱颤艳光四射。现在她乐不出来了,唐青收下她带来的全部装备之后死活不答应,非得缠着自己这个便宜师傅不放。

    唐爷的道理依然是很充分,刚才那些是公,是霓裳代表帝国为唐县令守土戍边所提供的必须支持。现在唐爷要的是私,咋说自己和杏儿姐也是夫妻,作为杏儿姐的师尊,在唐大官人面临如此困局的时候不拿点鼓励出来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俺又不是替自己要,您也知道俺不是修士,可是俺的手下有修士撒!身为前辈、长辈,您能忍心看着那一帮小辈孩子光屁股上战场么!”

    如同刚进城的乡下老太婆般喋喋不休,唐青豪不知羞的把自己描绘成家徒四壁的上门女婿,满脸的委屈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掬一把同情之泪,一副不给红包誓不罢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