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十章真的()

    唐青曾经受过一种特训,目的是反审讯。首先将受训者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抓捕,就好比泄密呀无间道啥的。然后进行真实审讯,狠狠折磨几天,当然并不会让其真正伤筋动骨到无法恢复的地步。如果受训者招了,训练是完结了,但是这人的评级当然也就不会好。如果还能坚持,就把他扔到类似禁闭室的环境里去饿上几天。在受训者身体极其虚弱精神恍惚的时候用心理师将其催眠形成幻觉,最后根据受训者的表现来评价其反审讯的能力。

    一般分这样几个级别,一是迷迷糊糊的问啥答啥直接招供;二是幻觉里也还能够守住内心机密顽强不屈;三是能够主动走出幻觉;四级是最高评价,幻觉中保持神智进行反欺骗,提供假的招供信息。唐青获得的是最高评价:四级!

    一个简单的细节让唐青迅速清醒过来,让他时刻挂念的队员们身着的是丛林作战服!这个幻境的构筑其实已经足够高明,也真实异常。甚至在唐青流着泪一拳将上来拥抱的队员打爆的时候居然还能发出惨叫的声音,不过幻境却也随着人影的消散随风而去了。

    “麻辣戈壁的!”低下头隐蔽的擦擦眼角,唐青喃喃道:“唐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你干嘛打我啊!”杏儿姐泪眼婆娑的盯着唐青,犹如一只愤怒的小母牛。

    “不然你醒不过来呀!”唐青也有点后悔,轻轻摸了一下小丫头的脸蛋。下手有点重了!只是当时唐爷心理状态极度不稳,抓着小丫头左摇右晃怎么喊也醒不过来,一着急还是最原始手段解决问题。

    “你瞧瞧这是哪了!”想办法转移了杏儿的注意力,唐青一边黏黏手指,心里还得瑟着:“小脸还真滑!不愧是修仙的人啊!”

    委屈无比的杏儿姐这才顾上查看四周的情况。周围环境大变,所谓的石屋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向上的台阶。尽头两扇青色的大门,门上有光彩流转,不过有些暗淡不清。门前,一个高有一米样式古朴的三腿香炉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里面还有三根燃香。

    “这里是哪?怎么又有门?这香炉是干嘛的?”连番骤变已经让杏儿姐懵懵懂懂。虽然已经明白自己是从幻境中走出了,脑海里却偏偏不由自主又要想到幻境里的情形。稀里糊涂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会抓着唐青追问。

    “如果没弄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个破炉子搞出来的鬼了!”唐青叹了气解释道,四下里两眼空空,唯一有问题的就是这个香炉。原本准备发狠也没了目标,总不能和一个死物计较吧。“你是修士,查看查看这是什么法宝,这玩意儿应该挺厉害我觉得。”

    “我不去看,神识几乎不能离体,我不过去,要看你抱过来让我看!”杏儿姐成了惊弓之鸟。

    没办法对杏儿解释什么,直觉告诉他这里的危险应该已经解除。幻境这种事情关键是攻心,可一不可再,更别说第一次都没能让唐爷真正中招了。唐青大步上前拎起炉子完全没当宝贝直接扔到杏儿姐面前。

    对他来说,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人刺中着实愤怒异常,偏偏祸首可能是一个炉子还没地方撒气。那扇门唐青没敢去碰,看上去像二愣子似的唐青实际上都是谋定后动,只是动起来太过嚣张显得莽撞罢了。

    没计较唐青对待可能是宝物的恶劣态度,杏儿姐低头开始研究。常规的手段也就那么几种,见多识广的当然一眼就能根据形状花纹材料等等作出判断。杏儿显然不行,只能用神识尝试探入内部看看构造。好在距离近了神识还是能用的,转了一圈苦思半响,也没得出啥结论。

    唐青当然就更白搭,看看没结果问了句:“里面有啥东西没?比方灵丹啥的?吃一颗增加六十年功力的那种!”

    “这又不是药炉,基本构造都不同的好不好!”杏儿翻着白眼看着这个财迷:“你见过药炉有腿的吗?再说这还插了几根香呢你看不见啊!”

    这些常识唐青才懒得去管,他只关心实际的东西:“那你看看能用不,这么大个应该有什么仙法可以激发的吧!别的不说,只要能把那个能让人致幻的法术放出来就成!”

    他太了解幻术的可怕了,在战斗中缓个神的结果往往就是致命。

    “不行的,我操纵不了,可能我境界太低吧。这东西应该时间很久了,但是散出的灵力依然惊人,至少应该是法宝以上的宝物!我肯定!”想到自己可能得到了一件法宝,杏儿姐忘记了适才的不快,兴奋的小脸通红。心里琢磨着:“反正唐青用不着,也不会和我抢,这宝贝就是我的了!以后慢慢研究好了。”

    “操纵不了啊!”唐青登时大失所望,利用这炉子阴一下绝无情的计划登时泡汤,贴近炉子左看右看生闷气:“费这么大劲得个废物!要不你试一下,那个操纵法宝不是那什么注入灵力就可以的吗?”

    “难道你觉得法宝和灵器能一样吗?”杏儿姐实在拿这个无知的家伙无语了:“结丹以上才能使用法宝的,要按你想的那些名门弟子练气期就带个法宝在身上,还让不让别人活了。得了,你不死心我就试给你看好了!”

    心知解释再多也没用,杏儿姐决定用事实说话,伸手按在香炉的一条腿上开始输入灵力。还别说,随着灵力注入,香炉似乎有点变化,被杏儿按着的那条支腿有一道光影向上移动。这下连杏儿也兴奋起来,难不成还真能操纵!输入灵力也更加卖力起来。

    随着光影移动到顶端,靠近这条支腿的那支燃香也有了反应,闪了两下,点燃起来。随着一股青烟飘起,一片清香。

    杏儿姐又做梦了,而且是接着上个梦继续做下去。不过这次唐青可没有一巴掌把她抽醒。他变身成为世界上最凶猛的怪兽,埋首于那一片温柔,没有任何顾惜与怜悯,丝毫不管蜀道艰难,只知狂暴的送来无尽的冲击。杏儿姐自己则化成最坚韧的藤蔓,如八爪鱼般盘身其上,任凭他带着自己潮起潮落,再起……又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