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八十五章道心之辩

    当初红狼被招安,领主大人在以势压人的同时诱之以利。一名叫戈尔的大祭司带领五名引导者找上大小戈伊兄弟,四级妖兽双头蚣的威势让兄弟俩根本起不了半点反抗的心思。

    在得知有七名大祭司跟随领主大人之后,双方很快达成附属协议。领主大人默认红狼的存在,允许他们在崴尔德扎根,可以在切纳帝国和爪哇国内随意劫掠,而且不需要上缴任何战利品。

    红狼盗匪团队领主的唯一重要义务是秘密打探一种被称作“星光权杖”的宝物。唐爷收缴的那个拐棍就是星光权杖的仿制品,是领主大人给大戈伊的奖励,同时也是作为一个样式模板。

    领主的要求让大戈伊根本无法拒绝,只要是和这个宝物有关的一切讯息,都需要如实汇报上去,如果能提供真实有效的消息,领主大人甚至答应帮助大戈伊收服一只三级以上飞行妖兽作为兽宠!

    作为一名祭司,不考虑辅助能力和追随者的话,在个体战斗上最主要的依赖就是自己的兽宠。以大戈伊的实力而言,能得到仿制星光权杖就已经是极度惊喜,三级兽宠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还是飞行系的,怎么不让他感激涕零!

    祭司的兽宠和修士所豢养的妖兽宠物可不同,是绝对的生死相托的伙伴关系,不仅是实力上相互依赖,来自灵魂的连接使得彼此的联系让双方犹如至亲至爱一般。有点像是妖兽与修士的认主,不过依然有区别,祭司只能拥有一名兽宠,彼此的亲近程度也比认主关系更紧密。

    有无数例子可以说明这种关系,祭司与兽宠之间一方死亡并不会像认主关系那样给另外一方带来身体上的伤害,但是心灵创伤却无法弥补。

    妖兽的寿命普遍比祭司主人要长,主人在因为战斗或是寿元断绝而亡的话,兽宠多半都会徇死!更是有无数祭司在自己的兽宠不幸战死之后,宁可实力大降也不会寻求另外一只妖兽作为继任。

    对兽人来说,兽宠与主人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神圣的,理论上来说祭司在寻求与妖兽建立这种契约关系时,根本不允许借助任何外力辅助,那是对兽神的亵渎。

    同样,这样的方式所带来的好处也很明显,比方说召唤这一项,祭司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只要心里想,兽宠就可以感应得到,自己就能从灵兽环中出来应敌。根本不需要传什么神念指令。修士在灵力被封的时候,即使有再强大的妖兽宠物也是摆设,祭司却完全不同,即便是五识都被关闭,只要动个念头,兽宠就能出现。

    正常来讲,大戈伊的实力当然不可能和一只三级飞行妖兽建立契约。妖兽和祭司之间的选择是双向的,品性认可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实力,纵然有了仿制星光权杖实力提高不少,大戈伊也没本事让这样的妖兽认可。

    不过万事无绝对,兽人同样能想出一些取巧的办法,比如把一只重伤的妖兽给大戈伊,再加上一些神智方面的药物手段,这种可能就大大增加了。

    显然这并不符合兽人祭司的宗旨,绝对为正统的祭司所不耻,不过大戈伊本身就是个半路货,混到做土匪的地步还能讲啥品行。

    “这个领主是个狠货!”

    听完大戈伊的交代,唐青总结道。他当然不会有什么祭司的光辉品格,不过这并不妨碍唐爷理解背叛传统的难度,尤其是这种不是宗教却有着宗教印记的契约方式明显属于是一种信仰。任何事情一旦和信仰沾上边,就没有办法去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