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四十七章:炎龙王的传说!

    上官金虹死了,带着他的雄心与秘密,道消魂灭。

    指望他交待一切是不现实的,唐青明白,紫灵更明白。因此,唐青确定套不出更多口风之后,果断下令将上官灭杀,以免生出更多波折。

    上官金虹毕竟是末日盟尊者,谁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更多杀招。况且帝国今夜大乱,不知有多少后续事宜要做,有多少势力依然心怀叵测。与其承担未知风险,倒不如当机立断,先把局势控制下来。

    上官一死,战场上的事情就简单起来。余下的人不过是些土鸡瓦狗,很快就死的死逃的逃,清理一空。没用多长时间,各方巨头解决了各自的对手,重新汇聚到一起。

    这一战之惨烈,远远超出众人想象。宇文老祖战死,**老重伤,连带云姑空性都身负小恙。至于始作俑者唐青,更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充满愤懑与狂躁。

    杀戮剑气没了,云姑负伤的情形下,唐青也不会再想请她耗费真元为自己补充。可以预想,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唐青都将失去这个最大的底牌。此外头号打手碧玉龙几乎残废,没有好一段修养无法恢复,还有血蝠的损失、雪鹰王重伤等等加起来,让从不肯吃亏的唐爷暴跳如雷,恨不得把上官金虹捞出来,鞭尸三千方解心头之恨。

    最大的忧虑来自喵喵。吞了那个所谓七心魔瞳后,大少爷彻底进入沉睡,何时能够醒转,已经不是唐青所能预料。为了这个,唐青几乎想要给喵喵来个外科手术,然而在听了几位前辈的解释后,他又不得不放下心思,将其抛之脑后。

    七心魔瞳能随便吞么?当然不能。可是吞也吞了,现在已经与喵喵融合到一处,又哪里是开刀就能将它挖出来。

    至于后果。。。谁都不知道,只能听天由命!

    “麻辣隔壁的,不行唐爷每天拿真火烤,拿雷劈,就不信磨不死它!”

    唐青无奈,只能不停咒骂着发泄怒火。偏偏这个时候,光明圣女带着那名金甲骑士赶了回来,头一句就触了唐爷的逆鳞,惹出一场轩然大波。

    “炎龙候阁下,光明教廷已经履行责任,请侯爷完成约定,由圣女施展秘法将圣物引出。”

    金甲骑士一副高傲姿态,带着一丝厌憎说道:“此外阁下需要将那两名邪恶生物交出来,由我等带回教廷处置。”

    周围的人一听就傻了眼,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向这位极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仿佛他是外星生物。也难怪,神官与血族越打越远,根本没留意这边的情形究竟如何。在他们看来,这么多化神修士对付上官一人,简直是牛刀切小鸡,哪里会在意唐青是何人物。

    唐青差点笑出来,歪着脑袋瞅瞅光明圣女,发现她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不由得火往上撞,心想真他娘的有意思,这世道未免也太奇妙了点。

    如此这般想着,唐青笑眯眯地朝金甲骑士招招手,说道:“那位威风凛凛的老兄,借一步说话。”

    骑士楞了一下,本想说这种光辉武德崇高骄傲的事情还需要掩人耳目吗?反过来一想,自己毕竟在人家的地盘,好歹要给人留点面子不是。估计唐青不好意思当众把下属交出来,过个阴手什么的。

    自以为掌握了唐青的心里,金甲骑士很有优越感的走到唐青身前,骄傲地说道。

    “阁下。。。喔。。。啊。。。喔。。。嗷。。。”

    不知是不是长期感受神恩的缘故,金甲骑士的语声词汇格外丰富,在唐青拳脚相加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满地乱滚嗷嗷直叫,如同一只被强bào的猪——而且是公猪!

    “麻辣隔壁的!”

    唐青一脚把他踹飞,抬头看到一圈快要掉落的下巴,怒喝道:“看什么,给我打!”

    “打他***!”

    墨青第一个响应号召,瘸着腿冲上去,直接一头撞在骑士的胸口。其它人登时醒过神来,蜂拥而上,一通狂殴。

    就连朱丽叶都偷偷摸摸凑上去踢了一脚,差点把他老公泰森吓出神经病。这种机会可不多见,错过了今日,恐怕再没下一次。

    “侯爷阁下。。。”

    光明圣女完全傻了,根本不知道该作何表情,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拿手点着唐青,浑身颤抖如筛糠一般。不知道她是气的还是吓的,反正没敢动手。

    她倒是想动手,只可惜那条飞龙不争气,被紫灵一个眼神瞪过去,呜咽一声没了言语。

    被揍得不成人形的骑士渐渐没了声息,龙素素凑上来小意说道:“唐青,你看是不是差不多了。。。”

    唐青当然知道不能把他打死,挥挥手让众人停下,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朝光明圣女说道:“小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血族都跑光了对不对?”

    “呃,是的。。。不是。。。它们。。。那个亲王逃掉了。。。”圣女大人迎着那两道利剑般的目光,嗫嚅支吾说不出完整话,眼神有些飘忽。

    “算了算了,俺早猜到了。”

    唐青懒得和她计较,这些货都是外来户,怎么可能真心出力,巴不得帝国多点敌人才对。随意摆手表示自己明白,唐青没好气地说道:“教廷的事情和我无关,自个儿找真人商量去。别说唐爷警告你们,敢动我的人,唐爷迟早把你们教廷翻过来。”

    “这货口气真大!”周围一片鄙夷的目光,然而当时当势,谁都没胆子和他较劲,只能由着他吹。

    。。。

    光明教廷的人也走了,带着遗憾和憋屈,悻悻而去。直到此时,唐青才勉强平复心情,朝**老郑重施礼道:“前辈援手之恩,唐青铭记在心里。俺不太会说话,约定的事情一切好说,日后前辈但凡有什么差遣,只管递个信儿过来。俺要是说一句推脱的话,让老天爷把俺活劈了。”

    这种态度引得众人大感奇怪,纷纷在心里想这货是不是有病,对世仇如此恭敬,反倒为了两个无关大局的小卒大发雷霆,与没有厉害冲突的教廷结仇,何其荒谬。

    **老倒是理所当然,大刺刺地受了唐青一礼,桀桀怪笑道:“好说好说,有侯爷这句话本座就放心了。既然如此,本座身有小恙不便久留,就此告辞。”

    说完,**老与云姑等人见礼之后,驾其黑云呼啸而去,姿态之潇洒态度之坦然,令人惊佩。别人不明白其中的路数,自然难以明了因果。无论白眉还是狮王,生死大计都着落在**老身上,哪怕没有此前的事情,他也得恭恭敬敬不敢得罪半分。

    。。。

    “王子殿下,咱哥儿俩怎么说?”送走**老,唐青望着一脸酷相的罗纳尔多,调笑道。

    “当然是一切好说!”

    王子就是王子,别看修为不咋地,姿态城府可远非这些所谓大拿所能比。很有风范的抱拳为礼,微笑说道:“侯爷事忙,不如我改日拜访?”

    唐青一挑大拇指,赞叹道:“好样的,不过俺可当不起殿下这么抬举。既然你不着急回国,等我忙完这一口,一定找你聚聚,不醉不休如何?”

    罗纳尔多哈哈大笑,也不废话,带着神祭扬长而去,同样走得干脆利落。

    。。。

    “又送走一个,累啊!”

    唐青感叹一声,目光四下看了看,说道:“那位小腰扭得特别好看的妹妹,你咋说来着,是不是也要和俺算算账什么的。”

    “咯咯!唐哥哥你说话好有意思,算什么账啊?是不是哥哥有什么好东西用不完,要分小草一点。”

    草裙少女真如唐青所说,小腰扭得风情万种,如十岁小姑娘一样蹦蹦跳跳的走上前来,饶有趣味地围着唐青转了一圈,嘴里啧啧连声,仿佛在欣赏大熊猫的好奇宝宝。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老大!”唐青被她盯得不自在,板起脸吼道。

    “咯咯。。。唐哥哥好凶啊!难怪能打赢那个老怪物。”草裙少女也不生气,依旧笑嘻嘻地说道。

    “狐狸精!”双儿气歪了嘴,心想你都这么大了还叫唐哥哥,好不要脸。

    “双儿说的没错!”龙素素心里诽谤,同样愤愤难平。

    唐青自然不能如此,实际上他最怕这个,面对一个如花似玉娇俏可爱的丫头,他就是想凶也凶不起来。无奈之下只能叹口气,说道:“好啦好啦,那个魔宗前辈,您老倒是给个话,究竟啥打算来着?”

    “呵呵,侯爷客套了,本座未能将罗阿擒下,该向侯爷致歉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