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四十五章:血夜——上官金虹!

    “你敢违誓!”

    上官金虹朝**老发出怒吼,手中符文乍现,已然准备将其捏爆。

    “本座之誓对与上官所订!如今的你连人都不算,哪里还值得让本座遵守誓约!”

    黑云之中,**老发出桀桀怪笑,云团化一只百丈大小的巨兽,几十条触须蔓延在天空,彷如一条遮云蔽日的章鱼。

    巫师的攻击都与魂有关,那些触手带着极致的吸扯之力,普通修士沾之即可失神,几乎不是宝物功法可以防范,端是歹毒无比。只可惜,此时用在上官金虹身上,却如同狗咬刺猬一样,无处下口的感觉。

    舍身饲魔,哪里是舍弃肉身那么简单。七心魔瞳能与九转魔莲并列,其威力远远超出这个界面的层次。如今的上官,身与魂都被魔瞳禁锢,就算他自己想脱离也没办法做到,何况只是一名**老的神通。

    “好好好!老夫倒要看看,巫师究竟是怎么个不死不灭!”

    上官金虹疯狂大叫,五指虚握,将那枚玄奥之极的符文捏爆,化作片片灵光,化作虚无。随之而来的,**老发出一声闷哼,乌云所化的巨兽同时惨嚎,全身翻滚成一团。这也让它激发了更大凶性,数十条触手疯狂舞动着,朝上官金虹法器猛攻。

    “上官!老夫收你九幽之魂,已然去了你一臂。我倒要看看,如今的局势,你能支持几时!”

    **老的叫声同样疯狂,上官送出九幽之魂,他不得不以心誓换之。否则的话,单单一个化神级的元神自爆,就足以令至少两名化神重伤,甚至陨落也有可能。当下之局,**老自然事先知晓,在他看来,以这样的实力对付上官一人,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哪里想到会有如此局面。

    上官金虹也没指望这道心符能令**老陨落,既然已经将他击伤,也略解了心头的愤懑。于是抬头朝兽人祭司叫道:“你。。。”

    “我可没插手阁下与唐青之战,不算违背诺言。”

    神祭随手泼洒道道光环,覆盖在云姑空性等人。所过之处,每个人的神通威力都为之大增,身体上更是凭空多出足足一百多道闪电护盾。如此一来,几人的后顾之忧大减,战力无疑更上一筹。

    “本座只是为几位道友清醒神智而已,阁下与侯爷并无厮杀,不可随意污蔑本座才是。”

    嘴里说着,神祭指挥座下玄龟,喷吐出足有数尺后的玄黄之气,将王子殿下与自己牢牢护起。他为上官金虹的战力所惊,首先想的就是自保,断不敢拿出全部实力的。

    听到这么无耻的言语,连唐青都禁不住暗暗佩服,心想真是兽人不可貌相,原来比正宗的人类还机灵。

    “好好好!老夫今日大战群修,倒也不枉此生!”

    上官金虹怒极反笑,仰天咆哮之中,身体再次发生异变。

    原本已经极其高大的身躯再度膨胀,双手双足都在兽化,其头颅顶端赫然生出一只狰狞独角,全身更是被密密麻麻的鳞片布满。粗看上去,仿佛一只长满蛇鳞的牛头兽人。

    他的身体周围,汹涌的魔气翻腾涌动,更有一丝丝细蛇般的火苗乱窜,哪怕是看一眼,都会令眼睛生出灼烧之感。几具玄尸与阴灵真火配合,竟然堪堪抵住空性而不落下风,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玄灵变身,尔等逼我如此,就让老夫拿你们祭魔!”

    此时的上官,心智已经渐渐迷失,逐步转向真正的魔物。而随着这种转化越来越彻底,其能够发挥的战力也越来越强,除了受限于修为法力,已经赶上甚至超越几名化神修士了。

    几大修士的战斗,让周围的人目瞪口呆,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按照正常的实力衡量,云姑与空性两人若是不顾生死,几可与后期化神战成平。此时他们两人同时出手,还有三大化神级策应,竟然与本质上只有化神初修为的上官金虹战成相持!

    没错,是相持!虽说**老和宇文都有伤在身,兽人祭司更是无法全力以赴,然而五人围攻之下,上官金虹能够不露败象,已经是惊天之举。

    诚然,这种相持注定只能维持一时,不消片刻,上官金虹就肯定会后力难继,无法再抵挡几人的围攻。然而只要想一想,换成其它任何一名化神修士,面对这几人的围攻,都无法避免被秒杀的局面,更别说什么相持下去了。

    战局变成这样,上官金虹的可怕,或者说上古魔器的可怕,毕现无疑。

    这种层次的战斗,唐青根本没资格上手,只能眼睁睁看着空中几条人影交错,神通法宝卷起阵阵轰鸣。好在,无论上官还是其它几人,都不愿意战局波及到唐青的性命,因而空中的战斗虽然打得激烈,对他这里倒没什么影响,不会有牵累之虞。

    眼巴巴地看了一会儿,唐青不得不承认,老鬼就是老鬼,非他这样的愣头青所能及。尤其是紫阳真人,其老谋深算的阴险程度,实在令人望尘莫及。

    直到谢师宴临行前,紫阳真人将唐青召唤到身边,展开一番意味深长的谈话。彼时想来,唐青认为紫阳真人纯粹小题大做,是杞人忧天之举。如今他才知道,原来人活的时间长,真的不是多吃几碗饭那么简单。奈何那时他已经长了贼船,而且是自己主动提出要求,倒似乎迫不及待要跳入陷阱。如今想起来,何其冤屈。

    。。。

    “你可知道即将破境面临天劫的化神修士有多强?”

    紫阳真人没有摆什么高人架子,言语间自由睥睨众生之势。事实上唐青也明白,越是身居山峦峰顶俯瞰众生的超级大牛,反倒越发平和。然而面对这位面目祥和的老人,那股高山仰止的感觉却怎么都无法消除。饶是唐爷胆大包天,还是不自觉的收敛了许多。

    心里想的是这个老货分明是自夸,唐青老老实实说道:“老爷子您这是难为俺,让蚂蚁估计大象有多重。。。不靠谱啊!”

    紫阳一笑,耐人寻味地说道:“你身边不是有一个吗?既然无法估计,为何能肯定她临近破阶?”

    唐青想说您这身份还要摸俺的底,未免太**价。想想又觉得自己无聊,只能诚恳地说道:“俺是瞎猜。当初婆婆和那个从地底冒出来的怪物干架,不小心用的力气大了点,好像引出天劫来了。俺琢磨着,应该就是这么个道理。”

    “嗯,合理猜想,大胆推论,不失为求真本色。”

    紫阳非但没有责怪他,反倒给予夸奖,极为认真的说道:“不妨再猜猜看,这个级别的修士究竟有多强?”

    能够得到紫阳的夸赞,怎么看都是一件极为荣耀的事情。尤其是唐青经常被人说成是愣头青鲁莽无状的前提下,心潮登时澎湃起来。

    一激动,嘴上就没了边框,唐青张口说道:“实话说俺没个谱,不过按照云姨所讲,她和大和尚联手可以对抗化神后期。临近破阶的老家伙。。。老前辈就算再强一倍,一个打四个应该是极限。。。靠谱不?”

    紫阳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唐青,低头看着天都峰腰际的层层白云,悠然道:“即便是同阶修士,实际战力差距也很大,这点想必你早有知晓。”

    唐青点头,不无得意卖弄道:“老爷子您说得太对了,俺假丹的时候就干掉过一个结丹后期。。。”

    听着那种“你不夸我我和你没完”的语气,紫阳为之莞尔,笑道:“你的情况特殊,倒不可一概而论。常规来说,跨阶不可敌还是有谱的,修士之间的实力差距,一般还是以同阶衡量。就拿云道友来说,杀戮道用于斗法之上,本身占着极大的优势。可如果是跨阶作战的话。。。”

    大概是为了照顾唐青的感受,紫阳轻轻摇摇头,说道:“难以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