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四十三章:血夜——掀牌!

    钓鱼能否成功,首先要看鱼饵够不够肥美,还要看鱼儿是不是饥饿。此外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要让鱼儿认为它可以吞下鱼饵安然逃脱。否则的话,钓鱼就成了挥线表演,劳心劳力无所得,徒遭人笑。

    这些事情唐青管不着,在得到紫阳点头后,唐青着重考虑的是自己的安全。他可是鱼饵,是要直接与一群老怪面对的蝼蚁之修,没有足够后手怎么行。

    当日计划定论后,唐青与几大巨头分头行动,各自紧锣密鼓地做准备。临行前,蝠王的一句话,让唐青为之兴奋的同时,还惊出一身冷汗。

    “本座知道你是为自己着想,不过没关系,帝国形势会因此大变。我让素素陪你同去,以安你心,此事若成,本座传你御风九变前三重功法,好自为之。”

    说完蝠王转身离去,也不问唐青乐不乐意,弄得他一头雾水,搞不清是什么状况。

    “前三重?这是给俺吃鸦片吧?”某人对蝠王的居心表示怀疑。

    “龙氏家族,后继有人!”云姑赞叹道。

    “佛祖慈悲!”空性又在念佛。

    “心眼太多老得快!”唐青不怀好意地诅咒道,引来白眉一阵咒骂。

    。。。

    很快,几条只在很小范围内传播的信息被极为巧妙的释放出去,在帝国泛起阵阵涟漪。

    低级层面,切纳帝国在全国境内突然发起一场针对大家族产业的整肃行动,当然了,其它家族都是做做样子,顶头目标只有两个:上官与佣兵会!

    官府、供奉堂、龙氏家族,乃至一些宗门势力,仿佛一群饿狼齐齐发难,以各种各样的名义与借口,对上官家族的产业、分族乃至人员进行打压。国家力量一旦运作起来,其威力与效率令人绝望,借口更是千奇百怪无所不用其极,堪称无耻之典范。

    比如说上官家族专门为西北大营提供灵具的制作中心,被龙胡子带人直接查封,所用的理由是:卫生不合格!

    “帝国有义务保障技师的健康与安全,他们都是帝国的财富!”

    龙胡子已经得了唐青真传,器宇轩昂地向上官家族的负责人宣读罪状。那个可怜的修士听到如此不讲理的宣告,直接怒火攻心气晕过去,只来得及发出紧急信符就束手就擒,没费一丝力气。

    就连信符,也是龙胡子有意放水,要让上官家族有紧迫感,逼他们造反。

    “麻辣隔壁的!居然不反抗?”

    龙胡子犹自愤愤不平,心想这事儿还是唐青最适合,换成他保准全体灭杀,借口都懒得找。

    中级层面,帝国以精英大会召开引来外部奸细为由,对上官家族的分布于全国的人员提出警告,限期到供奉堂登记人员清单,连本族带旁系,男女老少一个不能少。落在上官老祖心里,无疑是要进行灭族计划,应变刻不容缓。

    最上层的变化很有意思。不知道经谁之口传言,唐青之所以能够飞速进阶,是因为他从**老手里得到灭魔刃与传承。大致意思是,灭魔刃实际上是一把钥匙,可以开启某个上古真仙的洞府。以唐青的实力,只是入门得到最初级的好处,如果是高阶修士得到,其效果简直逆天,不说白日升仙,起码突破化神不成问题。

    之后还有更进一步的说法,唐青之所以归来,是因为里面的禁制厉害,需高阶修士相助方可破解。至于唐青为什么不稳扎稳打躲起来修炼,是因为他虽然得了好处,却被某种秘法种入魂魄,自己无力破解行将陨落,这才无奈回归云云。

    具体情形玄而又玄含混不清,总之有这么回事,但是谁都说不清楚。至于这个消息为什么会泄露到上官金虹耳中,紫阳真人有的是办法。

    几千年的相处,龙氏成员就那么干净?和凡俗世界一样,彼此都有无间的存在。至于如何做到逼真,对这些老怪物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难题,抬抬手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事情就是这么奇妙,不怕你不信,就怕你想信!

    只要心中有望,自然愿意相信一些看似不靠谱的传闻。就好像咱们明知道股市是个圈钱机器,还是会忍不住把钱扔进去一样,说不出具体道理。

    因为鬼灵宗的覆灭,上官家族已经暴露在龙氏眼中。眼下屠刀已经举起,无非是选择合适的时机下手。这个当口突然传出可以让化神修士突破的消息,唐青又独自一人远离紫阳真人的呵护范围,哪怕明知道这是圈套,上官金虹也不能不往下跳。

    是圈套吗?肯定是!可是话又说回来,要得到成仙机缘,怎么可能不担风险!

    只要紫阳与蝠王不在,加上上官家族筹谋上千年,上官金虹自问,自己的安全怎么都有保障。只要他能活下来并且顺利破阶,全族灭绝又如何!

    再者说,陷阱也要看是谁布置。上官金虹再怎么想,也不认为自己会连一个结丹小修士的陷阱都不敢踏入,如果这点胆魄都没有,他也枉称枭雄,更不敢打龙氏的主意,以至于招来今日之祸了。

    于是乎,一切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今天注定会成为帝国历史为之改变的日子,为世人所铭记。

    。。。

    。。。

    与上官小仙的战斗持续时间不短,结束却异常突然。以至于直到上官小仙化为飞灰、宇文化及重伤将死的时候,周围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刚开始,却异常残酷,结束也是极快。

    。。。

    发现情形不对,红袍老祖发出警示,随即准备出手救援。然而他的神通尚未发出,马上反应过来宇文化及出现变故,也就代表着自己身边潜伏着一个巨大的隐患。当他意识到这一点,隐患也同时爆发开来。

    同样是木煞,从宇文老祖手里施展出来,威力何止天差地别。五色斑斓的藤蔓仿佛遮天大网,直接将上官老祖身后的几名修士罩在其中。

    化神修士偷袭元婴。。。

    结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有多惨,两名中期元婴连反抗都没资格,当成被吸去全身精华陨落。两名大修士也好不了多少,他们的本命法宝先后被破,待到上官金虹出手相救破去木煞时,两人已然是气息奄奄,纵然没死也元气大伤,肉身都已经不堪使用。

    无奈之下,两人同时舍弃肉身,元婴被上官老祖收起,只能期待夺舍重生,再延修道大业。

    宇文老祖也不好过,木煞天生被火焰克制,上官金虹苦心筹谋终于修炼成阴灵真火,其威能纵然比不了紫阳真火,却也相差不远。结果宇文成都被上官金虹击退,还有了不轻的伤势。不过他毕竟是化神修士,而且对此早有防范,倒也算不得严重。

    片刻之间,上官家族的实力就被削弱近半。如果公平一战,这四名修士虽然比不了一名化神,相差也不远。此时四人尽末,即便上官金虹安然无恙,也很难再如之前那样强势。

    发生剧变的不止这一处,周围的诸多大能在听到那一声“杀”之后,几乎同时发动突袭,瞬息之间,几场战斗同时爆发开来。

    。。。

    光明圣女与金甲骑士两人,凭借圣器对血族的感应,很快找出血族神使的隐匿之处,指挥飞龙发起突袭。几名血族侯爵在那名金发女子的带领下与之展开激战,打得倒是难解难分。

    她们的实力本应占优,奈何光明教廷的神术对血族有天然克制作用,战局成了相持的局面。不过血族的身份一旦曝光,根本无法在帝国境内放开手脚,覆灭或是逃离,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