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四十二章:血夜——无间道之杀!

    战场上,军令如山!

    “杀!”字出口,就是军令,是谁都想不到的军令。

    那一瞬间,整个战场形势突变,几场绝无可能发生的战斗同时展开。

    。。。

    上官小仙神通尚未出手,陡然感到恶风袭背,其中包含的凌冽杀意,让她灵魂几乎冻结。

    未等她做出反应,一只拳头以毅然决然的必杀之势,正中上官小仙的后心。

    宇文化及的拳头!几乎不输于唐青的拳头!

    狂涛般的巨力,瞬间就将上官小仙的护盾击垮,那只仿如千年树根一样的拳头,重重地打在她的本体。

    “噗”的一声闷响。

    这一拳,几乎将上官小仙的肉身打散,白袍之上竟然出现一只拳形孔洞,周围呈现放射状裂纹。她的白纱裙是极其罕见的法宝,看上去与普通衣衫并无不同,防御能力却不容低估,拳力传来时居然自动化成铁板一样。然后有心算无心之下,宇文化及又是全力出手,成功将它一击而破。

    一口鲜血喷出,上官小仙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一样飘飞而去,宛如舞女凌空挥洒彩带,泼洒一路嫣红。

    身后,宇文化及目射凶光,五指如钩,凌空抓向上官小仙的后心。他的指尖射出五色藤蔓,曲折蜿蜒仿佛灵蛇,快如闪电一样射入上官本体。

    “五灵木煞,夺灵缚!”

    随着宇文化及一声厉喝,上官小仙发出凄厉到极致的惨嚎。那件破损的法宝再也无法承受重击,化作片片衣絮,如蝴蝶般片片飞舞;白皙水嫩的肌肤上,五条颜色各异的藤纹迅速蔓延,瞬间布满整个身躯。

    她的身体里,仿佛长满鲜艳的毒蛇,交错凸凹不平且不停蠕动。每一次蠕动,上官小仙都要承受极大痛苦,其面容扭曲着,肌肉根根跳动,狰狞如恶鬼。

    这种木煞,竟然连她的本名真元都可吸收!上官小仙的容颜迅速苍老,一头乌云般的秀发转瞬就变得灰白,且持续衰败之中。

    与之对应的,宇文化及的面色却在迅速恢复,变得红润而富有光泽。之前与唐青一战虽是演戏,然而在如此环境下演戏,至少有七成假戏真做,为此宇文化及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此时露出狰狞獠牙,怎能不抓紧时机,大补一番。

    “宇文化及!”

    上官小仙发出厉鬼般的哀嚎,目光充满极致的怨毒,还有深深的恐慌与绝望。一瞬间,她想到了太多太多,明白了太多太多,还有太多太多的迷惑与不甘。

    只不过,她已经来不及思索这一切究竟如何发生,眼下每一秒都如此珍贵,她必须为自己的生命做出努力,争取脱困而出,逃离这个绝杀陷阱。

    至少是拖延!

    在她对面,唐青如流星赶月般疾速杀到,一旦让这个煞星贴近,杀伤力哪里是宇文化及所能比。眼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拖延片刻,期望老祖能够施加援手,救自己于危难之中。

    顾不得多想,上官小仙心中连连召唤怨婴救驾,同时勉力提起真元,张口吐出一颗青幽幽的小球。

    说它是小球并不合适,应该说它是一颗火苗,只不过它的颜色是青色,忽闪跳跃着,给人以邪恶阴森的感觉。

    吐出这颗火苗后,上官小仙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然而从怨婴那里传来的信息,又一次将她打入无边地域,再不敢有任何耽搁。

    怨婴明明可以感受到,却已完全失去控制,甚至还带着无边的仇恨,仿佛要将她生吞下去一样。极度绝望与恐慌之中,上官小仙眼中泛出狠色,右手一拍胸口,诡异的一幕随之出现。

    那两只饱满坚挺的丰乳,竟然迅速干瘪下去,仿佛被抽空一切,软哒哒如八十老妇一样垂在胸口。同时上官小仙咬牙轻吐,一口精纯之极的真元之气吹出,融入青火之中。

    仿佛沾了火星的油桶,青火陡然膨胀,转眼间变作水缸般大小,散发着令人胆寒的阴森之气。朦胧之中可以看到,这团火焰竟然生着模糊的五官,仿佛人脸。以火焰构成的人脸,不断变幻出各种形状,仿佛狰狞狂笑,又似乎在惨厉狂呼,发出无穷凶焰。

    做完这一切,上官小仙没有片刻延误,以飞蛾扑火之态,直接钻进火焰之中。

    “宇文狗贼,我要毁了你的道根!”

    包含极尽怨毒的一声嘶吼,上官小仙通体被火焰所包裹,其面容不停抽搐着,显然在忍受极大痛苦。然而相比她的痛苦,宇文化及的痛苦更剧烈,更难熬,也更让他绝望。

    火焰仿佛发现了可口的食物,发出丝丝的兴奋之声钻入到上官小仙的身体里。所过之处,五色藤条如遇蛇蝎,纷纷化作飞灰而去。随之而来的,青幽幽的火焰威势更甚,看上去上官小仙已经变成一个火人,青蒙蒙一片,完全一副恶鬼摸样。

    “啊!”

    宇文化及第一次发出声音,如同野兽临死的哀嚎。其身形一晃,再晃,终于坚持不住,一头朝地面栽倒。他的面色灰败如土,仿佛一颗大树被连根拔起再被烈日暴晒十日,萎顿而没有丝毫生机。

    解决了宇文化及,上官小仙面色虽然衰败,气息却变得越发强盛。粗看去,已然直逼元婴修士,甚至犹有过之。这种秘法让她在短时间内拥有堪比元婴的实力,其代价却极其惨重,即便马上闭关疗伤,怕也需要百年苦修,才能恢复之前的境界。

    她没有时间疗伤,唐青已如奔雷般杀到,那双饱含杀意的双眼,让上官小仙从心底感到发凉。虽然她此时有元婴的战力,然而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可马上抽身远去,再也不愿与这个杀神面对。

    上官小仙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怨婴会突然失控,为什么宇文家族突然反水;还有,为什么在这样的距离,唐青竟然没有施展神通攻击自己。。。

    “唐青!我知道你有火焰神通,不过我也有阴极之火,我还有怨婴,你。。。”

    太多的疑问加上心头的惧意,上官小仙主动点明自己的神通。她不想再打下去,希望能将唐青喝止,哪怕是拖延片刻也行。

    “阴你吗比!活得这么累,唐爷送你一程!”

    唐青没有片刻停留,身形如电疾扑而上,称着上官小仙忙于对付身体里的木煞,转眼间冲到五十米范围之内。直到此时,他才抬手虚握,一团紫色火团在掌中成型。

    “玩火?唐爷是你祖宗!”

    一声怒吼,紫色火焰发出欢快的鸣叫,如流星般飞射而去。

    上官小仙的双眼骤然瞪大,充满难以置信的恐惧。这种距离,她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发自灵魂的恐惧,口中遏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这。。。这是极阳火灵。。。紫阳真火。。。”

    没等她有所应对,紫色火团已经扑面而至,直接融入到她的身体之中。仿佛水入大海,然而其结果,却如同水入油锅一样,轰然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