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四十一章:血夜——怨婴之愤!

    怨婴,因其过于枉悖天伦,是连号称要逆天的修士都讳言的话题。

    喜极、恨极、爱极、怒极。。。

    融七情之极于婴儿胎体,以先天之气催生极怨,若能顺利诞生出来,就是先天不死不灭的怨婴。

    换句话说,该婴儿就如上官小仙所讲的那样,根本就是一件法宝。

    这种炼宝手段极尽一切不耻之事,哪怕将世间最恶毒的词汇集中起来,也难形容其残忍之万一。

    既然是法宝,自然可以收入体内滋养。上官小仙整天抱着他,显然还有其缺陷,需以自身精华哺乳维持,就连她主动说出自己所生的孩子是怨婴,显然也是一种催生方式。

    只因无论什么事物,但凡于“极”字沾边,都是违背天道规则的东西,其成长难度不可想象。

    极火道就是一个例子,成长何其艰难。怨婴的极虽然是情感,却同样未天道所不容,而且是融六欲于一身,其难度显然更上一层。

    上官小仙说出这个事实后,不仅仅唐青这边为之狂怒,周围的群修也纷纷侧目,不少人面带鄙夷之色,心中对上官家族自有思量。

    红袍老者依旧面无表情,在他身后,几名上官家族的修士身体微僵,感受到周围针芒般的目光,神情略显尴尬。生着死人脸的宇文老祖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

    随着唐青一声怒喝,身形如一道利箭从空中划过,带着无边杀意直扑上去。上官小仙自然不会任他靠近,抬手即施展出自己的最强手段,所用的宝物,就是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一声婴啼,落入耳中如万鬼同悲,撕心裂肺般凄厉。婴儿迎风一晃,化作千万个形态各异的男女婴孩,带着呼啸迎上那条暴戾的身影。

    怨婴有形而无质,施展出来如法宝神通一样,纵然唐青修为已至结丹圆满,速度依旧有所不及。转眼间,他就被无数婴儿包围,再也无法脱困。

    这些婴儿个个赤身**,表情千奇百怪,或天真而笑,或嗷嗷大哭,或凄厉哀嚎;甚至有男女婴儿互相拥抱,做出成人才有的姿态。千奇百怪,无法尽数。

    他们的身体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缺陷,肠开肚烂者,缺臂少足者,甚至有器官错位,胡乱安放如拼凑的木偶。偏偏个个拥有形体,神情更是真是清晰到无法想象,仿佛被人抱在怀中,以极尽距离认真观察一样。

    似幻境,不是幻境,远胜幻境!

    在唐青的感受里,仿佛是自己的子女,带着各种各样惨绝人寰的伤势与表情,要扑入怀抱寻求安慰一样。然而一旦扑进到可以攻击的距离,婴儿马上现出本形,小小稚嫩的身躯化作一张张血盆大口,从四面八方疯狂撕咬。

    几乎每一个婴儿的攻击都堪比结丹,护体灵光不到片刻就被撕破,他们仿佛一个个小型黑洞,吞噬吸收自己接触到的一切。口中更是不停喷吐一道道灰白之气,哪怕一丝入体,都会让人如坠冰窟,心中狂躁烦闷的情绪油然而起,几乎无法压制。

    换成一般的修士,这种情形不要说打,连看都没办法看下去。龙素素身处外围,远远的看一眼就闭上了眼睛,心中涌起滔天愤怒,更有深深地忧虑。

    她知道,如果是她站在唐青的位置,这一仗已经不用打了。不说怨婴攻击有多强又有多难杀死,就算站在那里让她杀,她也根本下不了手。

    不亲眼见到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凶灵,根本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恐惧。千百个鲜血淋漓却带着最最纯真笑容的婴儿冲过来,远比面对最凶悍的恶鬼更让人绝望。外围都是如此感受,更不要说被他们包围之人。龙素素凛然之中只能在心中祈祷,希望唐青心志更为坚定,能够坦然以对了。

    “他的心性绝狠,或许。。。能够面对吧!”

    更绝望的还在后面,上官小仙祭出怨婴的同时,通体槁木般的宇文化及随之而动,看似木讷笨拙的身躯轻轻一晃就消失在原地,加入到对唐青的围攻之中。

    “咯咯!侯爷可要小心了。宇文道兄的枯木之法修炼多年,已经到了心如铁木万魔难侵之境,其肉身更是坚如金石,法宝也难伤及。说起来,道兄还真是侯爷的好对手呢!”

    上官小仙放出心神,仔细的感受着怨婴传来的信息。神念中传来的情形让她很满意,唐青面色狰狞猛恶,条条青筋仿佛要从血肉中蹦出,在怨婴的围攻下经历种种心路之难。

    虽然他愤怒到咆哮连连,却始终不愿意朝扑上来撕咬的婴儿下重手,只是以神通或拒或推,将他们一一弹开。

    对这些化形巨口,唐青倒是不会客气,随手一拳就能将其打爆。然而再其溃灭的过程中,竟然又化做婴儿摸样,仿佛他正在击杀一个个婴孩,血肉模糊一团,其状惨不忍睹。

    在这样的环境下作战,铁人也很坚持下去。亲手扼杀一条条新生儿的性命,除了那些真正绝情绝性的魔物,谁能受得了这种煎熬。更可怕的是,那些怨婴看似被灭杀,实际上却是生生不息源源不绝,只要本体不死,可以无限制地重复。

    他的本体隐匿在成千上万的婴孩之中,又如何去寻找?换而言之,如果不能痛下杀手,即便是有能力将所有婴孩同时灭杀,也会被这种无休止的循环折磨到死。上官小仙此前号称结丹不败,的确有其根源。

    可以想象,战斗这样进行的话,哪怕没有外力,唐青也是必败无疑,绝无幸理。

    外力当然有,宇文化及就是最大的外力。随着那一团灰影的加入,唐青的情形更加恶劣,一白一灰两条身影卷到一处,不断传来“嘭嘭”巨响,渐渐难分彼此,淹没在周围的怨婴从中。

    看到这种情形,上官小仙放下心来。宇文化及的实力她知之甚详,纵然比唐青有所不及,却能随时得到喘息之机,已经足以牵制唐青的行动。有他的配合,加上周围的怨婴不息不灭狂攻不休,哪怕唐青是真正的法宝,也终有被生生啃食吞掉的那一刻。

    “侯爷小心些,仙儿可不是要杀死你喔。不如你就从了妾身,不要再挣扎下去吧!”

    怨婴不是完全成功,祭出这件法宝,上官小仙再无余力再施展其它攻击。望着眼前的景象,她甚至有些后悔起来。她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没有宇文的帮忙也可一战,之前老祖不得意之下签订的协议,似乎过于谨慎了。

    转念一想,上官小仙又将侥幸之心收起。唐青的几场战斗看似紧张,其实场场未尽全力,谁都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奇异手段。从刚才第一次露面的海妖来看,唐青显然底牌未尽,为了些许小利承担风险,更会与宇文家族生出间隙,实为不智之举。

    今天的这场争夺,上官家族不可能独占鳌头,况且他们既然反叛,必然要逃出海外寻求落脚之处,不让周围的人分些甜头,无论如何都是行不通的。

    “算了,怨婴每损失一具化身,对我的负担也很重。虽说有老祖。。。”

    想到此处,上官小仙收拢心思,重新将精神集中到唐青这里。她很想看看,唐青究竟还有什么手段,能否对付得了这件让她付出一切的“法宝”!

    这一看,上官小仙陡然面色大变。

    。。。

    千万条婴儿化作一团狂风,各种达到极致的情绪充斥其中,修士的神念一旦探入,立即心动神摇那一自持,道心都为之不稳。除了上官小仙本人,周围群修没办法清晰查看到战局如何,只能通过表现略作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