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三十八章:血夜——将军?将你的军!

    因为一个并不突出的天赋神通,五百重骑瞬间从绝杀利器变成靶子,沦入狼牙战士们连欺凌都不屑去做的境地。

    海妖之嚎,其实是一个相当鸡肋的神通。

    本质上讲,它与修士的威压一样,都是因等阶差距形成精神压力,进而产生恐慌混乱,神智出现长短不一的失神与迷惘。

    区别也很明显,威压不是神通,乃是开了灵智的生物对上位者的天然恐惧。也就是说它只是一种情绪,是会因心志强大与否克服的。

    因为阶位差距意味着实力差距,实力差距意味着对方可以操控自己的生死,这实际上是一种本能,但是可以通过意志强行压制,将其影响无限弱化的东西。

    就好比老枪虽然经常痛骂小日总统,恨不得生啖之而后快,可如果有一天他真的站在俺面前把手伸过来,俺肯定会心慌神乱腿抽筋冒虚汗。换成别人却未必如此,比如那位诗仙老李,白丁之身却敢于在皇驾前醉酒,敢于让贵妃为之磨墨一样。原因也很简单,人家是天生的豪士。

    海妖之嚎完全不同,它是神通,是咕噜特有的直接针对灵魂的冲击。无论心智多么强大,只要阶位比不上它,都会出现片刻恍惚与失神。放在人身上效果有所差异,然而对铁头犀这种低阶妖兽来讲,它是无法豁免的冲击,封闭五感都没用。

    它与惊神刺有些相似,但是施展范围有所区别。此外从效果上看,海妖之嚎并不能形成实质伤害,应该归属于制造战机的辅助神通。惊神刺则更加强劲,可以直接造成对手的精神损伤。就仿佛感冒和打摆子都让人觉得冷,病理却完全两码事一样。

    说它鸡肋,就是因为这种没有实质伤害的辅助特征。也就是说,海妖与铁头犀战斗,用不用这个神通都一样,最终还是需要一爪子一爪子的挠才能将其杀死。以铁头犀的恐怖体型与强悍到令人发指的防御能力,没个三五分钟都搞不定一头,更别提一个军团了。

    这记海妖之嚎,覆盖范围远远超出任何元婴级修士神通,也耗尽了咕噜的全部精力。冲击刚刚发出,其身形就再也无法保持隐匿,从虚空中浮现出来。

    进阶之后,咕噜的身高(或许应该说是体长)将近六米,纵然是习惯了半曲着身体,依然具有极其强悍的视觉冲击。庞大的体型,爆炸的肌肉,丑陋狰狞到极致的面孔,再加上刚才咧开大口余留的震撼,这副尊容落在幸存的骑士眼中,不亚于洪荒猛兽。

    在他们看来,这个似人似妖的怪物比传说中的食人魔还要可怕,那张嘴巴吃起人来根本连嚼都不用嚼,囫囵着就可以吞下去。翻滚下来的骑士们傻呆呆地望着咕噜,神情呆滞目光茫然,宛如一群待宰的羔羊。

    咕噜的精神很是萎靡,目光极其无辜的望着眼前那一片狼藉,似乎还没从震撼中缓过神来。眼前的这一幕,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特定时机特定场合下,一记并不算突出的神通竟然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咕噜连得意都不容易生出,只余下无穷的震撼。

    高速奔进中的铁头犀,凭借巨大的冲击力和无坚不摧的独角,连城墙也能被它们生生撞开。这种妖兽无法用常理衡量战力,本质上它连二阶都不算,可如果让它冲起来,哪怕是四阶妖兽也绝难正面抗衡。如千年树皮一样的皮肤再披上盔甲,哪怕站在哪里让狼牙战士砍,恐怕半天都搞不定一头。

    当然这并不是说它很强大,铁头犀憨头憨脑动作迟缓,加速过称很漫长,除了皮肤石化没有任何天赋神通可言。它的头部极为坚硬难以攻击,身体尤其是腹部的防御其实很一般。稍微灵敏点的妖兽或是人类,都可以将它当成练习技能的靶子任意蹂躏。

    钝刀割肉,只要时间够长也总能割死它,没有什么威胁可言。

    现在可好,花费了很长时间将速度加到极致,铁头犀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四条腿不知道该先迈那一条,对于一头重达数吨的庞然大物来说,后果可想而知。

    一团团小山般的**在地上翻滚、碰撞、碎裂,发出嘭嘭巨响,飙射出成片成片的血泉。最前面的两排下场最惨,几乎都无法分辨形状。有些铁头犀醒转得比较早,竭力想要稳定身形,结果一头撞在翻倒的前排同伴的肚皮上,锐利的独角轻易地撕开已经破烂不堪的皮肤血肉,脑袋直接埋进对方的肚子里,挣扎带来对方更剧烈的挣扎,竟然半天都不得脱身。

    那些直线跟进没有错位的铁头犀更倒霉,后排直接将独角插进前排的肛门,随后本能的上挑、旋转、扭动,没等它从那种亲密接触中脱离,自己又落到同样的下场。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堪比小白兔被猛狮强bào的惨嚎,其声惊天动地,其势如绝峰垮塌,其惨如杜鹃泣血,真是闻者为之落泪,见者为之伤神,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凄凉。

    至于那些骑士,五百人差不多被压扁四百,还有几十个在一堆堆肉山的掩埋下哀嚎挣命。最最幸运的,反倒是那些被远远甩出去的人,虽然摔得鼻青脸肿骨断筋折几乎瘫痪,至少没有落到被血肉活埋的下场,可算大幸了。

    地面上,片刻间就凝聚出一汪血潭,干渴多时的大地也不能将这些鲜血吸进,任由它肆意流淌,朝四下蔓延。

    直到蓬起数丈高的烟尘慢慢飘落,战场上的情形清晰的展现在众人眼前,嗷嗷喊叫着冲锋的狼牙战士们停下脚步,一个个嘴巴快要咧到耳根,根本无法置信。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看看那个家伙,他的身体卡在两堆骨肉之间,双条腿变成了面片,软哒哒在下面晃荡。胸脯上嵌着几根白森森的骨头茬,嘴里不停的朝外吐着肉块,有他的肺,有他的肝,还有他的心。

    他居然还没死!虽然他很想死,也马上就要死,但是的的确确现在还没有死。他也做不了任何多余的动作,只能大口大口的将自己的内脏呕吐出来,同时用祈求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狼牙战士,希望谁能发发善心,补上“致命的”一刀。

    再看看那边,那还是人吗?脑袋怎么长在腰上?他的腰腹变成一个大窟窿,脑袋非常奇异地从前面钻到后面,脸上还挂着自己的粪便与盲肠。

    他居然也没死!还在不停的喘气呼吸,一不小心,竟然把嘴边的一颗圆球吸到嘴里,那好像是他的睾丸。

    这些都是露在外面人,比他们更惨的也有。谁能知道在那一堆堆肉山之中,又有多少更加怪异的人兽组合。

    惨绝人寰!惨不忍睹!惨到不能再惨!

    比起这些骑士的下场,那些被狼牙战士们砍杀的军卒简直是中了**彩一样幸运。如果说,之前这些骑士还在为自己的同族悲哀,憋着劲儿要为他们复仇的话;现在,他们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与勇气,只期望自己成为那些死去的族人一员。

    至少,总被先被压扁再被一堆大便活埋强吧!

    “蠢货,还楞着干嘛!赶紧把它们给我救出来!只要还有口气儿,一头都不能拉下!”

    唐青看着一帮发呆的憨货来气,他要的是活着的铁头犀,可不是那些半死不活的人。当然了,那些人已经死了,想救也救不了。

    狼牙战士们醒悟过来,很为自己的多愁善感而羞愧,呼啦一声蜂拥而上,开始费力的将一头头铁头犀分开。

    至于那些呆若木鸡苦苦挣扎的骑士,没人理睬。

    “我的妈妈呀!”欧冶子感慨于炎龙候的冰冷无情,忽然想起自己的老娘,喃喃自语着。

    “你这个屠夫!”看到唐青连让人缅怀的时间都不留,龙素素再也忍不住了,厉声呵斥。

    “屠夫算个屁,唐爷比他狠十倍!”唐青丝毫不以为耻,神情彪悍到无法再彪悍。

    “唐哥哥好厉害!”双儿死死闭着眼睛,根本不敢朝战场上看一眼,嘴里却不忘为偶像加油。

    龙素素气得七窍生烟,只能将目光转到一旁找蚂蚁。唐青身边,风杏儿面色微动,看向他的目光略有复杂。

    。。。

    上官云飞身未死,心已死。

    他想死,又不能死,或者说,他不想这样死。

    身为帝国大将军,上官云飞的实力毋庸置疑,专修炼体近百年,且有家族为他提供最好的材料及药物,上官云飞可以硬抗四级妖兽不落下风,甚至有人说,他就算面对五级妖兽,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他的坐骑第一个完蛋,却是第一个回复正常的人,铁头犀翻倒的瞬间,上官云飞双脚猛踏,生生从辔鞍中腾空而起,宛如一只大鹏飞翔到空中。

    仅仅是从是空中到落地那一小段时光,上官云飞就充分体会到什么叫做如坠冰窟,也充分领略了哀莫过于心死是何种感觉。

    凉夜中,冷月下,天其实不算黑。然而上官云飞的世界,漆黑一团,再无一丝光明。

    他连悲伤的感觉都已经失去,更加谈不上什么愤怒,唯一的感受只剩下——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