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三十五章:血夜——阵破!

    五十米,以双方对冲的速度计,不过三息时间。

    三息时间能做什么?再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们被歼灭的命运。

    “看起来,如果唐青不是真蠢的话,这些人是被当成弃子用了!”上官云飞这样想着,心头微有疑惑。

    没等他思考唐青为什么这样做,狼牙战士们就用事实告诉他,三息时间可以发生太多变化。

    “嗷!”

    随着一声饱含狂暴与冷厉的长啸,当头的墨青陡然跃起,不,是飞起。黑子身形展动如一只大鹏,飞凌于对面军阵的头顶。

    然后,生生撞入人群。

    墨黑子本质是修士,之前一直狂奔,让所有人认为他是炼体士,如今他们才知道,那只是错觉。

    说起来,这种出其不意也只能用在这些普通士卒身上,墨青现在名气可不小,换成参加了精英会的人,多半能认出他来。然而这些不过是普通军卒,虽然可算精锐,到底还是**凡胎,又怎么能分辨出修士和炼体士的区别。

    两军对垒,即将接敌的时候都会在心里有所准备,简单的说就是一个憋气的过程。就像两只野牛撞击,相遇的那一刻身体会收紧,精神会变得极为专注。墨青这个突然的动作看似用处不大,实际上却将整个战局的节奏打破。

    军阵在几名头领的带领下,已经做足了再过两息挥出第一刀的准备,然后他们突然就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不,是一把刀!

    多把刀也没什么,军人冲锋陷阵,玩的就死搏命勾当,怎么会因为一把刀停留。只是这把刀与别的刀不同,未免太大,也太长了些!

    经过欧老的特殊加工,墨青的长刀再次拉长,达到足足的一丈七,几乎相当于重骑的骑枪。再加上他的身躯臂展,一旦挥舞起来,覆盖范围让人绝望。

    尤其卑劣的是,墨青狂喝声中,将灵力灌注刀身,于平等无锋的刀头上,再展三尺银芒。

    人群之中,突然出现一个庞然大物,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愣。就在这个当口上,墨青团身飞旋,凭借其双修优势,炼体的强横肉身加上修士的灵识与平衡,长刀展开齐肩挥舞,划出一片巨大的圆环。

    粗看上去,墨青就仿佛是一名链球运动员,身躯微微下蹲,双手把刀如陀螺一般旋转了一周。

    随后的一幕,让所有看到的人瞪爆眼球,几乎无法呼吸。

    墨青太高大了!两米五的身高,即便是稍微蹲着,即便是他有意放低手臂,刀芒的位置恰好位于众多军卒的脖颈。

    一片银芒扫过,数十颗头颅飞起,几腔热血喷洒!

    战场上,军阵中,出现一道奇景。

    几十颗人头飞到空中,脸上还带着错愕甚至迷茫的神情,仿佛在惊讶,为何自己的视野突然变得开阔。人头下方,一条条喷洒血泉的身躯保持着奔跑的姿态,足足踏出十余步才纷纷倒地,涂抹出一片殷红。

    紧随着这道刀光,一场骤变也同时发生。狼牙战士们陡然加快,身形如离弦之箭撞入对方军阵,以当先几人的带领下,化成一道无坚不摧的箭矢,笔直地射了过去。

    再没有散乱,两百多狼牙战士仿佛舞台上的演员,无比自如的切换着自己想要的形状。带着血厉杀气刺向对手的胸口,一穿而过。

    远远看去,原本是一团方云迎向一坨乱蜂,陡然间,那一坨蜜蜂化身为长枪,将方云直接穿透。整个过程没有半点停留,甚至连减速都没有,似乎那就是一片云,空有其形,却没有丝毫阻力。

    赤手空拳?不,他们手上有刀的!

    直到接敌的那一刻,直到对方的军卒按照自己的判断挥舞手中武器迎击的那一刻,这些身体腾空,张牙舞爪仿佛要以肉身砸向利刃的壮汉手中才陡然出现一把黑沉沉的长刀。明明是黑色的刀身,在月色的掩映下却散发出一丝妖艳的红,仿佛那是一只只恶魔之瞳,贪婪地盯向自己的目标。

    短暂的错愕,并不能让这些堪称精锐的士卒退缩,然而随后的一幕,让他们彻底为之胆寒,心头唯一可以浮现出的念头是:这是自杀!

    无论什么兵器,甚至包括那些身怀巨力,以粗大的狼牙棒为武器的力士,都不能阻挡刀锋片刻。

    兵器一刀两段,盔甲如纸糊的一样,随后就是冰冷的刀锋亲吻热血的声音,酸涩而苦楚。

    没有疼痛,只有苦楚。与这样的对手相斗,他们来不及感觉疼痛,仅在心里涌现一丝苦意,就已经被一刀两断,化魂而去。

    第一刀,一片血光;第二刀,一群残尸;第三刀,人心崩溃!

    当整个狼牙战士阵型突入到对方军阵的时候,对方的战志就已经摧毁,甚至出现茫然。

    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较量,让他们如何英勇。随着一边倒的杀戮,两百多把长刀隐见血光,于苦月凄风中挥舞,沉默无声,但却刀刀夺命。

    一些军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们亲眼看到偶尔有人冒死扑进,以手中的武器在临死前展开反击。然而其结果,除了让他们绝望的心情更加绝望,没有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