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百零三十二章:饭局引乱局(下)

    真正的修行之人,关注的永远不会是别人的死活。(下载楼.)推衍天道辅佐他人,无非是一种变相的修行方式罢了!

    受辅佐之人如能成功印证天道,也就是所谓授命于天,身边的人自然能沾光。区别在于,凡人得到的是荣华富贵青史留名。对修行者来讲,这就是道业,佛家叫因果,一码事。

    反过来,如果辅佐之人失败了,倒霉的可不止他自己。看看截教最后多惨,连通天都没什么好下场。天眼不过一名普通修士,怎么能和那些动辄金仙甚至是圣人相比。

    一句话,他既然搭上了唐爷这条船,就没个跑!

    唐青虽然对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比较白痴,好歹封神西游神魔志总还是看过的。想想太公刘基李靖还有那个泥巴猴子,自然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就算有些拿不准,凭他演戏的基本功,这么一糊二吓三咋呼,不怕天眼不露原形。

    “老东西欺负俺老实,没想到吧,唐爷有的是文化!”望着天眼无可奈何的眼神,唐青得意洋洋地想着。

    。。。

    。。。

    谢师宴不过是由头,唐青一门心思想报仇,没有心情浏览京都胜景。明天就要开始第三**比,后面一场比一场紧,恐怕再也寻不出空闲。

    以他的性子,报仇这种事情别讲什么长远规划,既然事情来了,干脆快刀斩乱麻。顺便还能让苏仪老爷子浏览故居,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之所以把地方选在京都最大的酒楼一品居,就是为了摆摆场面,另外当然是为了故意放出风声。让别人都知道唐爷现在已经不在监护之下,要打主意的赶紧来,过期不候。

    闹了不少笑话,酒宴草草收场。苏仪在几名狼牙战士陪同下回家探亲,国师大人不能阻止炎龙候的钓鱼计划,只能满怀惆怅与憋屈领着宇少怏怏离去,留给唐青的,是两条都不怎么靠谱的救赎方略。

    这是唐青硬逼出来的,按照天眼的看法,眼下千头万绪,不是着急救狮王的时机,最起码,也要等到帝国眼下这一**澜平定后再说。反正狮王还能活几年,那种完全碰运气的事情,不适合在这个当口考虑。

    唐青不答应,经历过亲人长者等死甚至求死的无奈局面,他无法忍受再被挖一次心。明知道自己多半无能为力,还是要了解个实情。换句话说,老头子死要死个明白,自己帮不帮得上也要弄个清楚,总归不能干等。

    天眼拿他没辙,这货说不上两句话就开始耍流氓,而且看似胡搅蛮缠实则是很真实的威胁,由不得天眼不在乎。

    “不跟我说也行,到时候我把老爷子接走,大伙一起卷铺盖跑路,反正这儿也没啥值得惦记的东西。老头子为帝国尽了一辈子忠,临死总该享几天清福。不服你等着瞧,看我干不干得出来。”

    左思右想,上看下看,天眼觉得这货不像是开玩笑。最终,在一通装模作样的痛斥其非后,老家伙还是招了供,算是满足了这个被他寄予一生希望的魔王。

    首先是丹药,能让老头子活下去的丹药有二,一是灭生丹,凭空增加数十年寿元,基本与狮王原本的所余寿元差不离,算是无过无非。

    再就是出现奇迹,寻找或炼制能让他快速进阶的九级丹药,也就是天佑星、或者说此界面仅存在于理论之中的最高级别丹药。

    万物有灵不是空话,连丹药都在此列。九级以上,丹药甚至会主动逃匿,以避免被贪婪的人类吞食。就凭这一点,其炼制难度可想而知。具体如何天眼说他也不知道,唐青也不愿自讨没趣,根本懒得问。

    不得不说,这个大饼化得好圆,圆得让唐青直骂娘。

    “堂堂帝国,连个灭生丹都没有,出息!”

    七级丹药都没地方找,九级更甭提,唐青寄希望于第二条方法稍微有点指望。然而在天眼一番支支吾吾地解释后,唐爷连骂娘的力气都没了,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天眼,仿佛他是杀父死仇一样。

    “你丫不是故意整我吧?就这也算救人?”

    不怪唐青生气,天眼出的主意荒谬绝伦,换谁都要抓狂。

    “那你说咋办?生死轮回,是天道最基本的规则之一。救不了就只能躲和骗,除了你这颗脑袋,上哪儿找第二条出路?”

    天眼也被他惹火了,理直气壮一通牢骚发完,冷笑道:“要不你去和龙宇说,让他改修鬼道,从此不死不灭自由自在,多好!”

    “滚蛋!”

    唐青气得一拍桌子,把堂堂国师轰出门外。待到老家伙怒冲冲气呼呼离去后,他觉得全身的精气神一下呗掏空,啪嗒一声把自己扔到地上,两眼呆滞地盯着屋顶,沉默不语。

    天眼说的其实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唐青,狮王怎么地也能落个寿终正寝。虽说这不应该成为内疚的理由,可唐青依然想不开。

    “难道说,世上真有天煞孤星这一说?”强忍着不让眼泪涌出来,唐青无语凝噎。

    。。。

    天眼的方法其实很简单,让狮王效仿白眉,主动钻到唐青脑袋里,以唐青的魂魄遮掩轮回之力,如此可保狮王元神不灭。至于然后,就看唐青和他的造化了。如果唐青将来修炼到难以想象的高度,或许有办法破界成仙,进而寻觅更高阶的仙丹,一举将狮王的修为提升起来,进而可破寿元断绝之危局。

    说白了,这就是现代冰冻人理论。得了绝症没药治,干脆把人冻起来等着,过上三五百年,等科技发达了,再把他放出来继续治疗。

    不能不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其难度有三:肉身保存、元神从唐青体内分离,以及唐青的修为和机缘。

    先不说唐青能否修炼到那一步,现在白眉的出路都还没个着落,又来一个?话说这条方法可行的话,唐青似乎成了避难所一样的存在,只要和他关系够铁,快死的时候往脑袋里一钻,听天由命睡大觉,倒也很安逸的说。

    “人形诺亚方舟?”唐青想到这个词汇,无声地咧咧嘴,露出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

    他并不在意脑子里多一条残魂,问题是,别人进去倒是安逸了,唐爷怎么办?

    自家知道自家事,唐青是典型的有今朝无明日,怎么能再挑起这样的负担。

    话说如果狮王就此坐化,唐青虽然会难过会内疚,倒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轮回嘛!谁都要经历的。

    可如果他在唐青身体里寻觅生机,那可是将轮回之路都堵死了的。一旦唐青身死,无论白眉还是狮王,必然会落到魂飞魄散,永世沉沦的下场。白眉倒还好说,当他是活该也无所谓。如果把狮王弄进来。。。

    “麻辣隔壁的,唐爷自己都朝不保夕啊!”

    想到自己可能要面对的那些未知之物,唐青自嘲苦笑,喃喃自语道。

    。。。

    。。。

    “唉!”

    白眉的叹息在他心中响起,说了一句似安慰又似嘲讽的话:“也好,真要是那样的话,老夫也有个伴儿。”

    实话说,连白眉都不知道唐青要面对什么。他只是就事论事,反复思量之后,还真觉得天眼的话挺有道理。

    “您也觉得行?”唐青的声音含糊不清,像是得了重感冒,又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荒诞而凄凉。

    “不行也得行。”

    白眉知道他心情不好,宽慰道:“这是为了救他,又不是贪图什么。如果龙宇不愿意,你也算尽了心,不要多想了。”

    “在这儿待着未必不是好事,龙宇的元神严重受损,真要是在此将养个几百年,不用丹药也能痊愈。说不定还真被天眼算准了,这就是他的机缘呢!”

    “我。。。”

    唐青想骂没骂出来,良久叹息道:“老爷子,跟您说实话吧,将来。。。没准儿您会死在俺这儿。”

    “怎么了?连你也有感慨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