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六十六章古惑仔的战斗方式

    陈家长老已经快要哭了,这也太欺负人了!自己身边会飞的修士已经是死的死、逃的逃没了大半,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啊!

    其实他也想逃,看到左路队伍全灭就想逃了。不过总不能一开始就逃吧!好歹自己大小也是个长老不是,就算是应付差事也要比划一下撒!指挥队伍要注意散开不要集中,并且指明要优先攻击那些弓箭手。计划是没错,结果一开打,再没有机会了。

    开始时候他的对手是严成,这人他认识,陈家客卿啊!不过这个客卿可没多少实际地位,以前陈豪用得着他自然礼遇有加。随着五鬼阵法建成,严成的价值也大大缩水。陈家还真不怎么需要炼器,自己家族遗留的法宝都没法使用还炼什么器。如果换成若彤那情形恐怕就不同了,炼丹师走哪里都是吃香的。

    这名长老对严成其实有些不屑,不过中期修为而已,以前自己可没少欺负他。虽然碍于情面不好过分,可这外姓之人在陈家族中又能混成啥样,很快就被赶到精品居忙些生意上的事情去了。炼器师么……那对材料灵器法宝上的眼光还是很独到的,也算是替陈家干点实事不是。至于这灵脉修炼之地,哪能那么容易让一个外姓随意使用的。

    可这一交上手老者就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才几天不见!严成这施法速度怎么能快这么多!而且战斗方式已经和以前那个略有些呆板的家伙有了天壤之别。不论是法术还是法宝运用的那个熟练!

    而且严成显然也是个记仇的人,主动找上老者也有自己的思量在里面。唐青的这些修士里毕竟还是只有他是中期,而且对陈氏族人最为熟悉,这名老者是修士队伍里修为最高的一个。按理本来也就应该他来应战,何况这段时间严成可没闲着,给几把凡人武器加加料对他这个老牌炼器师傅来说那是很熟手的事情,余下的时间他可一直在忙着学习之中。

    说是学习,一开始严成还是有心理包袱的,自己好歹也是中期修士,却要跟一帮练气和筑基初期学习,实在有点掉份儿!可在唐青的严令下,他也不得不装装样子。

    几天下来严成就老实了,新颖的战斗理念和修炼施法方式让严成彻底放下了身价,老实巴交的跟着祝岚做学生。这还是因为帅仁在冲关,否则他的师傅得变成练气期。

    眼下面临实战,严成一方面对自己的进步急于验证,另一方面对阵形势如此,再加上想表现表现露露脸还有记仇等等因素,直接变成了严成与老者的单挑!

    一上手老者就被严成新养成的泼风一般的战斗方式弄了个手忙脚乱。后期和中期差别大么!是很大,可那是修为和境界的差别。受到唐青整个队伍的渲染,这种小境界的差距带来的威压感对严成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比的就是神通和法器了,严成本来也就不差的,战斗习惯改变之后更是完全换了个人。一上来一个接一个的法术几乎是喷涌般的施出,火球术、爆炎、火蛇、风刃、风钻一股脑的朝外放,甚至连只有辅助功能的飓风、土牢都一齐朝老者乱挥。他几乎都不看施法的效果,反正老者的身子在哪,法术就跟到哪。这哪里像个修士,简直就是个街头流氓!

    其实这些法术力除了爆炎属于中级法术,别的都是练气期就能施展的玩意儿!对老者的威胁着实不大,不过打不死人却能糊弄人。老者已经威风惯了,而且惜命的很,眼看着严成始终有一个环形法器准备在那里不做攻击,老者还真不能就那这些干扰作用的低阶法术不当一回事。环形法器一般都是困人用的,以前没见着严成施展过,万一要是不理他被偷袭困住了怎么办。

    现在老者已经看出来了,和这些人战斗绝对不能静止在那里。始终有数十人有持长弓引矢待发,一旦有了静止目标,那绝对是噩梦。

    这样以来里外一对冲,老者还真和严成斗了个旗鼓相当。本来这也没啥,大家都不算是什么绝世高人,起不了一锤定音的作用,就当是双人各少一人吧!老者还希望着队伍里其它人能争口气,赶紧解决问题来帮衬帮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