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十二章文明?野蛮?睿智!残暴?

    呼啸的西风带来兽人国特有的乡土味道,温柔抚慰着兽人空空如也的肠胃,兽人俘虏们迎来异乡的第一缕朝霞。

    坑杀计划没被执行,苏老的顽固甚至比唐青的暴戾还要坚韧。老头坚持认为杀俘这种事情虽然不是不能做,活埋却依然太过残暴,人类之所以歧视兽人为蛮荒部落正在于此。就算是罪大恶极非杀不可,也要经过正义的审判,哪怕是形式上的。

    “生命在本质上都是平等的,大人!老朽知道您不在意形式上的虚名,可即便如此,也不能否认这依然是一种进化!虚伪的文明同样是文明!”老头毫不退缩的与唐青对视,他甚至有些发抖,却依旧侃侃而言。

    唐青的目光彪悍凌厉,暴戾的火焰在闪耀,仿佛要将眼前的一切烧成灰烬,却不能让这个有着清亮眼神的孱弱老头屈服。

    周围所有人都非常担心,青娃子死拉着老头的衣角身体发颤却绝不松开,小小的身体挺得笔直。若彤隔着面罩用哀求的眼光看着这一老一少,完事了赶上来的黑子垂着脑袋不敢吱声,常风则干脆装作疼痛难忍的样子趴在地上数蚂蚁。

    “您是对的!”唐青最终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青娃子的脑袋瓜假装呵斥道:“看什么看!小孩子偷看什么,去跟着你护士姐学习!”

    青娃子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却知道这事没有了风险,放松下来的小鬼差点软倒在地上。觉得丢脸的他吐着舌头朝唐青扮了个鬼脸,转身撒腿就跑,气的唐青又是一瞪眼。一阵欢笑轰然响起。

    简单的安顿下来,唐青吩咐将所有的兽人俘虏用大背锁的方式捆绑在平台上吹冷风感受帝国的文明,这种恶毒之极的捆绑方式又让帝国的官员们对这位领导的歹毒有了新一层理解。左右手从肩膀绕到背后分别右腿左腿捆死在一起,整个人被扳成弓形永远得不到松弛的机会。对于骨骼强硬的兽人来说,别说逃跑,喘气都勉强。既然不是立即处死,唐青觉得就不能给兽人自杀的机会,下巴全部拆掉,意思就是:不准嚼舌!

    看着光明顶上遍地流着口涎的兽人俘虏用鼻子哼哼。苏仪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这样还不如杀了他们啊!不过他可也没有勇气在和唐青讨论文明了。战死的队员已经被整理出来,没有一个是完整的,唐青带着人在尸体前在默哀,那种沉郁的杀气让光明顶上吹过的寒风都不敢靠近。

    折腾一个晚上,一大早,草草休息半响的县令大人就开始了宣判大会。仅仅几个时辰过去,几百名强壮的兽人已经变成刚被净身的太监,即便是解开绳索让他们跑,恐怕也迈不出步子了。

    让小罗带几个小擒拿的熟手挨个的安装下巴,唐县官开始正义审判,头领和祭祀还有十几名近卫被推到前面,其它小兵蛋子的命运也都寄托在这些人身上。

    傻奥和阿泰对这事最热心,随手拎过来两个近卫扔在唐青面前,唐大人随口问道:“你们头领是谁?叫啥名?”

    两个近卫有点傻!这问的什么呀!连周围的听众也有点傻,若彤本来不敢来看的,站得远远的,听到唐青这么问也觉得很奇怪,不自觉就把耳朵竖了起来。

    没有任何解释,唐青一人给了一个大嘴巴,继续问到:“你们头领是谁?叫啥名?”

    左边的兽人牙床都差点被抽爆掉,他觉得再来一巴掌的自己恐怕就要挂了,赶紧抢答:“戈伊科切亚!……就……就在那里!”这个傻蛋想着头领这事其实谁都知道,没必要隐瞒什么。

    “呃!……”唐青转过头问右边那个:“你呢?你怎么说?头领叫什么名字,是哪个?”

    兽人眨巴眨巴眼睛,他实在是莫名其妙搞不清楚状况,迷茫的重复道:“戈伊科切亚!就是那个!”

    唐青点点头,晃着膀子来到头领面前,上上下下的这么打量。兽人头领很想做出坚贞不屈的样子来,可是明明唐青这人相貌清秀一副无害的样子,却偏偏让他就是鼓不起勇气。

    看了半响,唐青乐呵呵的道:“谁是戈伊科切亚,告诉我,是不是这个家伙?”一边指着那个已经半昏迷的狼人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