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十一章夺势与坑杀

    唐青的飞刀来的最快,一来他最近,二来唐爷使坏偷偷输入了法力的。掩饰身份并不是就绝对没机会使用法力,唐爷刚才落地的时候用了,现在也用了。

    飞刀虽然快毕竟是实体,一名近卫大吼一声一刀劈在乌光之上。好心办坏事了,他不挡没准还没事,一挡之下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带了起来撞向黑袍人。一个小小的飞刀突然变成了一条壮汉,登时让黑袍人来了个措手不及。刚开启的八面旋转着的闪电护盾一下被撞散四块。

    巨灵刃劈散了三面护盾,祝岚心里也吓了一跳。一方面是为这个黑袍的实力;一方面是被唐青吓的。这家伙空手抛出一把小刀,还被格挡了一下居然能破开四面护盾,自己最得意的法术也才破开三面而已!

    火炼很轻松的击散仅存的护盾,落在黑袍身上。这件装酷的袍子居然是灵器!品质相当不错,不过被一个中阶顶级法术直接击中,也被化成了灰,露出一张惊慌失措的狼脸。

    兽人是从妖兽演化而来这是毋庸置疑的,因由不去管它,这种演化是有代价的。绝大多数兽人失去了妖兽那种天生能吸收利用灵力的天赋。而万中无一能使用灵力甚至能和修士对抗的祭祀也有代价,狼人奥尔夫祭祀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返祖”,重新变回祖先的样子。不过并不完全,实力的高低决定了变化的程度。而且不论怎么变都不会改变一点,依然能够直立,依然能够说话。

    “给你们三息时间考虑,投降……或是死亡!”根本没有躲闪招架,一通狂踢把面前几个乱七八糟的奥尔夫撵滚蛋,唐青指着兽人头领道。

    地面开始震动起来,远处狼烟又起,仿佛有巨人在前行。两条人影以追赶落日的速度在飞奔而来,两人身后烟尘阵阵,莽原上呼啸的寒风送来阵阵凛冽的杀意!

    盗匪团投降了,白羽的火海、严成的爆炎都是群杀的利器,祝岚的飞剑更是夺命之魔,至于唐青,那完全就是一个人形兵器。在亲眼目睹同伴的惨状之后,无论兽人头领如何狂喊嘶吼都不能让他们有勇气上前半步。

    最后,黑子和小罗领着四百多名杀神的到来反倒成了最后一根稻草。这些人的着装打扮和刚才山上那些人几乎一模一样,甚至其中还有数十人明显更狠辣更冷冽。明明和兽人相比身材并不算高大,看向兽人匪盗的眼神却如同巨象俯视一群蚂蚁。

    唐青抱着膀子就这么看着兽人头领在那里表演,黑袍人已经半死不活了,唐爷懒得再搭理他。直到看到头领自己哑着嗓子快要喊不出话来,唐青才大大方方的走上去一巴掌把他拍下坐骑,可怜的夜狼竟然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连个吼声都不敢发出。妖兽有灵,面对无比强大的对手,夜狼很明智的放弃了抵抗。

    任由黑子等人将所有人捆个结实,唐青心急火燎的上了光明顶,喵喵骑在那头夜狼头上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原本雄壮威武的妖兽被揍的鼻青脸肿,全然没了脾气,任由小畜生揪头发抓耳朵玩得不亦乐乎。

    光明顶上其实已经安顿下来,若彤的到来非常及时,炼体士对于皮肉伤势抵抗力本身就很强。从陈家搜刮而来的灵丹对修士来说是提高修为,对普通人来说那就是起死回生的仙丹。即便是最低级的灵丹也足以救回一条命,甚至那些药材嚼吧嚼吧也能当成药物使用,一段时间的修养整顿是免不了了,所有的重伤员一个没死。只有几个恐怕要落下残疾,上不得战场了。

    毕竟这些人都不是真正的神仙,断手断脚的伤势是没办法恢复的。修真界倒确实有让断肢重生的灵药,但是那个级别的丹药和唐爷的距离是以光年计的。没办法,以后这几位搞后勤养老了只有。

    叹了口气,唐青这才来得及看望帅仁。小帅同学在看到唐青赶到之后就倒地昏了过去。心神松懈下来之后很干脆的睡起大觉,这是灵力彻底枯竭极度疲累的表现。反倒是常风还挺精神,他的伤其实更重,但是伤重不等于更累。现在常风一方面对于自己走对了一步棋有点庆幸;一方面又觉得这种久违的感觉挺享受,这介绍的工作也就落在他身上。

    苏仪老爷子也领着青娃子等人来见官,对于这个日后的顶头上司苏仪一开始是好奇,现在不好奇了。他觉得恐惧,帝国什么时候出这号人了?镇边的大将他都见过不少,可还从来没有人能让他远远看着就觉得脊梁骨都发凉的,眼前这个……这个漂亮的小伙就是刚才那个欲血杀神!老头有点回不过这个味。

    青娃子和老头的看法完全不同,眼瞅着唐力睡下没有了生命之险,青娃子非得紧拉着苏仪的衣角来看偶像。刚才的战斗给他的冲击,不亚于小女生见到青春偶像派歌手,满眼的小星星。

    得知老头的光辉历史,唐青也是一阵感叹。二话没说直接道:“老爷子您以后就是家里的总管,这帮粗胚您尽管使唤,那几个有残疾的伤病号以后就跟着您了!我给您一句话:这龙盘您老今后尽管横着走,哪个不服让他来找我。”

    什么县衙参赞师爷的,那是官面上的客气话。唐爷眼里这就是唐爷以后的家,谁他吗要欺负自己家里人,不想活了吗?

    “青娃子以后就跟着若彤,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没等老头反应过来,唐青直接给青娃子的前途也定了性。这个安排登时让青娃子不乐意了,掘着嘴使劲拉苏仪的衣角,他自个儿不敢说,想让老爹央求最好是让自己跟在唐青身边才过瘾。可惜一向宠溺他的苏老对这个安排极其满意,一个劲的说:那敢情好!那敢情好啊!

    让青娃子跟着唐青!老头想想就害怕。

    “大人,这些俘虏您打算怎么处理!”这地方本来就不咋宽敞,一下多出这么多人,还有这么些俘虏,已经进入角色的老头马上开始为政务操心。

    “这还用问么?”唐青奇怪死了:“全体活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