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五十章王者归来

    唐青这次是真怒了,不仅是对兽人,还有对自己。

    只带了几名修士亡命赶路之下,唐青总算是赶在战斗结束前来到谷尾峰。若彤小妮子对于暴怒之下的唐青没敢拒绝,任由他抱着自己御器飞行,谁叫她飞的最快呢不是!

    没准她本来也就没打算拒绝,女孩子总归是乱七八糟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会想什么的生物。平时她只要看见唐青有发火的迹象只会觉得可怕,可那一刻唐青怒到极限反倒让她觉得:有些可怜!

    这种念头甚至让她自己都觉得可笑,但是偏偏她那会儿就是这么想的。

    远在万米之外的时候唐青等人就已经能够看到光明顶的战斗了,腾起的烟尘让他心里一阵阵的抽紧,连带的抱着若彤的手也越来越紧。

    若彤本来应该生气,可她明明感受到唐青的焦虑,偏偏听不到催促,心里又莫名其妙涌起了那种“唐青很可怜”的感觉。

    速度已经是极限了,当初若彤以初期修为能让紫袍后期修士都追赶不上,今天虽然带了个人,可依然能在几个修士中一马当先。

    千米之外唐青就纵身跳下,把若彤吓一跳,这可是数十米的高空啊!难道他想自杀?小姑娘下意识的这样想着赶紧低头查看,却见唐青披风飘飘犹如慢镜头般缓缓落下。

    他会飞!还是说这个披风有什么古怪!

    唐青不管别人怎么想的,张弓拉弦,大号的炽焰弓流光闪耀,一道超大的炽焰蛇带着唐爷满腔的怒火与悔恨呼啸而出。这货确实够不要脸,别人的弓都按照他的吩咐弄的黑漆马虎,他自个儿这把却整的光鲜明亮。

    唐青有太多的为什么要问自己。为什么让帅仁带这么点人;为什么把所有好的灵器集中到特种营却屁用没有;为什么不给所有的敢死队员穿上灵器护甲,就算数量不够也应该让这个小队先装备上;为什么没有让帅仁随身带一些丹药;为什么……为什么……

    说到底,唐青的想法是这样的,我可以欺负你,你不能欺负我;你要是想欺负我,那我就一定要先欺负你;我欺负你了你不能还手;你不但不能欺负我,还不能欺负我的手下,甚至我养的小猫小狗也不行;你要是真敢来欺负我,那我就把你杀光。

    没实力的时候这个想法是神经病,现在唐爷好不容易连哄带骗的攒点家底了自然就有了底气。可他这点家当来的容易吗?整天装疯卖傻的,好不容易有点家样子了。可倒好,这一下不知道得卖掉多少。在他眼里,眼前这一千多人的兽人性命全加一起也比不了自己的任何一个大头兵。

    帅仁还活着,这让唐青心神一松,可紧跟着他就看到这个衰人身后的情形,就这么几个了!一下就损失掉十分之一的班底!这个结果犹如在他心里挖了一刀,这时候的唐青就是一头发狂的野兽,容不得任何人直立在自己眼前。

    兽人头领没死,大号版的炽焰蛇虽然厉害,可他身边也有三大狼骑。最主要是唐青是几百米以外拉的弓,反应时间足够。

    “砰”的一声,关键时刻舍身护主的一名骑士连人带坐骑被炸飞成几片。另外两名骑士震惊之下一声呼号快速冲出迎向唐青,这武器太过可怕,如果任由他这么发的话还了得,必须近战。

    反手收起巨弓,唐青也不乐意用它了,此刻他憋满胸腔的怒火只有用拳头才能发泄出来,如果这一下把头领秒杀的话没准他反倒要后悔。

    “若彤去救人,这几个是我的,围住其它人,一个都不许放走!”对几名修士发出指令,唐爷就这么迎头向飞奔而来的骑士冲去。

    除了唐青的嫡系,战场上的所有人,包括吓出一身冷汗的兽人头领还有光明顶上的一帮正要欢呼的残废,全部被这句豪言壮语给吓得楞住了。这几个是他的?他知道这几个是什么人吗?连头领算上三大骑士一名祭祀,边上还有十几名亲兵。是他的?他以为它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