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章风尾花()

    “拼完这一趟是该退休了!”瑞特轻抚怀中妇人微微隆起的小腹,心里默默的想着。

    “这次去的时间有点长,在家有啥麻烦事找杰夫,等我回来了,就守着咱孩子出生!”

    “嗯,在外面小心!”妻子一边叮嘱,一边帮丈夫整理好皮甲,仔细检查有没有什么装备拉下。

    “走了!”背上妻子早已收拾妥当的背囊,瑞特大步跨出家门,回头向跟出来的妻子挥挥手,顶着细雨朝城里的佣兵酒馆走去。

    血里火里拼了十几年,曾经和兄弟们相约一起吃烤肉喝烈酒干一辈子佣兵,瑞特已经记不清是如何和妻子在一起的了。总归是偶然碰上邻居家女孩被人欺压,放在平时恐怕瑞特只当没看见吹吹口哨就离开。

    可偏偏那天刚和队伍回城杀戾气息未消;偏偏那天喝了不少平时舍不得喝的红果酒;偏偏那个恶徒就是瑞特平时最为厌憎的小赖特;又或则是偏偏被他注意到了女孩看向他的眼神。总之有了这么多偏偏,瑞特就管了这事。

    然后,当场被打断四根肋骨的小赖特自然是对瑞特更加痛恨,女孩却时常会来看看这个挣命的佣兵,带着那种让瑞特心颤的眼神,每次都安安静静的帮他把狗窝一般的家收拾干净。

    再然后,女孩经商的父亲在一次归来的途中不知为何碰到夜狼群。这种连城里少数拥有修真者的佣兵团都敬而远之的二级妖兽从来都是成群出现。少则十几只,多则成千上万,十万妖兽山脉外围少数几种惹不起的妖兽之一。

    结果毫无悬念,整个商队连同拥有一名五级仙人的护卫佣兵团几乎全军覆没。

    在这个世界,无依无靠的孤女寡母是没有办法生存的。很快,悲伤过度的母亲也离世而去,容貌还算清秀的女孩身上聚集的目光也更多。瑞特的狗窝逐渐就成了女孩的家。

    作为蒙城资深的斥候,七年零死亡的佣兵队,瑞特可以说是凡人佣兵中对妖兽山脉最熟悉的。那些高高在上、地位超然的仙人对妖兽的妖核和一些珍稀的妖兽材料非常感兴趣。

    可供仙人修炼的灵石过于珍贵,几乎不是世俗金银可以换取的。世界虽大,可产生灵石的灵脉也不少,但那都是掌握在大大小小的修真门派、修真家族和皇权机构手里。一般的散修和那些门派家族里进阶无望又不愿意断了修炼之路的低阶仙人是没有办法筹集到足够修炼的灵石的。

    妖核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替灵石,如果是四级以上的妖兽,更有让高阶仙人都眼红的妖丹,于是乎就有了专门以猎杀妖兽为生的佣兵团体出现。

    仙人虽然都或多或少掌握一些让凡人恐惧威力强大的法术,但是低阶仙人的身体其实并不比凡人武者强悍多少,而仙人的灵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昼夜不休一直处于防备状态。再加上仙人彼此之间的防备心理又特别重,相比之下凡人几乎没有伤害仙人的能力,需求又完全不同,这样以来仙人和凡人组合成猎杀队伍也就不足为奇了。

    队伍里如果有瑞特这样对妖兽足够熟悉的斥候存在,团队生存的几率无疑会大大增加不少。因此瑞特有足够的资格和人脉可以保护一个普通女子,慢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瑞特开始习惯了会时常想想家里怎么样了,习惯了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家享受热水澡,吃上很平常却挺可口的饭菜,习惯了女孩带着担忧却也满足的眼神照顾自己毫不在意的伤口,甚至习惯了将自己绝不让外人触碰的家当装备交给女孩打理。

    直到三个月前瑞特的队伍非常幸运的也拥有了一名仙人,直到女孩告诉他自己有了身孕,直到那个叫唐青的青年对他说了句:“想家的时候,换一种活法!”

    瑞特终于确认,自己是有家的人了。

    三个月前,金眼雕之队,也就是瑞特的队伍在妖兽山脉遇险。不知打哪冒出来一只正牌金眼雕怒气冲冲的攻击三人。

    这种只要成年就铁定是二级以上翼展可达七米的妖兽原本不会出现在这个区域,这只虽未成年却也有一级顶阶的凶禽显然不是瑞特他们三个凡人能对抗。

    当初取这个名字不过是三人一致认为够帅够酷而已,谁又能预料今天居然就有正牌来打假呢!

    还幸亏瑞特曾经有过替仙人打过短工,被赏赐了一把仙人眼里的破烂,凡人手里的宝贝盾牌勉强还能支撑两下,不然绝对是一照面就得团灭的下场。危急时刻一个身着水蓝衣裙十六七岁的少女修士出现,激发了一个符篆化作一只巨大的火鸟直接将金眼雕烧成了灰。

    不过激发这件宝物明显让少女负荷不小,心神一松二话没说直接盘膝打坐,留下三个冒牌货大眼瞪小眼。

    不提什么救命之恩,仙凡之间的巨大差距让他们丝毫兴不起什么歪念头。面对随手一个火球就可以轻松融化钢铁的仙人,任何不敬只会出现在一种人身上——曼塔尼。而且灭杀这只妖禽明显对她来说也不是个轻松活,如果说仅仅是为了救下仙人眼中蝼蚁般的三个凡人,即便是再蠢的曼塔尼也不会如此感觉良好。

    心怀忐忑的伪劣三人组自觉负担起警戒任务,好在周围本来就是低级妖兽区,金眼雕的出现足以让周围妖兽仓皇逃窜,一直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女神仙调息完毕竟然也没遇到啥危险。

    神仙恩人倒是没什么架子,一番交谈,才知道引来金眼雕的罪魁祸首恰恰就是眼前的恩主。原来少女是某修真家族出门历练的修士,离家的时候得了一件飞行法器,得意洋洋之下竟然大摇大摆飞进妖兽山脉猎杀妖兽。

    结果,估计是飞行姿势过帅,被这只真正的空中贵族盯上;初时少女还兴致高高,相斗之下才发现现实相当残酷。能快速发出的法术对大雕根本没什么威胁,威力大的符篆又不可能安安静静的掐诀念咒来释放,比拼飞行技巧更是圣人面前卖弄书法自找不是。

    没计奈何之下少女狼狈逃窜,金眼雕前面被一通撩拨之下积郁的怒火难消,认准了她死追不放,结果一追一逃就来到三个冒牌货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