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流氓!你还敢看……”岳丝萝怒斥一声,挥舞手臂继续殴打。

    李义简直要醉了!

    妈个鸡,你长这么大,这么丰满,不就是让人看的吗?不想让人看的话,你放家里,不要带出来啊!

    “我说,你到底要干啥?是带我们回派出所啊还是放了我们啊?再这样折腾,我对你可是不客气了啊……”

    李义双手护着脸,不满的说道。

    至于身上其他地方……皮糙肉厚的,无所谓了,就让岳丝萝发泄吧。

    “好啊,你非礼我还敢这样嚣张!简直流氓至极!无耻混蛋!”

    岳丝萝怒斥一声,继续殴打,丝毫不停手。

    李义没了耐心,一把抓住岳丝萝双手,起身一下将岳丝萝压在了座位上,他整个人压低身体,逼近岳丝萝,几乎整个人都压在岳丝萝身上。

    岳丝萝身上的香味,混合了淡淡的香汗,很是撩人的飘入李义鼻孔,李义心里一下就痒痒起来。

    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娇艳脸蛋,狭长撩人的双眸闪烁着愕然和凌厉的寒光,愤怒的盯着李义,娇喘微微,撩人至极。

    “臭流氓,放开我……”岳丝萝扭动挣扎,但是无济于事。

    李义心头热辣辣的,痒得厉害,双目喷火的低头盯着岳丝萝,“你再骂我流氓,信不信我就流氓给你看啊……”

    “混蛋,你试试……”岳丝萝这妞还真是宁折不弯的脾气,丝毫不服软,反而挑衅怒视李义。

    李义蛋疼了,他刚才也只是吓唬岳丝萝而已,真让他主观主动的非礼岳丝萝,这事儿他还真干不出来。

    “滚开……”

    岳丝萝鄙夷的盯着李义,扭动身体,想要将挣脱李义的压制,但是却发现没用,竟然都挣脱不开李义的压制。

    而李义眼睛一跳,感受着怀里窈窕滑润的身体,一扭一扭的厮磨着自己,那滋味儿……

    “别动!再动我可不客气了!”

    李义呼吸也急促起来,低头喷火的盯着岳丝萝,随时都要扑下来的架势。

    岳丝萝就算是再不懂男女之事,但是还是从李义的眼里看到了危险。

    但是岳丝萝却丝毫不服输啊,怼道:“你试试……”

    我擦你老妹啊!

    李义真是蛋碎一地,他还真不敢试啊。

    看到李义纠结犹豫不敢动手,岳丝萝越发得意了,昂首挺胸,鄙夷的看着李义,“不敢了吧?臭流氓!马上放开我,跟我回警局!看我怎么修理你!”

    李义点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娇艳脸蛋儿,殷红湿润的小嘴儿,李义心里一横,低头直接一口吻住。

    岳丝萝直接懵逼,狭长的眸子也一下瞪大,懵逼的看着李义……

    她竟然被人非礼了,夺走了初吻……

    还是被一个自己最讨厌的臭流氓……

    李义心里叹息一声,好软好舒服的小嘴儿……然后李义闪电一般松开,咔嚓一声,岳丝萝的牙齿撞击在一起,咬在了空处。